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五十七章 華雄的疑惑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呂布率領著剩余的狼騎想都沒想就沖了上去,一路砍殺硬是沒有給河北軍聚攏的機會,徹底將之打散,若非荀諶和田豐一邊用疑兵之計拖延,一邊在呂布發現沒有大軍之后火燒營寨阻擋了呂布,整個河北軍就算能退回黑山一帶,估計也不會有多少活人。︾頂︾點︾小︾說,23wx

  之后荀諶和田豐才明白呂布是怎么突破他們布置的預警,呂布的存在對于斥候簡直就是碾壓,根本沒有斥候能逃離呂布的追殺,如此也就無法傳遞情報。

  與此同時劉曄在一把火燒了先登和陷陣之后,當即率兵朝著并州進發,那里袁紹的掌控相當的一般,也只有從那里繞行,劉曄才會有絕對的把握進入司隸,至于回來的路如何去走,劉曄有著絕對的自信,那個時候不說呂布,陳宮必然會有著自己的考慮。

  劉曄的思維模式能清楚的明白陳宮的思緒,相比于曹操的雄心壯志,陳宮思考的方式簡單了很多,那就是曹操做的再多做的再好也無法挽回,名士的風骨都是用鮮血鑄就的,有些事情做了就不用回頭了。

  至于呂布,劉曄并不相信陳宮會放棄自己手上最大的一張牌,如果陳宮一個人投靠劉備或者袁紹那威懾性和重要性可以說是大大降低,呂布的存在可以將陳宮的身份拔高很多,同樣對于呂布來說也是如此。

  只是劉曄和賈詡,李優一樣都忌憚著呂布,并非他們的胸懷不夠,說實話。包括荀彧,荀攸。已死的戲志才實際上對于呂布都懷有戒心。

  不過相較于劉備這邊有選擇權力,曹操那邊荀彧他們并沒有太多的選擇。能吸收呂布的話,對于他們實力的提升想當可觀,至于吸收呂布會造成什么隱患他們并非是看不到,而是相較于和劉備還有袁紹的差距讓他們不得不如此選擇。

  就像當初歷史上的徐州劉備,他能不知道收留呂布會有什么隱患,恰恰相反,在他收留呂布的時候估計就有了心理準備,不過相較于當初的形勢,和呂布相互守望。對抗曹操才是上策。

  現在的曹操一方也是如此思考,所以才會想辦法拉攏呂布,不過成與不成都是兩說,而這些事情賈詡,李優等人心如明鏡。

  劉備一方不需要呂布,并不意味著呂布就應該給別人,就算是附帶隨時會爆炸的隱患,但是強橫的實力讓賈詡、李優等人都抱著爛在自己手上,也不能給別人的想法。也就是說不管別人怎么想,劉備一方不少人都已經準備好讓呂布出局了,他們不需要這等危險人物。

  劉曄同樣忌憚呂布,不過比起李優和賈文和那種深入的了解還有些不如。正因如此他還抱著圈走陳宮的同時圈走呂布。

  劉曄回營之后以于禁為主將,自己為軍師,華雄為先鋒。率領著八千余人朝著并州進發了,準備繞道前往司隸進行勤王。實則只是為了去打打醬油表表忠心。

  “子健,別這樣了。怎么說我也幫你把仇報了,鞠義的先登在那一把火下絕對不會好過的。”劉曄一邊行軍一邊安撫華雄,西涼鐵騎的重大折損對于華雄是一個很嚴重的打擊。

  “多謝劉軍師了。”華雄嘆了口氣說道,“不過先登并沒有消失,我想我還會遭遇到。”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河北三州人口逾越千萬,和玄德公治下相差無幾,單比兵員的話,只要有優秀的將帥花不了多長時間就能恢復的。”劉曄并沒有在這一方面打折扣直接照實話說了,畢竟沒遭遇瘟疫的北三州人口還是很可怕的,否則的話,他們也不用如此忌憚。

  “我正在想該如何克制先登,我沒有軍團天賦,也沒有軍魂,這些最頂級能力我和先登差的不是一點半點。”華雄有些失落的說道。

  “你并沒有輸,子健,你當時的戰況不也說了嗎,如果沒有顏良你和先登正面遭遇實際上是四六開。”說這話的時候劉曄也是咂舌,他可是親眼看到了先登是如何虐并州狼騎,對于華雄的四六開簡直不可思議。

  “那是因為人多,而且我的麾下悍不畏死,用命填出來的四六開,我寧可不要。”華雄面色冰冷,他又一次想起來當初西涼鐵騎用生命阻擋對方前行時的身影。

  “那你就想辦法讓你的麾下變得更強,而不是像現在這般垂頭喪氣。”劉曄看著華雄說道,“只有弱者才會自怨自艾,輸一次不怕,哪怕是百敗百戰,只要有那一口心氣,我們泰山就能給你組織起你要的兵員,就怕你敗了一次,連心氣都沒了,你的那些戰友還等著你親自去為他們復仇!”

  “我會的。”華雄看了一眼劉曄沒再說什么,他胸口的那塊傷痕他并沒有將之恢復,留下薄薄一層,讓他記著上一次面對鞠義的時候到底是距離死亡有多近。

  如果我整個軍團遭遇鞠義的先登,靠著步卒的令行禁止,還有騎兵的騷擾,基本上是五五開,不可能大敗,也不可能大勝,不過西涼鐵騎的仇,還是由西涼鐵騎自己來報。華雄默默地想到,掃視一下麾下的騎兵,士氣很明顯有些低迷。

  要是能如當初一樣率領三千西涼鐵騎,再附翼上三萬羌騎,不管對面是什么兵種,也不管對方是如何的精銳,大概都足夠碾過去了,鞠義的先登存在的最大問題就是數量。華雄默默地想到。

  “羌騎都是垃圾。”華雄一邊回想著當初的情況,一邊思考著附翼起羌騎之后西涼鐵騎的變化,不由自主的說出了對于羌騎的評價。

  “你說什么?”劉曄不解的問道。

  “只是說羌人的騎兵很垃圾。”華雄側頭說道,他說的是事實。

  “哦,怎么個垃圾法?”劉曄好奇的問道。

  “西涼的爺們通常一個打五個,人夠多,我們就一個打十個。”華雄自信地說道。

  “……”劉曄不知道該說什么了,在他的思維中這應該是不可能事件。

  “但是感覺很奇怪,我們明明能打敗十倍的羌騎,但是同樣數量打其他兵種打不過的時候,只要帶上十倍的羌騎,基本上剛一接觸對方,對方就崩潰了。”華雄有些不解的說道。

  “呵呵呵……”劉曄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他發現華雄好像誤入歧途了,貌似這是沒腦子的人才會滾進去的歧途,難道說華雄的腦容量也不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