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五十九章 劉曄的作風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我好像發現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劉曄神色有些陰郁,雖說他這個劉姓皇族對于皇室并沒有什么感情,甚至于對于皇帝也沒有什么感覺,但要是他猜測是對的,那么樂子就大了。

  雖說有很多難以置信的地方,但是按照這個思維方式下來一切都能說的通啊,而且也就能解釋李優那家伙完全不正常的經驗了。劉曄不由自主的按住自己的眉心,雖說有些不太愿意相信,但是他現在有七成的把握李優就是李儒了。

  不過話說回來李優看起來人不錯啊,而且性格也沒有什么扭曲的,除了性格有些冷淡以外其他的也都還好,并不像傳言的那么暴虐,而且相處了這么久差不多能明白他是怎樣的,也就是說少帝那件事有其他原因嘍?劉曄不由自主的為李優辯駁了起來。

  子川,必然知道這件事,但是他什么都沒有說,而且也沒有提防,也就是說李優本身是無害的,跟錯了人嗎?劉曄不由自主的想到。

  還是不要告訴玄德公了,現在泰山眾志成城,要是被我將此事挑出來麾下人心出現了問題,被袁本初抓住時機的話,可能會出現大問題的,而且……劉曄眼中閃過一抹狠光。

  少帝死不死關我什么事!我還想將劉協也撬下皇位,讓玄德兄上位!比起劉協那個小孩子,玄德兄有才有德,他上位對天下人,對我都要好處!

  劉曄快速將所有的細節思慮的一遍。果斷將無視了李優就是李儒這件事,劉曄從來沒把自己當作好人。要不是當時天下出了一個劉玄德,讓劉曄看到再復漢室的希望。他都直接投曹操了,死個把皇帝算什么!

  不得不說劉曄屬于現實派,漢室能復興他會搭手,漢室不能復興他果斷撒手去找明主混個一個璀璨前途,而李優對于劉備與漢室匡扶的重要性遠遠大于死去的少帝,劉曄果斷放棄了找李優麻煩,因為沒意義。

  這次必須想辦法將李優洗白,這家伙當時怎么想的居然自己親自去毒殺少帝,這個瘋子。雖說如此一來群臣絕對被威懾住了,但是你自己也沒辦法洗了。劉曄頭疼的想到,雖說結合當時董卓的實力,這么做徹底嚇住百官,整合自身實力并不算大錯,但是長遠來講,一旦失敗,你不被黑死,誰被黑死。

  需要想辦法做的天衣無縫啊。否則很容易被人查證到,絕對不能讓人將李儒想到李優身上,這家伙當時是瘋了嗎?弒帝需要親自動手?勤王軍里面要是沒有你的棋子,我劉子揚將腦袋給你。你讓勤王軍將皇帝干掉啊,你最多是護駕不力!

  劉曄感覺李儒當時完全就是瘋了,多少上策不用。非要用下下之策,雖說如此一來短期內部不會有人動亂。但是明擺著給了袁紹那群人大義。

  我……劉曄逆推當時李儒的思維,最后整個人就一種感覺。李儒這家伙是在賭,賭自己能一把滅掉中原諸侯,不過結果賭輸了。

  這家伙絕對是瘋子……劉曄感覺自己的思維簡直被扭曲了,李儒的想法根本不是正常人該有的。

  也就是說李優這家伙純粹就是一個理想派了。劉曄皺著眉頭想到,如此我也就安心了很多,至于少帝一事,這關我什么事,我還想讓曹孟德將劉協也玩死。

  劉曄從震驚到無所謂,再到惡向膽邊生,無良的皇族對于皇帝的惡意比一般的臣子要大得多。

  尤其是像劉曄這種基本沒有什么底線,又聰明的不正常的皇族,對于皇帝的威脅那不是那一般的大,有著自己的行事準則,恪守準則,然后無視是否會坑死皇帝,忠心什么的對于這類人來說都是浮云。

  華雄并沒想過自己的一句話讓劉曄想了這個多東西,他現在正在研究怎么用云氣加強沖擊力還有攻擊力,之前沒有方向,整個人昏昏沉沉,現在有了方向,華雄自然玩命的開始努力,敗在鞠義手下不丟人,但是敗了不去努力擊敗鞠義,這對于華雄來說就是可恥!

  就如同華雄想不到劉曄能從自己一句話中得出那么多東西一樣,劉曄也想不到華雄真的能將他的那句話變成事實,打不過別人說明你攻擊力不足,鑿不穿對方說明你沖擊力不足,既然不足那就將之補足!

  華雄不懂當一個兵種走到接近極致的時候每一分提升是多么的困難,他只知道劉曄說的很對,而敗于先登之后再次鑄造信念的西涼鐵騎對于復仇的渴望遠遠超乎了劉曄的估計,這瘋狂的訓練以及復仇的渴望所迸發出來的力量讓華雄一點一點朝著目標奮進。

  劉曄一行人離開之后,原本駐扎的營寨只剩下張飛、陳熾以及不久之后率領著少量虎衛趕過來的許褚,之后張飛和許褚兩人大眼瞪小眼的駐扎在河對面。

  “仲康,今天我們出去打,贏了的有酒喝,輸了的巡營!”張飛一拍桌子大聲的對著許褚吼道,對于張飛來說劉曄的命令的還是其次,他二哥已經來了命令讓他原地待命,最多十日關羽就能從歷城趕過來。

  許褚看了看張飛,他們兩個真心是半斤八兩,誰也奈何不了誰,眼珠子滴溜溜一轉,許褚也拍著桌子,“打平了我們兩個人將酒分了,然后你去巡營!”

  “好!”張飛大喝一聲,震得許褚有些耳鳴。

  抹了一把口水,許褚站起身來從一旁的兵器架上將自己的象鼻大刀拿到手,揮舞了兩下,一陣空氣撕裂的爆鳴聲,搖了搖腦袋,伸了伸懶腰,做了幾個伸展運動,然后就拎著大刀往出跑。

  同樣張飛也扛著蛇矛往出跑,而陳熾則命令斥候擴大探查范圍,他可不想被人埋伏,而且為了避免被人偷襲,陳熾已經開始在構建永固性駐地了,甚至于都已經開挖了一條環繞營寨的護城河……

  對于陳熾這種謹慎的做法張飛都不知道該如何評價,這種防備方式,估計看了營盤,都沒了攻擊的了,不過對于陳熾來說,麾下的士卒閑著也是閑著,還不如用以加強防備,他可是屬于烏龜流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