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2145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一次意外而已。

  可是現在,張雨薇卻說有老鄉從故鄉來到了神龍王朝,卻是一件奇怪的事情了。

  “等等,你說你見到了你的一名老鄉,可是你在哪里見到的?在皇宮里?”玉漱公主很快就想到了這個問題。

  要知道,張雨薇剛剛才從這里離開,又不可能馬上就離開皇宮,那么她能夠見到的人,自然也就在皇宮里了,可是玉漱公主想不明白,張雨薇的家鄉人,是怎么會出現在皇宮里的?那個人又是靠什么身份進來的?

  尤其是皇宮之中也是內外有別,她們這里可是后宮,也就皇帝可以隨意進出,其余人可沒有辦法隨意進出的。

  在玉漱公主的心里,有了太多的疑問了。

  張雨薇心想自己反正都已經說了,也就沒有繼續再隱瞞的意思,而且現在已經遇到了張誠,也沒有之前那名多的顧忌了。

  之前的事情,因為張雨薇本身沒有什么實力,所以對于自己的來歷等事情,當然是不敢說出去,畢竟她又不傻,怎么會給自己無端端的找麻煩。

  可是現在,有張誠到了這里,而且看張誠的樣子,肯定是有著強大的實力,她也不用為自己的安危太過擔心,有些事情也就可以說清楚了。

  張雨薇理清了自己的思路,這才緩緩說道:“玉漱姐姐,有些事情我之前的時候沒有說清楚,我現在想和你說清楚。”

  “好啊,你說吧。”玉漱點頭說道,倒也不怕張雨薇對自己不利,畢竟張雨薇只是一個普通人,而玉漱卻是也修煉過武功的,雖然她的實力很低微,但是對付面前的張雨薇卻是問題不大。

  張雨薇能夠被收留為義女,還被安排居住在皇宮大內,最大的一個原因,也就是張雨薇對皇家沒有威脅存在。

  張雨薇這才緩緩說道:“對不起玉漱姐姐,我之前騙你你們,我的故鄉并不是很遠那么簡單,而是從另外一個世界來到神龍王朝的。”

  “另外一個世界,你說的這話是什么意思?”玉漱吃驚的問道,她不明白,這個另外一個世界就是一個什么樣的含義。

  張雨薇想了想,突然朝著天空上一指說道:“玉漱姐姐你看見天上的星星了吧?你還記得我當初和你說過的話,天上的星星并不像我們眼睛看見的那么小,每一顆星星實際上都非常大。”

  玉漱公主想到了當時的情況,笑著說道:“對,我還記得你說的話,不過我在當時可沒有相信過,我還嘲笑過你呢。”

  張雨薇也是露出一絲笑容,隨后說道:“不過姐姐,我可真的沒有說謊,天上的星星真的非常大,有些星星比神龍王朝還要大,在那些星星上,有些星星是荒蕪一片,沒有辦法生活,也沒有任何生物沒有任何動物和水源,但是也有一些星球,卻是和神龍王朝的環境是一樣的,有高山,有水流,有飛鳥,有走獸,還有人。”

  玉漱公主卻是第一次聽到張雨薇說這些內容,立刻吃驚的問道:“天上的星星上,真的有這樣的地方嗎?”

  張雨薇點點頭,肯定的說道:“是的,是真的有的,因為我就是從其中一顆星星上過來的。”

  張雨薇還沒有理解空間的奧義,實際上,她已經不在地球的所在宇宙,神龍王朝所在的這個星球,是另外一個宇宙空間。

  不過張雨薇的這個解釋,卻也是最容易讓人理解和接受的。

  只是這話落到玉漱公主的耳朵里,卻仿佛是驚雷一般,一個能夠生活在星星上的人,那還是人嗎?該不會是神仙吧?

  “你……你該不會是從天上落下的仙人吧?”玉漱目瞪口呆的說道,在她的理解中,從天上下來的,肯定就是仙人了。

  張雨薇無奈一笑,和神龍王朝的人溝通現在事情,還真是不容易呢。

  張雨薇繼續說道:“姐姐,我可不是什么神仙,我就是一名普通人,而且你別看天上的星星在我們的頭上,可是實際上,站在星星上看神龍王朝所在地的時候,神龍王朝所在地,也是一顆星星呢,難道說,玉漱姐姐也就因此成為神仙了?”

