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六十一章 雁門張文遠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關羽看了看天色,點了點頭認可了郭嘉的提議,于是便命人遍灑斥候就地駐扎。

  張遼從張飛那邊準備撤回后方和呂布匯合,他很相信呂布已經擊敗了河北軍,這是他對于呂布的認可。

  “前方有一支大約有一萬人的隊伍?”張遼驚奇的看著自己的斥候,“可知道對方打的是誰的旗幟。”

  “距離太遠,而且對方極其謹慎,斥候遍地,我們將士難以靠近,模糊間只能看到那一個‘關‘字大旗。”斥候低著頭回復道。

  關羽的斥候撒的到處都是,讓張遼的斥候不敢過于靠近,不過靠著對于地形的熟悉,他還是盡量靠近了關羽的營盤,遠遠的看了關羽盤起來的大寨,粗略估計了一下營寨所能容納的士卒。

  “關?如此說來只有劉玄德二弟關云長了。”張遼神色凝重的自語道。

  關云長居然都來了,他不是應該在歷城防衛袁本初嗎?為什么現在居然會來兗州。張遼略微有些不解,不由得望了望北方,心頭猛然升騰起一種可能,頓時后背一涼,河北軍和劉備軍恐怕是不謀而合。

  恐怕不光是河北軍,劉備軍也覺得我們的存在干擾他們的局勢,如此一來,恐怕不論是河北軍還是劉備軍都懷揣著絕滅我們的↙長↙風↙文↙學,ww∨w.cfw≌x.n⊙et想法。張遼目光閃爍,他就知道陳宮的左右逢源之計不靠譜。

  不不不,看來是我猜錯了,公臺先生的左右逢源之計是對的。不過這個對是架構在我們能抵擋住對方第一次試探性攻擊的份上,否則雙方都將我們看作螻蟻的話。恐怕都不會有耐性。張遼的思維并不算慢,有了現實擺在面前。他很快就猜出了陳宮的想法。

  要想在兩強之間左右逢源,除了克制自己的貪心以外,更要展現出讓雙方拉攏的價值,如此這般才能左右逢源,之后靠著公臺先生的眼光選擇一個勝利者。張遼嘆了一口氣,這就是弱者的無奈,就算能贏一時,以后還是免不了要依附強者。

  相比起呂布麾下其他的健將,張遼的心思極其的細密。而且軍略、大勢、武力、智略皆是當世一流,在得知對方是關羽的時候就明白了其中蘊含的意思。

  “張興,張宇,你們兩個各自帶領幾人扮作樵夫,獵人仔細探查一下關云長的營盤,最好將整個營盤給我記下來。”張遼在明白關云長是來干什么的之后果斷準備給關羽來一個狠得,穩穩地出其不意。

  “喏。”張興和張宇這兩個張遼從雁門帶出來的親衛拱手一禮之后,快速挑了幾個看起來瘦弱的士卒,然后脫去鎧甲。換上破爛的衣服抄了一柄斧頭,大大咧咧的朝著關羽營寨的方向行進。

  “其他人隨我來,馬匹全部隱藏到山丘之后,勿要被關云長的斥候發現。”張遼在張興、張宇離開之后率領著狼騎朝著背陰的山丘后面躲了起來。靠著對于地形的熟悉,張遼沒花多少功夫便躲開了關羽的斥候,當然也少不了做掉了幾個眼尖的斥候。

  “不知到關云長對于斥候是怎么分派的。殺了十幾個不會被發現吧。”張遼有些無奈地自語,畢竟關羽的斥候戰斗力還有警戒性都是不錯。若非張遼的實力也有內氣離體的程度,剛剛那一下恐怕關羽的斥候都放了響箭。

  “將軍。不若我們不要等到子時去夜襲如何?”一個司馬提議道,畢竟夜襲對于張遼手下的精銳來說都是一個技術活,看不到是一個重大的問題。

  “夜襲對于我們來說難度太大,等天蒙蒙黑的時候,關云長必然埋鍋造飯,我們那個時候出擊打他一個出其不意,不求殺敵,只求挫敗他的士氣。”張遼笑著說道,誰說過夜襲一定要在子時,丑時?夜襲不就是為了出其不意嗎?只要能做到那一點管他幾時?

  另一邊張興和張宇分開后扛著一大堆柴火,吼著腔子唱著歌,自然吸引到了關羽斥候的注意。

  “你們都是什么人?”很快一隊斥候就將張興和幾個樵夫包圍了起來。

  “各位軍爺,我們都是附近的莊戶,上山打柴儲備過冬,要是現在不準備一些柴火,這冬日難活。”張興像是被軍士驚住了一般,連連答道。

  “哦,前方乃是我軍營寨,你們還是繞道而行吧,或者在這里面暫且休息一宿,明天再趕回去。”斥候隊長望了望天盡量表現的有些人情味。

  “這可如何是好,我們家都在那邊,要是繞路而過,恐怕天黑之后,視野難辨,莊里妻兒還等我歸去。”張興慌了慌張的說道。

  幾名斥候對視了一下,要是如此不近人情也有些不太好,看了看老實巴交的張興,幾人商量了一下覺得還是帶他穿過這一帶比較好。

  “你跟著我們不要亂走,我們是玄德公的麾下,不會驚擾你們,但是你們如果給我們造成麻煩,我們也不會手下留情。”斥候警告了一兩句,然后帶著張興幾人從營寨正前方穿了過去,不久之后又有一批斥候帶著張宇幾人從營寨正后方穿了過去。

  等張宇和張興帶著關羽營寨的情報回來的時候太陽已經沉了大半,只留下一小塊圓弧。

  “是嗎,關羽麾下的斥候是這么做的啊。”張遼聽著張宇和張興話語中的興奮,看得出來他們對于關羽軍斥候的愚蠢感覺到非常的興奮。

  “是啊,那群笨蛋,在稍稍查證了一下我的身份,確定沒有問題之后就將我們兩個送出了那一地區,讓我們輕輕松松看完了整個營寨的外圍布置,再加上之前上山砍柴看到的營盤內部,整個關羽大寨我們已經掌握了七七八八。”張興和張宇興奮的說道。

  做了這么多次偽裝斥候就這一次最簡單,以前這種做法有可能出現對方毫不留情的一刀將他們梟首,沒想到這一次對方居然沒有太過追究。

  劉玄德和關云長嗎?以前聽聞劉玄德乃是仁德之輩我還當是笑話,在這亂世哪里有仁德的凈土,沒想到還真有這種仁義之師……張遼望著天心中微微有些震顫,隨后很快的平靜下來,他知道這個時候不是該想這些的時候。(想知道《》更多精彩動態嗎?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選擇添加朋友中添加公眾號,搜索“Qidianzhongwenwang”,關注公眾號,再也不會錯過每次更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