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六十三章 謀算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關羽將自己的麾下部將一一招來叮囑完畢之后,又讓周倉將自己的五百校刀手準備好,等著對方沖上來就群起而攻之,然后按照郭嘉所說的將之活捉。▲∴▲∴,

  “可惜了。”郭嘉望著營寨四周,他之前安營扎寨的時候就選擇了空曠平坦的地方,這種地方視野遼闊可以避免被人伏擊,但是如此一來要伏擊別人也不容易了。

  “怎么了。”關羽少有的為郭嘉斟滿一杯酒,郭嘉也無可奈何的喝下去,然后酒杯,酒壺,全部被關羽收走,換上茶壺茶杯,添上了幾塊點心。

  郭嘉無奈的端起茶杯開始幻想酒味,每次臨戰前關羽都會給他敬上一杯酒,這杯酒之后,在打完之前他就別想見酒了,這就是關羽的規矩,可以給你特殊權力讓你在軍營里面喝酒,但是絕對不能喝酒誤事。

  “對方也是精明之輩,圍殲對方的計劃直接可以放棄了,對方不會深入的,調動弓箭手,床弩,能傷多少傷多少,這地方太平坦了,有利有弊。”郭嘉嘆了口氣說道,直接點出這地形問題太大。

  “也對,既然如此那就勿要糾纏,調弓弩手,床弩在他們出現的那一刻將他們打懵,對方必然會撤退。”關羽也明白,他選擇安營扎寨的地方過于平坦了,雖說視野廣闊,但是對方的視野也會同樣廣闊,而對方那種謹慎的心性必然不會放過一絲疑慮,看穿自己布置的可能性很大。

  “只能如此了,對方來的太快。我們都沒來得及布置,而現在要是出營。就這平坦的程度,不去那片山地。非得距離相當遙遠才有埋伏的效果。”郭嘉嘆了口氣,“與其如此還不如直接御敵于外。”

  “那就這么辦,直接調動弓弩手在前營準備,左右兩側埋伏好騎兵,一波弓弩能殺多少殺多少,之后左右兩營埋伏的騎兵殺出,能抓抓,能殺殺,不行的話堅決不要久追。”關羽也是果決之人。當即拍板決定。

  另一邊張遼默默地吃掉所剩不多的干糧,清點人數,等待夜幕的降臨。

  回去之后和奉先商量一下吧。張遼和著水將干糧吞咽了下去,心中默默地想到,相比起袁紹,張遼現在更欣賞劉備,雖說看起來愚蠢,但是仁德之心讓張遼寬慰很多,也許劉備真的能靠著仁德締造出一方凈土。

  張遼將僅剩不多的水倒在自己的臉上。靠著冰冷的觸感讓自己冷靜下來,這個時候不是該思考這些的時候,他必須要先戰勝面前的關羽再言其他。

  關羽埋鍋造飯的時候已經將弓箭手在營寨邊緣布置好了,床弩也布置的七七八八。和以往一人高的雙層營寨不同,這一次的營寨只有半人高,不過扎的很密實。完全沒有縫隙,而弓弩手和床弩就蹲在那曾密實的柵欄后面。從正面完全看不到一點問題。

  關羽讓周倉扛著大刀,率領著校刀手坐鎮在營寨之中和大軍士卒一起吃燒烤。然后將江宮等人在營墻旁邊安排好。

  如此一來就算夜襲強度過大,弓弩手并沒有如預料一般擊退對方,身處大軍中的校刀手,還有坐鎮中央以同甘共苦為名的關羽也能瞬間鎮住場子,進行反擊。

  “元紹如何?”關羽看了一眼裴元紹詢問道,相比于周倉,裴元紹這個家伙,耳聰目明,現在拿個碗倒扣在地上小心的偷聽。

  “還沒有……”裴元紹搖了搖頭,很快培元雙眼一睜,面上浮現一抹喜色,“來了來了,正如軍師所說的人數,估計真就將將千余騎!”

  “這可是奉孝說的。”關羽自傲的說道,雖說他經常輕慢文士,但是也要看對于誰,至少和他曾經搭檔過的幾位文臣他從來沒有小視過,不管是陳曦,還是郭嘉,亦或是已經調走的劉曄,關羽都是無比推崇,他厭惡的是那些腐儒,而不是當真有能力的智者。

  “去,通知江宮,讓他做好準備。”關羽對于裴元紹命令道。

  對于麾下的黃巾,關羽看在管亥的義氣上并沒薄待,而黃巾渠帥大多數身經百戰,雖說大局觀不如那些良將,但是指揮個千八百人戰斗,這些人都是經驗豐富。

  再加之這些黃巾渠帥皆有一身不錯的武藝,混一個屯長,司馬倒也綽綽有余,如此一來,泰山不少中下層軍官都是以青州大小渠帥打底的。

  天蒙蒙黑的時候張遼便開始將馬蹄子包裹好,開始緩慢的朝著關羽的方向行進,速度并不快,但是卻幾乎沒有多少的聲音。

  一路行進在靠近到關羽營寨一里地的地方,張遼已經能聞到肉香和酒香了,雖說關羽給士卒每人就發了一碗酒,但是接近一萬人的數量,消耗的酒水也不是一個小數目,自然酒香也飄蕩的到處都是。

  沒有斥候,看來對方有些大意了。張遼在嗅到那股香味的時候自然而然的面上浮現了一抹喜意,且不說張遼僅僅是對于劉備一方有所好感,就是張遼有投靠劉備的想法,他也不會在這個時候留手。

  隨著距離越來越近,張遼已經能聽到對面營寨之中的吆喝聲,也能聽到里面角力的號子聲,心下不由得竊喜,對著手下一眾將士低喝道,“上馬,準備襲擊。”

  張遼翻身上馬,麾下的一干將士也都面帶猙獰的躍上馬背然后絲毫不加掩飾的朝著關羽營寨的方向,短短一里地,并州狼騎速度加起來之后幾乎是轉瞬及至。

  張遼在靠近到關羽營寨的那瞬間不自覺的朝著關羽營墻又看了一眼,而這一眼讓他的冷汗直接浸透了衣甲,那反射著烏光的不是弓弩還能是其他?

  “翻身!”張遼大吼一聲,而他自己則奮力的將自己的內氣打出,火光照映之下,這一刻張遼的神情無比的猙獰,與此同時無數的弩箭,弓矢,夾雜著和長矛一樣的床弩弩箭,朝著張遼以及他的部隊射來。

  霎時間人仰馬翻,和郭嘉估計的幾乎沒有絲毫的出入,張遼為了保證麾下不會因為夜襲他們而失散,將麾下聚攏在了一起,而在這等密集的箭雨之下,這種密集的陣型幾乎受到了毀滅性的打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