  “原來是這樣?”玉漱公主點點頭,有些明白了。

  只是新的疑問又出現了,玉漱公主繼續問道:“可是,星星在天上,你們是怎么從星星上,來到我們神龍王朝的。”

  張雨薇無奈的說道:“對于這個問張誠點頭說道:“不錯,我可以自由往返幾個世界,我可以帶你返回地球,不過,你的家人還在不在地球上就不好說了。”

  “你這是什么意思?”張雨薇吃驚的問道。

  張誠想了想,解釋道:“現在的地球和你認識中的地球,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張誠簡單的把地球現在的發展情況說了一下,張雨薇聽到張誠的解說,也是暈暈乎乎的,地球都已經進入星際時代了?這一點大大的出乎張雨薇的意料。

  張誠看著面前的張雨薇,認真的說道:“有一件事我必須要先和你說明,你現在已經知道了我的秘密,而我的秘密是不能被別人知道的,所以你現在只有兩個選擇,要么你就待在這里,永遠不要出去,另外一個就是我可以帶你回去,但是你以后只能和我在一起,我的意思,你明白嗎?”

  要說女人,張誠是不缺的,如果不是張雨薇的情況非常特殊,張誠帶張雨薇回去也沒有關系,只是因為張雨薇經歷過了這些事情,張誠也和她說明了情況,所以也就不能讓張雨薇放任離開了。

  但是話又說回來,要不是張雨薇夠漂亮,張誠都不想去管她的事情,張誠可以直接自己走人,讓張雨薇自生自滅,美女在任何情況下,都是會比別人占據更多的優勢。

  張雨薇聽到張誠說的條件,卻沒有太過吃驚,只是皺眉思考了起來。

  張雨薇也不是普通人,對于張誠提出的條件,早就有了心理準備的。

  張誠沒有繼續說這件事,而是問道:“對了,你也說說你到了這里之后的事情吧。”

  “好。”張雨薇答應一聲,就說起了自己到了這個世界之后的事情。

  那一日,張雨薇被黑洞吞噬,不過被張誠使用時空權杖的力量進行保護,不過這股力量也不能完全的保護張雨薇,但是也至少把張雨薇通過了最危險的一段路程。

  隨后張雨薇在黑洞中,發現了一顆飛行而過的寶石,這顆寶石就是張誠找到的最后的這一顆能量寶石。

  張雨薇的運氣真是不錯,在自己身上能量消失之前,終于抓到了這顆寶石,而這顆寶石在被抓到手中之后,還產生一圈能量波動,將張雨薇保護了起來,一直到安全的到達這個世界的地面。

  張雨薇來到這個世界之后的經歷,也很有些傳奇色彩,她降落的地方,卻是皇家獵場,而且還剛好救了受傷的公主,這名公主和張雨薇還有幾分相似的模樣,可以說是極為有緣分。

  現在說起來,當然是輕松,當時發生的事情卻是驚心動魄,張雨薇在當時差一點就要被殺掉了。

  而且但是的張雨薇又語言不通,只能依靠手勢進行溝通,也是因為那名公主一直在維護張雨薇,再加上兩人相視的面貌,張雨薇又救了公主,這才讓張雨薇活了下來,后來張雨薇被皇后收為義女,也就在皇宮里住了下來。

