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六十章 培養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張飛完全不知道,在他到達這個地方沒多久就被早有準備的張遼盯上了,而且張遼好幾次都想沖上去給張飛來一個狠得。

  不過由于陳熾的烏龜流太過惡心,讓張遼產生了狗咬刺猬無從下手的感覺,只好每天按時窺探一下,以便于抓捕戰機。

  至于結果如何,老實說作為現在沒什么名氣,但是實際能力絕對是當世一流的張遼已經對于遠處那個營盤產生了惡心的感覺,陳熾就在他眼皮底下挖好了陷阱,然后大大方方開挖護城河,之后開始擴大營盤,建了一層外寨,整個外寨到處都是陷阱……

  到了現在陳熾居然在外寨外面開始堆土山,然后往上駐扎弓箭手,而且還將土坡非營寨的方向用巨木加固,基本成了九十度……

  “投石車設計的怎么樣了。”陳熾詢問隨軍工匠。

  “已經能使用,不過結構存在問題,零件損耗太大。”工匠回復道。

  “零件損耗?不用管了,又不用,只是擺上去嚇嚇人,等一會兒就給我拆了,然后再土山上重新裝好。”陳熾隨性的說道,烏龜流的極致就是讓別人看了就不想動手,而不是還要打了才讓人不敢動手,能嚇唬人的東西都丟上去。

  張遼在距離十幾里的一處山丘上靠著內氣強化自己的視力,在看到土山上出現的投石車徹底滅了去劫營的想法,對面根本就是賴皮。

  “算了撤軍吧,等待和呂將軍匯合吧。陳軍師應該有他自己的思考,可惜了這一個機會。”張遼無可奈何的放棄自己的襲營計劃。

  我記住你了。雖說不知道你叫什么,不過你給我提了一個醒。要襲擊就別關注其他,你關注的越多,你的機會越少,襲擊要的就是膽魄!張遼黑著臉率領著一千狼騎精銳直接離開了,早知道會成這樣,張遼絕對在第一天還沒摸清對方底子的時候就上去給對方一個狠的。

  另一邊關羽率領著五千步騎以郭嘉為軍師,距離張飛已經不過一日行程了。

  歷城新的守將并沒有像劉備估計的一樣交給臧霸,而是關羽破格交給了魏延,對于這一方面包括郭嘉和臧霸都沒有提出異議。年僅二十歲的魏延成功掌握了一個次級兵團,準備和冀州高覽打個難解難分。

  “魏兄,我們這么干真的沒問題?”關平對于魏延這個和他爹有八分像的年輕人私底下都是以兄長之禮對待的。

  “高覽那家伙非常的穩重,不這么干,你說他會中計?”魏延側頭詢問道。

  “那要是被發現,樂陵肯定沒了。”關平有些膽戰心驚的說道,他爹剛走,歷城最高長官剛剛變成魏延,他自己也剛剛獨掌一軍。魏延回頭就給了一個大膽到關平心驚膽戰的險計。

  “樂陵沒了也不會影響什么局勢。”魏延舔了一下嘴唇,面上有些興奮之色,他也沒想到關羽居然將歷城最高指揮權交給他,當時關羽提議給他的時候他都有些懵。

  正因為這樣魏延對于關羽極其感恩。自覺不能給關羽丟臉,于是打算獲得一個巨大的功勛好好表現一下。

  “話是如此啊,但是丟了樂陵。魏兄你肯定降職,我的別部司馬也肯定沒了。估計又得跟著我爹繼續學了,當然我不是說我們不應該跟我爹學。只是……”關平一臉無奈的說道。

  哪個將軍不想帶兵,尤其是關平這些年輕將校,手上正常也就幾百人,關羽對于兩人極其嚴厲,和其他將士基本一視同仁,若非魏延和關平確實表現出色,現在連出頭都困難。

  “難道你想等將軍回來又去帶幾百部曲。”魏延側頭詢問道,不過很明顯的蠱惑意味蘊含在里面,是將軍都不能抵擋啊!

  “……”關平面色掙扎不已,現在率領著接近兩千步騎,回頭再想想帶著幾百人的日子,“干了!出事了我跟你一起扛,最多被父親抽幾鞭子!”

  “別想得那么糟,要是沒有成功的可能我也不會干的。”魏延拍了拍關平的肩膀,“成功了,到時候關將軍回來我們以后也能升任為裨將。”

  “好,我也來,早就看高覽不順眼了。”關平想起上次還在高覽手下受了點傷心下郁悶道。

  兗州關羽和郭嘉一路穩扎穩打并沒有出現絲毫的意外。

  “平兒和文長不會有問題吧。”關羽摸著大胡子,也只有在郭嘉面前他才會流露出自己的真實心情,而非是像人前那么高冷。

  “不會,長文好險,但是其膽略過人,坦之心細穩健,兩人一正一奇不會有什么大礙,而且關將軍想要他們成長,就不能將之一直庇護在將軍的羽翼之下,魏文長乃是大將之才,如果一直不放手,他的成就也就止于此了。”郭嘉對于魏延的評價很高,他就喜歡這種膽略過人喜歡奇謀,以弱勝強的人才。

  “承蒙吉言了。”關羽嘆了口氣說道,他對于魏延比自己兒子還看重。

  “關將軍勿要擔憂,魏文長之膽略,不出意外的話應該在我們回歷城之前完成一份大功。”郭嘉笑著說道。

  “郭軍師可是留了后手?”關羽好奇的問道,跟郭嘉處的久了關羽也習慣了郭嘉的作風,同樣是計謀,劉曄是做很多的準備然后讓關羽去選,而郭嘉最擅長的就是留后手,永遠不讓別人看穿自己的底牌。

  “是有后手,但是也要他們能注意到,如果能發揮出最大的效果,他們也有統帥一軍的資格了。”郭嘉笑著說道,他也是在培養這群人,手法很適合魏延這種人,借冀州高覽之手磨礪魏延他們一直是郭嘉的想法。

  “如此我便放心了。”關羽點了點頭,說實話他也有些不太放心,走的時候還特意叮囑過臧霸盯好北方,如果魏延和關平頂不住他可以直接統領北方兵權,而且關羽為此還提前寫好了調令,以防萬一。

  “我們還是先駐扎于此,養精蓄銳一夜之后再行和翼德他們匯合,現在我們已經深入兗州,還是小心一二,免得被陳公臺抓住戰機,那家伙可不是省油的燈。”郭嘉看了一下天色,開口說道,對于陳宮他可從來沒看輕過。(想知道《》更多精彩動態嗎?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選擇添加朋友中添加公眾號,搜索“qidianzhongwenwang”,關注公眾號,再也不會錯過每次更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