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454章 靈靈的秘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嘖嘖嘖,沒有想到你小子還真弄到血牙了,我支派的那些獵人大師們都是連吸血鬼的毛都沒有找到,你這小年輕倒真有幾分本事,讓我刮目相看啊!”霍佗一看到莫凡送過來的血牙之后眼睛就泛起了光芒來了。

  吸血鬼這種生物也算極其稀有了,倘若不是霍佗不巧遇到,同時那只吸血鬼膽大妄為的想要姐妹雙吃,莫凡估計找破了天都別想搜尋到吸血鬼。

  也難怪霍佗愿意拿昂貴的加工費來換取這樣兩顆鮮活的血牙。

  莫凡不知道霍佗拿吸血鬼血牙有什么用,他只關心自己的魔具啥時候能夠完成,他好去挑戰排行榜靠近前30名的人。

  前30名的話就能夠獲得整整三天在三步塔修煉的時間,而莫凡本身具備著四系的關系,沖入到三步塔第三層的話他的修煉速度更要比尋常中階法師們快上一倍,雷系的第三級迫在眉睫,莫凡也冥修沉淀很久了,需要借助這三天的三步塔機會一口氣將其突破上去。

  “那么你到底什么時候可以將鎧魔具交給我,我就指望著他打排名了。”莫凡看著這個賊溜溜的老頭說道。

  霍佗這個老家伙沒利益的時候他就是油鹽不進,可將血牙交到他手上之后整個人就慈眉善目。

  “好說好說,你下個挑戰周之前我肯定能夠把你想要的鎧魔具交到你手上。”霍佗笑著說道。

  有這老頭這句話,莫凡就放心的離開了。

  吸血鬼的精魄莫凡并沒有急著賣,事實上趙滿延的家族在魔都是有一個比較權威的交易所,趙滿延很樂意幫莫凡賣掉這樣的寶貝,只是想到靈靈看到這個靈魂時的表情莫凡覺得有必要再稍微留在手中一會,先搞清楚靈魂中散發的那一抹暗紅色究竟有什么特殊所在。

  這幾天莫凡都聯系不上靈靈,也不知道她究竟是在尋找著什么,一心思扎入到了奇怪的事情當中。

  趁著這個機會莫凡回到了青天獵所,本來是想找包老頭把這個事情問個清楚,誰知道一走入這個店便看見一個身材有著夸張曲線偏偏又穿著性感皮衣的女人坐在那里,冷若冰霜,美艷的臉蛋上自由一股威嚴在。

  “冷青師姐,沒想到你回來了。”莫凡有些訝異的和女子打招呼。

  杭州一別,莫凡便再也沒有見到冷青了,想來一個議員的巨大貪污舞弊事件需要很長時間的后事處理,作為副審判長冷青自然事務繁多。

  冷青看著莫凡,臉上勉強有一絲絲的笑容,看來她對莫凡的印象還蠻好的。

  “回來看看,很不巧大家都不在。”冷青的目光正環顧著這個老式的咖啡與茶莊結合在一起的老店,似乎這里的每一樣東西陳列著的、掛著的、發出聲音的都載著她很多很多的回憶。

  “奇怪,大家都去哪兒了,包老頭竟然也不在。”莫凡有些無奈的說道。

  “怎么了,看上去有什么事的樣子?”冷青隨口問了一句。

  莫凡看著冷青,這才想起來眼前這位美麗而又強大的女審判長是靈靈的親姐姐,她知道的事情肯定不會比包老頭少。

  當下莫凡也將自己和靈靈捕捉吸血鬼的事情道來,當然還強調了聶東那泛著暗血色邪光的靈魂。

  冷青有些驚訝的看著莫凡,眼睛里明顯有什么在閃爍,她又問了一句:“你確定剛剛捕獲的這個靈魂是有暗紅色的嗎?”

  莫凡點了點頭,從冷青的表情便可以知道這里面肯定藏著很重要的事情。

  當下莫凡也追問了起來。

  說實在的靈靈年紀那么小,想到她當時那副有些執狂的表情便不免為她擔憂了起來。

  “靈靈告訴我這是關系她上一個搭檔,他上一個搭檔不是已經死了嗎?”莫凡試探性的問道。

  冷青苦笑一聲,臉上有了一絲哀傷。

  莫凡見冷青不說話,又小聲的問了一句:“這里面有什么難言之隱嗎?”

  冷青過了一會才開口道:“也不是什么秘密,只是你口中說的這個上一個搭檔……他對我們來說很特殊,因為他是我們的父親。”

  莫凡驚訝的張了張嘴。

  他考慮到自己的上一任應該是對靈靈來說很重要的人,只是沒有想到會是靈靈的親生父親。

  “靈靈從小就天資過人,并且對獵術非常感興趣,父親就把他帶在身邊,執行一些沒有什么危險性的懸賞任務,并且一路教導靈靈如何做一個出色的獵人。靈靈從很小的時候就一直跟在父親身邊,對她來說他不僅是父親,是老師,是朋友,更是搭檔。以前這間屋子總是充滿了他們父女兩的笑聲,每當執行一個任務之后,靈靈總會很高興的在這個屋子里跑來跑去,咧著出小虎牙開心的告訴這里的每個人。他們父女兩很默契,甚至一些難度高的懸賞靈靈也能夠為她老道的獵人父親提供很有價值的線索……”冷青幽幽的敘說道。

  盡管冷青只是只言片語的描述了一些靈靈和她父親的事情,但是莫凡很快就能夠在腦海里浮現出一個耐心溫和的獵人父親帶著自己睿智冰雪活潑的小女兒在一起的種種畫面。

  想來那個時候的靈靈一定是一個很活潑的小精靈,飛舞在這個熱鬧的青天會所里。

  莫凡遇見她的時候,她已經是一位獵人大師了,可見從一個什么不懂的小丫頭到一個能夠面對兇殘妖魔面不改色的出色獵法師,這個過程他的父親一定教會了她很多很多,也帶給了她很多慈愛的陪伴。

  回想起一直以來靈靈提到有關以前做獵人的事情最多也只會說自己的上一個搭檔,興許在她幼小的心靈里面,就從來沒有承認過自己父親已經去世的這個事實吧!

  “那么帶著暗紅色邪氣的靈魂又和你們父親的離世有什么關系嗎?”莫凡問了一句。

  “這恐怕是我們找到真相的唯一線索,因為當我們父親化作亡魂之時,他的靈魂像是被詛咒過一般,呈現的就是你所說的那種暗血色。”冷青說道。

  “我所見過的靈魂,都是幽綠色和幽藍色,確實從來沒有見過暗紅色。這么說來,這是特有的一種死亡印記吧。”莫凡推斷道。

  冷青重重的點了點頭。

  (對了,25號星期天這次活動在虎糾!)

  “福建師范大學首山校區邵逸夫樓三樓報告廳”晚上7點開始,騰訊NEXTIDEA的校園活動舉行,你們亂蜀黍會攜手血紅伯伯到那里巡講,想來的小伙伴可以來圍觀恩,就這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