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462章 沙惘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家剛往前行走沒多久,很快就發現卷起的黃沙之中有一隊人影正在往這里急匆匆的趕過來。

  等走近之后才發現,那也是一群獵法師,年紀都不大,應該都是屬于法師中比較出類拔萃的。

  他們趕到的時候發現沙嘯虎的尸體之后,神色一下子都變了,其中一個臉上有幾分黑黃黑黃的女法師很不服氣的走了上來,指著眾人就沒好氣的說道:“你們幾個未免也太無恥了吧。我們追蹤了好半天被我們打傷的沙嘯虎,結果一不留神被你們給搶奪了,難道不知道獵法師之間是不允許這樣爭搶已經鎖定的獵物嗎!”

  那黑黃女法師氣勢逼人,聲音是又尖又細,聽得大家都是一陣不舒服。

  “大媽,我們發現這只沙嘯虎的時候,它就朝著我們撲過來,我們不將它殺了,難不成等著進它肚子里嗎?”趙滿延第一個不樂意的說道。

  “你叫誰大媽呢,我還沒三十!”黑黃女法師氣得是七竅生煙。

  “哦,就你這性子也跟被搶了跳廣場舞地盤的大媽是沒啥分別了。”莫凡也是一個嘴不饒人的,當下就和趙滿延一唱一和了起來。

  黑黃女法師臉都氣綠了,一副就要出手教訓這兩個無知家伙的氣勢。

  然而她身后一個黑胡子頗有幾分男人味的隊長模樣的男子站了出來,將黑黃女法師給拉住了。

  他不提倡直接動手,畢竟都是在妖魔的區域,獵法師之間最好還是互相幫助,只是獵物就這樣莫名其妙的被搶,他們心里也不舒服啊,那只沙嘯虎怎么也是被他們合力弄傷了,已經沒有了全盛狀態的那般兇猛……

  “難怪那沙嘯虎對付起來那么簡單。”張小侯恍悟了過來。

  在和沙嘯虎纏斗的時候,張小侯就發現沙嘯虎身上有很多的傷痕,還以為這家伙是自己與什么生物廝殺過一遍的,原來已經和另外一隊獵法師大戰了有一會,只是在它自知實力不敵的時候逃竄了,逃竄到了剛剛進入到這片區域的莫凡等人這里,被他們撿了一個便宜。

  “幾位小兄弟,這沙嘯虎怎么也是被我們消耗了一段時間,否則你們也沒有那么容易得手,這樣吧,我們檢查一下,看看沙嘯虎中尸體中是有異骨、異血、異皮之類的,我們五五分便是了。”那名黑胡須的隊長看語氣頗為好商量的說道。

  但是莫凡就不開森了。

  你們自己跟丟了獵物,隔了這么長時間才跑過來說獵物是你們的,還好意思要分個五成!

  想的倒美啊!!

  沙嘯虎終究是極具兇名,其尸骸的價值相當好,即便沒有出那些有發橫財的東西,那這保存還算完好的尸首也能夠賣個十幾二十萬!

  什么都好說,可要談到錢,莫凡一毛錢也不會給對方!

  “連點做獵人的臉都不要了,哼!”靈靈同樣是很不爽對方的這種行為。

  “嘿,你這小丫頭說誰不要臉呢,這獵物本來就是我們的,你給下來,你給我下來,看我不收拾你這小丫頭片子!”那黑黃女法師一下子就炸毛了,指著靈靈惱怒的罵道。

  “我們是按獵人的規矩來,怎么是不要臉呢?”黑胡須隊長臉也沉了下來。

  “難道就沒有人教過你們尊重前輩嗎!”靈靈說道。

  “前輩?呵呵呵呵,你可真是笑死我了,就你們這幾個細皮嫩肉的,一看就是一群從高校里面出來瞎湊熱鬧的學生,要不是我們將沙嘯虎弄傷在先,你們早已經變成一堆尸骨了,你們應該謝謝我們才是,沙嘯虎可不是你們這幾個追上功夫厲害的家伙能……”黑黃女法師刻薄無比的說著。

  此人嘴特別碎,叨叨個沒完,而靈靈更是不動聲色的將自己的獵人勛章給拿了出來,不食人間煙火的往黑黃女法師面前一放。

  而黑黃女法師看得眼睛都瞪了起來,嘴好像都沒有來得及剎住車。

  她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靈靈,然后又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獵人勛章。

  獵人勛章是和魔具一樣的,必須烙印在靈魂之中,這種東西做不得假。

  這幾個獵人都是一群高級獵人,離獵人大師那也還有一座山的懸賞積分。

  而獵者聯盟要求低級獵人必須尊重前輩,不得和前輩爭搶獵物,更不得對前輩有任何不敬的行為……

  黑黃女法師臉上的表情豐富極了,好半天說不出話來。

  而那位黑胡子隊長臉上的不悅也僵住了。

  這么一個小丫頭都是獵人大師,那么她隊伍里其他的那些人呢???

  了不得啊,這隊人!!

  難怪沙嘯虎才離開他們沒太久,它就變成一具尸體了!

  黑胡子隊長和那青黃女帶著他們的人灰溜溜的跑了,也算是顏面盡失。

  誰讓他們那般貪得無厭,明明是自己跟丟了獵物非要跑來強行分一杯羹,結果撞上靈靈這么一個妖孽一般的存在。

  這個小插曲很快就過去了,眾人順著那一片此起彼伏的沙地繼續往前行。

  這片沙場并不算無邊無際,大概前行了一天左右的時間,大地化作了分布著無數裸露巖石的戈壁。

  戈壁大地上沙嘯虎出現的頻率也變得更高,眾人能繞開的便盡量繞開,實在撞上了那也只好跟它們戰個痛快。

  隊伍里有張小侯在,他在軍方學的便在這個時候派上了很大的用場,他憑借著自己靈巧的身法去引開那些有些無法避免的沙嘯虎。

  沙嘯虎的數量一旦超過了三只他們對付起來便極為困難,所以更多的時候便是張小侯在這戈壁之地上狂奔,將那些蠢頭蠢腦的沙嘯虎給吸引開,好讓隊伍安全的通行過去。

  一路上也沒有什么危險,漸漸的便抵達了沙惘河所在的區域。

  沙惘河是一條早已經干涸了不知多少年的高原流脈,經過多年的風的侵蝕這整個河道變得無比廣闊,即便在地圖上看那沙惘河也像像一條土色的長龍臥在敦煌之地上,其長度快要跨過半個甘肅,其最窄的地方恐怕也有十來公里!(www..)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