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47章 毫無風度的男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不知不覺秋季悄然到來,隨處可見的落葉和滿城飛舞的柳絮讓整座杭州城更加詩情畫意。

  秋季的杭州不像南方那般烈日高懸、大地烘烤,與夏天毫無區別,又沒有北方那種秋高氣冷、涼意嗖嗖,她是很舒服的溫度,很柔和的秋風,不像是凋零的預兆,更像一副唯美畫卷前整個色調的輕輕渲染,精妙的,緩慢的……

  浙江學府還保持著一片灰綠色,每天需要清掃的落葉在逐日增加,褪去的葉子宛如女孩們換季的衣裳,不值得什么眷戀的。

  校園里,依舊是短裙黑絲襪的節奏,這種搭配簡直稱為了女生們全季節的套路,沒有過季可言,更絕對不會過時,是植物中的萬年青,四季依舊春光不減……

  截然相反的是,男生們的標配便是拖鞋加球衣,在南方這套裝備可以穿三個半的季節,甚至許多不拘小節的男人更是四季都穿,倒不是因為他披了一件羽絨服抵擋最后半個季節的寒冷,而是因為他們是火系或者冰系的法師,有屬性就是這么任性。

  浙江學府內有一座小西湖,湖中心有一座孤聳的亭子。

  亭子看上去有些時日沒人打掃了,甚至連架到湖亭的木橋鎖鏈都是被放到水面下的,這是在告訴學員們不要輕易到湖中心去玩鬧。

  可惜,大家都是法師,有沒有橋都挺無所謂的。

  “我推你過去吧,這小事可難不倒我。”一名頭發梳得精致無比的俊逸男子站在湖邊微笑的說道。

  湖面干凈,倒映出了他挺拔的身姿,舉手投足散發出的優雅和語氣的柔和不失陽剛無比表明他是一位出身良好、受到高雅熏陶的翩翩公子。

  他伸出手,手往湖面上一指。

  岸邊的綠草漸漸的被覆蓋上了一層白色的冷霜,冷霜蔓延到了湖水之中,可以聽到湖面上發出了“咯吱咯吱”的響聲。

  湖面在凍結,從一開始bóbó的冰層變得非常hòu實,那股冰寒之力還在緩緩蔓延,就像是一座冰橋緩緩的架過湖面,看上去奇異玄妙。

  “是冰公子,柳一林,人長得帥,對冰元素的掌控還這么遂心應手啊,不愧是我們浙江學府風云榜中的人物!”路邊,有幾個花癡的女生忍不住叫了起來。

  冰公子,這是浙江魔法學府給予柳一林的美贊,初入學府沒多久,柳一林就憑借著他強大的冰系能力折服了全校,再加上他那俊逸瀟灑的外表、出塵如冰的氣質,瞬間俘獲了不知多少女生們的芳心。

  那么努力修煉、學習,考上知名學府,不就是為了遇到這樣如同王子一樣的男人嗎!

  “唉,他又跑到那女的身邊了,我就不明白了,一個連走路都要靠輪椅的女人,有什么好的?”留著一頭完美中分的女學員酸溜溜的說道。

  論姿色,可有不少在那個女人之上。

  “無非是看她可憐冇嘛,我最討厭這種裝楚楚的人了,不小心踩死一只螞蟻都要嗲嗲的哀怨半天,哎呀,人家不會走路,麻煩推一下,哎呀,今天人家頭有點暈,好像是被風吹著了,玩柔弱,誰不會,哼!”陳云琪陰陽怪氣的說道。

  她的模仿很是到位,引得旁邊幾個閨蜜笑的花枝招展,笑聲在這林道上回蕩著……

  冰公子柳一林回頭看了一眼這幾個以前有打過一些交道的女人,溫文爾雅的笑了笑,一副不怒不惱的樣子,他稍微低下頭,對坐在輪椅上的姑娘說道:“不用理會她們的,她們不過是看到我跟你走在一起有些小心眼罷了,走吧,我們去亭子那。”

  “我只想自己一個人散散步,抱歉。”心夏抬起頭,那雙清澈的眼睛里除了那份如秋湖一般的寧靜之外并沒有別的情緒。

  她自己用細細的胳膊推動著輪椅,并沒有到冰面上,只是順著湖邊一點點前行。

  冰公子柳一林摸了摸鼻子,自嘲的笑了笑。

  而這時,陳云琪特有的尖嗲聲音又飄了起來:“喲,裝清高,欲擒故縱,真是好手段……”

  “哎呀,云琪,你別總這樣說,人家是真的對冰公子不感興趣啦,沒準她早有心上人。”褐色長中分頭發女孩說道。

  “那也許她心上人比較喜歡能手牽手一起逛街的,像我們這樣健康的女孩,不喜歡要推的。”

  “你言情小說看多了吧,咯咯咯”

  冰公子柳一林皺起眉頭,他覺得陳云琪這幾個女生有些過分了,怎么可以老是提別人天生缺陷,這只會顯得她們更沒有一點教養和品質。

  幾個女孩一直在說相聲般你一言我一語的,聽得柳一林忍不了了,終于開口道:“你們是不是太過分了?”

  “過分?不會啊,我們只是有什么說什么,想做什么做什么。我們不喜歡那種矯揉造作的女孩,就直說了,哪像某某人啊,明明被我們這樣嘲諷,還要一副圣女氣度,假裝不遷怒任何人,假裝歲月靜好的樣子,沒準啊心里早就用最骯臟惡毒的語言咒我們了。”陳云琪一臉驕傲的說道。

  “對啊,我們不喜歡誰就直說,我們看不慣白蓮花也敢吐出來。”

  “最討厭裝的。”

  幾個女孩占著自己的理把柳一林說得啞口無言。

  柳一林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辦,看著那個坐在輪椅上柔弱孤獨的背影,卻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她。

  就在他左右為難時,一個穿著青墨色短襯衫的男子從他面前走了過去,看裝扮多半是從南方過來的,否則今天已經冷了下來,沒有理由這樣穿。

  青墨襯衫男帶著一股子煞氣,身上更籠罩著一層特殊的暗影,與自己這種明亮、光鮮風度翩翩的畫風截然相反,甚至從他那敞開三個扣子露出胸膛的架勢,還頗有幾分痞性。

  “碧池,就該呆在水里。”青墨襯衫男開口對陳云琪那幾個嘰喳沒完的女孩說道。

  說完,男子根本沒有任何憐香惜玉可言,一連三腳,準確無誤的踢中了這三個女孩不同的部位。

  陳云琪、中分女孩、花癡眼鏡妹三女淬不及防,全部被踹到了冰冷的湖水里,三聲“噗咚”聲在這林道上格外清脆,引得周圍路人一片驚呼。

  三女沒有一個是水系的,身子浸泡著冷水,還是加過冰的,什么衣裝、頭發、妝束在水中變成了襤褸、凌亂、花臉,模樣慘的不行!!

  冰公子柳一林愣住了,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這個墨襯衫的男子。

  這個世界上怎么有對女人這么粗魯的毫無風度的男人,盡管自己腦子里已經踹了她們好幾遍,可真叫他這樣做,二十年來的高尚休養是絕不容許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