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五十八章 忽悠,忽悠~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劉曄腦海中劃過一道閃光,貌似華雄腦容量不多啊,那我這樣勸解根本沒什么作用的,最簡單的方式就是告訴他怎么能正面干翻鞠義的先登,至于能不能做到那就不是我的事情了……

  “咳咳咳,子健,其實你不需要想這么多,你現在糾結的不過是為什么會西涼鐵騎會被挫敗是吧。”劉曄面上浮現一抹詭異的笑意,直腸子的人很好應付的。

  “難道劉軍師有辦法。”華雄眼中閃過一抹驚異。

  “簡單,你說說西涼鐵騎最擅長什么?”劉曄扯了扯嘴,他不知道怎么擊潰先登,但是他知道怎么將華雄忽悠瘸,只要將華雄忽悠瘸那么之前的失敗根本不是問題,只要不怕輸,有再戰的決心,部隊就不會垮。

  “最擅長沖鋒,鑿穿對方的隊形,最好是一大群沖過去,直接將對面碾成灰灰。”華雄想起當初和李傕等人領著好幾萬鐵騎的情形,什么都碾過去了。

  “那不就得了,你看啊,你當時鑿穿先登沒?”劉曄本著將華雄忽悠瘸的想法繼續‘誘’拐。

  “沒有,先登的抵抗力非常強,正面我很難鑿穿,尤其是對方開軍魂,我開殺陣也不大可能鑿穿,八‘門’天鎖雖說‘精’妙異常,但是先登幾乎靠著自身強橫的實力正面死扛住殺陣,然后將我打飛了。”華雄一臉苦澀的搖頭說道,鐵騎最擅長的東西就這么被擊潰了。

  劉曄聽完咋舌無比,第一次知道華雄居然會這種頂級的軍陣,這貨不是腦容量不多嗎?怎么學會的。

  “劉軍師。劉軍師?”華雄側頭對著有些走神的劉曄叫道。

  “華將軍不必在意,我只是思考了一下。鐵騎最擅長的便是鑿穿沖鋒踏陣,但是你卻不能發揮出來。至少不能在先登面前發揮出來。”劉曄一臉的高深莫測,實際上說的都是廢話,他要得就是忽悠華雄,讓華雄不再沉淪在之前的失敗之中。

  “是啊,完全沒有辦法發揮出來,若非有殺陣,我輸的更慘。”華雄有些失魂落魄的說道。

  “那你為什么不增加沖擊力,讓馬跑得更快,讓士卒攻擊力更強大。讓沖鋒變得無法抵抗?”劉曄繼續廢話道,“只要攻擊力夠大,沖鋒更猛,對面就算扛著大盾也將大盾撞碎再碾過去不就好了。”

  劉曄的廢話就是告訴華雄一個道理,打不過對方只是你的攻擊力不夠,沖鋒不猛,要打過對方只要你攻擊夠狠,沖鋒夠猛就行了,要還是打不過。那還是這個原因,只要能碾死對面你的攻擊和沖鋒基本就夠了。

  華雄一怔,他的腦子不夠靈活,模糊間覺得劉曄說的貌似很有道理。劉曄的說法很適合他這種腦細胞不多的耿直中年人。

  “對啊,我怎么沒想到,軍陣。殺招,到最后不還是拼看誰能砍死對面嗎?只要我砍的比對面狠。我沖鋒對方擋不住,那不就完了嗎?打不過先登不就是因為沒辦法將他們鑿穿嗎?”華雄一派額頭。頓感豁然開朗。

  “就是這么一個道理,我聽說西涼鐵騎是全軍加強了防御,所以不穿鎧甲也能戰斗,但是光有防御不靠譜吧,雖說鐵騎能頂住對方的一‘波’攻擊,但是不代表能頂住對方所有的攻擊你說是吧。”劉曄興奮的給華雄講解。

  劉曄現在已經是唾沫飛濺的給華雄洗腦,至于這套理論對不對,誰知道啊,反正驗證要是失敗了,那肯定是你攻擊不夠,沖擊不足,要是足,肯定不會輸,所以敗了是你的問題,贏了是我理論正確。

  華雄聽的雙眼越來越亮,相比之前那種老虎吃天無處下爪,劉曄這實際了很多,而華雄就需要這種純粹實際的東西,而且多年的戰斗也告訴他,劉曄這套理論很靠譜,剩下的就是加強攻擊力和沖鋒力度。

  “多謝劉軍師。”華雄鄭重無比的說道,“他日若滅掉先登死士,我必擺宴宴請您。”

  “好,我等你滅掉先登的那一日,也等著你請我的那一日。”劉曄竊喜無比,果然直腸子好對付。

  “杜遠,給我通知弟兄們,告訴他們,有辦法對付先登了!”華雄對著杜遠吼道,這是他僅剩的一個副官,而且還是在青州黃巾剿滅之后從黃巾之中分來的副官,不過杜遠很對他胃口。

  “是,老大。我馬上將這個消息告訴兄弟們。”杜遠大聲的回復道,然后一夾馬腹調轉馬頭朝著側翼跑去,他要將這個消息告訴自己的戰友。

  之前那一戰,華雄敗北,西涼鐵騎折損大半,整個西涼鐵騎人人帶傷,士氣低‘迷’,但是并不代表他們不想報仇,恰恰相反,他們和鞠義的梁子算是徹底結了,如果不倒下一方,雙方絕對是不死不休。

  “子健,沒想到你還會八‘門’金鎖的進階陣法啊,不容易啊。”劉曄試探道。

  劉曄也會一些陣法,但是這種頂級的陣法,沒遇到人教的話,就算是劉曄要自己推演出來也是相當要命,就算他們夠聰明,但是隔著那一層窗戶紙,賈詡都沒有辦法掌握,當捅破那一層窗戶紙之后賈詡很快就能逆推出原本的八‘門’金鎖。

  “李師‘交’給我的。”華雄想起李優面上浮現了一抹笑容,“可惜我比較笨就會三種變化。”

  “呵呵呵。”劉曄扯了扯嘴,他第一次知道李優還會軍陣,而且上手就是基本幾近極致,在想想之前李優干的那些事,貌似這家伙沒什么不會吧。

  李文儒和陳子川是師兄弟吧,這兩個家伙看起來是什么都會吧,李文儒低調的都快沒存在感了,但是時不時沒人用的時候就將他抓去工作,這家伙干過商業,土地規劃,城市建設,律法,民情,戰略規劃……

  劉曄感覺自己的壓力很大,第一次發現身邊有一個被忽略的狠角‘色’,又是一個什么都能做,什么都做得不錯的角‘色’,這種人怎么會沒有什么存在感?

  劉曄不由自主的將自己的思維方式帶入到華雄和李優的思考模式當中,畢竟頂級軍陣都屬于非常稀有的殺招一般不傳給別人,而李優給華雄傳授怎么看怎么感覺詭異,再想想以前華雄的舉動,貌似對于李優特別尊崇!

  ps:求祝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