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512章 手刃翼蒼狼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夜深人靜,連平日里燈紅柳綠的大都市在這個寒風嗖嗖吹響的時節里都顯得幾分清靜。

  公寓里,莫凡有些精疲力竭的推開了自己房間,看了一眼到處凌亂的衣裳、零食包裝袋、襪子……

  實在無心整理,莫凡腦袋往床鋪上一撞,倒頭就睡。

  那隊藥商的委托難度確實高,倘若不是自己擁有了玄蛇魔鎧,沒準就要栽在那里了。

  不管怎么樣,沒有給青天獵所蒙羞,終究是完成了委托。

  莫凡魔能都耗干了,蒙頭就睡下,窗子沒關都絲毫沒察覺。

  一覺睡到天亮,莫凡被一縷陽光照在了臉上,刺眼的醒了過來。

  “呤呤”

  小炎姬比莫凡起的早,在床頭踏來踏去,時不時還往莫凡的面門上經過,火焰腳丫子印在臉上,半醒狀態一下子精神了。

  莫凡擰起搗蛋的小炎姬,照著小腦門上就是一彈,小炎姬嗚嗚嗚的叫著,短小的四肢在半空中舞動著。

  喂了小炎姬一枚靈種碎片,她才安靜了下來,莫凡還有些渾身酸累的往被窩里一趟。

  被子蒙上沒幾秒鐘,莫凡猛的將其掀開了,有些錯愕的看著這個整潔無比的房間!

  疲憊歸疲憊,不代表自己失憶啊,莫凡清楚的記得自己睡前屋子一片凌亂,為什么一覺醒來就變了個樣子,甚至屋子里似乎還殘留著些許若有若無的香氣。

  莫凡疑惑不解的看了一眼蹲在旁邊啃著“巧克力”的小炎姬,很快就搖頭否定。就這貨,不把房子弄得跟火災現場一樣都不錯了,怎么可能收拾。要知道,心夏走了之后,這屋子就沒有整理過的,這兩個月堆積了多少不堪入目的東西……

  “柳茹?”莫凡忽然間想到了什么,目光注視著已經掩住了的窗子。

  再摸了摸自己脖頸,莫凡微微覺得有些小刺痛,照了照鏡子,卻發現自己脖頸上只有一個小小唇印,并沒有小洞口……

  柳茹似乎知道莫凡經歷了一場惡戰,疲憊至極,并沒有吸走他的血液。

  這兩個多月以來,莫凡察覺到自己每隔一段時間,脖頸處會有小小的傷口。

  他猜到是柳茹,她似乎只能夠以自己的血液為食,但又不想用那種方式去面對自己,所以總會在深夜入睡的時候到來……

  她從來不過分,也沒有一絲吸血鬼的貪婪,人在健康狀態損失一部分血液是會促進血液循環,就如同獻血的道理。柳茹總是會控制好她的所需,同時不影響到莫凡的身體健康。

  看著掩住的窗子,還有一個半留在脖頸上的唇印,莫凡不由的苦笑。

  莫凡知道她還在這座城市,也知道她時不時會遠遠的注視著自己。只是莫凡沒有想到她當初的選擇會是這樣。

  哪怕她這一生都需要靠吸食自己的血液生存,她也不走入自己的世界,不驚擾到自己生活半分……

  南嶺,萬山茫茫,即便飛翔在高空之中也根本望不見連綿之山的盡頭。

  兩對由風之氣旋所組成的羽翼豁然打開,正從一團白色的云層下方滑翔而過,四只風之翼極速的斬開了白色的云團,留下了一條鮮明的飛行痕跡。

  羽翼的主人是一名半長發的胡渣男子,他穿著一件已經破爛不堪的軍衣,滿是已經有些風干了的血跡。

  下方是千萬連綿山脈,林與谷之間有無數雙冒著綠光的眼睛正凝視著這個大膽妄為的從它們領空飛過的人類男子,可是無論聚集了多少魔狼,都沒有一只有膽量真的對這個人類下手……

  那是因為這個人類男子的右手上赫然擰著一個碩大的狼腦袋!!

  狼腦袋有雙角,額頭處更有高貴的獸紋,驚心的獠牙暴露在空氣中……

  它是被人從脖頸中端斬斷的,切口處還在流血,鮮艷的浪血一滴一滴的往大山中落去,人類男子飛了多遠,這血就滴了多遠,從這山脈到東面的山脈!

  所有棲息在這片山嶺的魔狼生物都不敢有半點殺心,這個人類男子擰著的狼腦袋正是它們的統領——翼蒼狼!

  單槍匹馬入狼嶺,最后提著翼蒼狼的頭顱飛回博城。

  當軍方之梟斬空落在了博城之上時,無數博城人民都已經淚流滿面,心中蕩起的唯有對這名軍法師的欽佩!

  “斬空,你這么可以違抗軍令。我不是告訴過你,魔狼族群我們一定會想辦法將它們剿滅,你這樣一意孤行,若是死于非命,這個博城就更加岌岌可危……”新駐扎博城的大軍統江宇罵道。

  斬空將翼蒼狼的頭顱往地上一扔,漠然的說道:“等你那貪生怕死的部署,博城千萬亡魂何時才能夠安息。”

  “你說什么!!”江宇大怒道。

  “你要用什么軍規來處置我,隨便你,到時候我自己會去領罪。”斬空沒有停留,背上的風之翼還保持著隨時都會飛上天空的狀態。

  “你又要去哪!!”江宇見斬空絲毫沒將他放在眼里,更是怒喝道。

  “去找撒朗。”斬空說道。

  “那個黑教廷紅衣主教??”江宇愣了愣。

  撒朗!

  很多魔法協會的高層聽到這個名字都會不由的渾身發冷!

  斬空并沒有多說,即便身上還帶著眾多傷痕,他仍舊飛上了天空……

  這個博城最大的隱患已經斬除了,剩下的交給江宇便可以了。

  斬空那雙眼睛凝視著西北方向,瞳孔里夾雜著的情緒似乎只有殺意。

  這次前往南嶺,不僅僅是怒斬翼蒼狼,斬空還發現了一個更驚天的陰謀!

  撒朗真正的目的根本就不是博城!!!

  “羽兒,如果我這次還能活下來,就一定去天山裂痕下找你……”

  “如果不能,請原諒我的食言。”

  “你知道我斬空這輩子從沒有忌憚過任何人,但這個撒朗,他的手段的可怕實在前所未有,那種可怕足以滲透到我的骨髓里……”

  斬空滿眼的晦暗,手中緊緊的握住一條斷裂了一半的項鏈。

  天空與大地朦朧的連成了一體,前方之路茫茫未卜。

  他知道離那個人越近,就離死亡越近,可他別無選擇,他的身影在這片天地一色之中越飛越遠,也越飛越渺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