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26章 親手殺了她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詛咒氣息的黑畜妖沖向了其中一只體型較小的家伙,它的速度顯然要比往常看到的黑畜妖強太多了,就在那只體型小的黑畜妖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直接抓住了它的四肢。

  不僅僅是速度上,就連力量上這詛咒氣息的妖物都要強上不知多少,渾身充滿戾氣與暴躁的他生生的將抓住的那小黑畜妖給生生的撕開!!

  “撕拉”

  混雜著肉撕開、骨碎的聲音,那小黑畜妖生生的被詛咒氣息的黑畜妖給撕成了兩半,黑色的鮮血涂得滿地都是。

  “咕咕咕”

  其他幾只黑畜妖都嚇壞了,膽小的要逃跑,詛咒黑畜妖目光一轉,鋒利的黑色爪子猛的交錯掃過……

  黑色的爪芒貼著旁邊的墻交叉飛過,尾隨在其中一只跑得較慢的黑畜妖后面。

  “唰!!”

  當黑色爪芒觸碰到那只黑畜妖的時候,黑畜妖奔跑的動作戛然而止,身體上出現了一個明顯的“X”狀裂痕,身體也隨著這個爪切痕跡而割成了好幾塊。

  詛咒黑畜妖顯得異常暴躁,即便看到它們四下逃竄了,依然沒有打算放過任何一個。

  它不停的殺戮,那眼睛里充斥著的痛苦似乎只有在殺戮中才能夠得到一點點的解脫。

  “啪!!!!”

  凄冷的月光照耀在天臺上,一只壯碩的黑畜妖被拋向了張璐璐旁邊的蓄水池,頓時身體砸得血肉飛濺,漿液緩緩的流了下來,月光之中顯得更加觸目驚心。

  “吼吼!!!!!!!!!!”

  殺得干凈之后,那只詛咒黑畜妖發狂的仰著頭咆哮了起來,這聲音在幾個街區都可以聽得真切,更嚇得那些深港半夜還在晃蕩的人坐倒在地上。

  蓄水池旁邊,張璐璐已經看得呆滯住了。

  這血腥的畫面都發生在她面前,遍地殘肢、鮮血,她甚至可以想象得到不久之后自己的下場也會如此。

  她沒法動彈,她甚至連最嫻熟的星軌都無法將它們排列起來,更不用說是將星圖描畫出來了。

  面前這渾身沾滿同伴鮮血的詛咒黑畜妖太過強大,強大到張璐璐根本升不起一點反抗。

  嘶吼過后,那只詛咒黑畜妖轉了過來,臉上全是黑色鮮血的它表情只能夠用一個詞來形容,那就是痛苦!

  痛苦占據了這只黑畜妖臉上幾乎所有情緒,以至于它的眼睛里看到的只有怨恨與兇殘。

  張璐璐不敢去看這個怪物的眼睛,她雙腿更不聽使喚的發軟了起來。

  那只詛咒氣息的黑畜妖在殺她的時候并沒有像殺它那些同伴一樣果斷,它邁著緩慢的步子,但又好像在掙扎著什么,邁出去的步子又收了回來。

  張璐璐腦子里一片空白,她也不知道這詛咒氣息的黑畜妖為什么遲遲不動手,以它的實力要殺自己真的輕而易舉。

  “怎么,舍不得下手了?”突然,一個聲音傳了出來,在這原本空蕩蕩的天臺中飄出就顯得異常詭異。

  張璐璐猛的側過頭,赫然發現冷月光芒之下,一個戴著半塊面具的人站在了天臺的邊緣。

  這個人是什么時候出現的??

  又或者,他其實一直都在,在沒有出聲之前自己壓根沒有察覺到他的存在!

  “你真是讓我大吃一驚,淬煉出一只詛咒畜妖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需要的不僅僅是一具本身就足夠強大的體魄,更需要這個靈魂充滿了仇恨、怨念,誰能想到你一個大好學院竟然還存著這么多的怨念,你太適合加入我們黑教廷了,做我們的殺人奴隸了……跑的話,你就不要妄想了,我們黑教廷奴役的靈魂連帕特農神廟的人都救贖不了!”那個半張面具的人語氣中帶著嘲笑。

  “咕咕咕!!!”詛咒畜妖發狂的叫了起來,偏偏它的靈魂又被一條無形的鎖鏈拴著,鎖鏈的另一頭就是這個半張面具的人,縱然有再多的憤怒都無法對這個人發動任何攻擊。

  張璐璐站在那里,卻完全聽不懂他們在說什么。

  “原本你的蛻變是一件讓我非常高興的事情,我或許可以網開一面,但是你逃跑了,殺了這么多你的同伴,作為懲罰……”半張面具的人勾起了一個毛骨悚然的笑,眼睛看待牲畜一樣看著張璐璐,緩緩命令道,“去把她撕了吧。小孩子喜歡撕東西玩,你在我眼中也跟剛誕生的小孩沒有什么區別,這個女孩呢,就是你的玩具,撕成怎么個碎都隨你。”

  張璐璐臉色更是蒼白一片。

  半張面具的人說出這番話就讓張璐璐感覺自己渾身顫抖了起來。

  “吼吼吼!!!!!!!”詛咒畜妖異常的憤怒,朝著半張面具的家伙咆哮了起來。

  “竟然敢對我大吼大叫,你活得不耐煩了嗎!!”半張面具的人從風衣中抽出了一條黑色的鞭子,這鞭子粗由手臂,朝著詛咒畜妖揮舞過去的時候,詛咒畜妖竟然連閃躲都無法閃躲!

  “啪!!!”

  一鞭子抽打在詛咒畜妖的身上,頓時一條爛開的血跡出現在了它的背上。

  “去,殺了她!”半張面具的男子叫道。

  眼睛兀然一紅,詛咒畜妖邁開了步子,朝著張璐璐走去。

  詛咒氣息與熏天臭氣一下子撲打到張璐璐身上,張璐璐直接嚇得坐倒在地上,臉上滿是恐懼的淚水。

  “我說過,會讓你活著不如死著!!”半張面具的男子猙獰的說道。

  詛咒畜妖離的張璐璐越來越近,它的爪子幾乎要抬起來了。

  然而,它的手臂也在顫抖,那張有些腐爛的臉更加痛苦的扭曲了起來。

  終于它的爪子一下子往它自己的肩膀上爪去,深深的厲爪竟然一下子陷入到它自己的肉里,像是要將自己的左右胳膊給卸下來一般,發狂的聲音從喉嚨深處喊出。

  “你違抗不了我的,殺了它,你的痛苦就會減輕很多很多,每一只黑畜妖一旦靈魂背負的罪孽越多,它就會越強大,也越能夠適應靈魂奴役的折磨,快,殺了它!!”戴著半張面具的人也咆哮的命令了起來。

  宇昂一邊咆哮一邊笑。

  要殺這個女孩,對他來說易如反掌,可是他就是想要看到變成詛咒畜妖的許昭霆親手殺了她!!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