  這一住就住了好幾年的時間,期間皇帝還想為張雨薇安排婚事,但是都被張雨薇找借口阻擋了下來。

  要是張誠再晚來一段時間,張雨薇都要被嫁出去了。

  了解到了張雨薇的情況之后,張誠讓張雨薇盡快做好選擇,兩人約定好三天后再見面。

  和張雨薇做好約定之后,張誠身形一動,就消失在張雨薇的面前。

  張雨薇看在眼里又是吃了一驚,雖然知道張誠應該會很厲害,可是親眼看見張誠施展這種鬼神莫測的力量,還是讓張雨薇感覺吃驚。

  張雨薇在原地傻傻的站了片刻,讓自己冷靜下來好好的想了想,這才走出房子。

  走出房子之后,張雨薇找到了自己的好姐妹,她現在的心里有些亂,也不知道,是選擇離開,還是選擇留下。

  要說留下,實際上她對這里的生活,也漸漸的適應了下來,可是一想到家里的親人,張雨薇又放不開了。

  “都是這個混蛋鬧的。”張雨薇恨恨的罵道。

  原本要是張誠只是帶著張雨薇回去,當然也就不用像那么多的事情了,可是現在,張誠雖然答應帶張雨薇回去,可是卻提出要和張雨薇在一起的要求,這就讓張雨薇很為難。

  其實,是張雨薇有些誤會了,張誠說的在一起,可不是占有她的意思,而是想著張雨薇以后只能為張誠做事,不能再想之前那樣,為別的國家做事情了,只有這樣才能保證張雨薇所知道的消息,盡可能的不泄露出去。

  “妹妹,你怎么又回來了?”玉漱公主看見張雨薇又走了回來,微笑著問道。

  當初就是玉漱公主在獵場中遇到了危險,然后被張雨薇救了她一名,而且更加神奇的事情是,兩人的容貌有著七八分相似的地方。

  張雨薇沖著玉漱公主笑了笑,但是臉上的神色卻是顯得心不在焉。

  玉漱公主一看張雨薇的模樣,頓時關心的問道:“妹妹你這是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在玉漱公主的注視下,張雨薇輕輕點頭,目光卻是朝著房間里其余人看去。

  玉漱公主心里明白,一揮手,說道:“你們都先出去。”

  把房間里的宮女全部都趕出去,玉漱公主這才輕聲問道:“妹妹,你這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說起來,兩人的年齡也是非常靠近,玉漱公主只是比張雨薇大了一歲,所以兩人都是以姐妹相稱。

  張雨薇原本是想要說來說些話,也讓玉漱公主為自己參謀一下的,可是事到臨頭,張雨薇卻又遲疑了起來。

  一看張雨薇遲疑的神色,玉漱公司立刻關切的說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有什么事情你就趕緊說啊妹妹。”

  張雨薇想了想,這才輕輕點頭,說道:“我今天是遇到了一些事情。”

  “究竟是什么事情?”玉漱公主著急的問道。

  張雨薇輕輕的拍了拍玉漱公主的手背,安慰道:“姐姐你也不要著急,聽我慢慢說。”

  “事情是這樣的,我今天看見我的一名老鄉了,我都沒有想到還可以在這里碰到一名老鄉。”

  張雨薇畢竟還是在這里呆了很長一段時間,別的沒有學會,語言還是學的七七八八,交流還是問題不大的,只是說話的語音顯得有些怪異。

  而聽到張雨薇說遇到老鄉,卻也是讓玉漱公主有些吃驚。

  玉漱公主對于張雨薇的情況也知道一二,知道張雨薇是從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來的,按照張雨薇之前的說話,因為她的故鄉太過遙遠,已經是沒有辦法回去了,張雨薇會來到神龍王朝,也是因為題,我是沒有辦法回答的,因為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過來的。”

  張雨薇轉念一想,想到解釋的辦法了,說道:“想要從星星上下來,可不是容易的事情,具體的辦法,我也不知道,不過這和坐船過河是差不多的道理。”

  “玉漱姐姐可以理解為,有一艘飛船,可以讓人從一顆星星飛到另外一顆星星。”

  “世上還有這樣的飛船?那可真神奇,我要是能夠乘坐一次這樣的飛船那就太好了。”玉漱公主羨慕的說道。

  突然,玉漱公主回過神來,看著張雨薇問道:“妹妹,你說你看見了故鄉來的人,那個人是怎么來的,也是乘坐的飛船?”

  “差不多吧。”張雨薇說道,實際上她也不知道,張誠是怎么來去的,只知道張誠可以來去。

  玉漱公主抓著張雨薇的手,無比好奇的問道:“好妹妹,你可一定要和姐姐好好說說,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張雨薇一陣無奈,她是來尋求幫助的,怎么現在變成她來解說問題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