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五十六章 同喜同喜~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男女都好。√∟頂點小說,”陳曦已經恢復了原本的神色,不過眉目之間的喜色卻也微微流露了出來,“我們家不用講究這些,只要是孩子我都喜歡。”

  “當真?”陳蘭微微欣喜的說道。

  “真的,男孩比較費心,女孩能省點心。”陳曦笑了笑安撫道,雖說說的隨意,陳蘭還是能聽出陳曦的心意,并非是為了安撫自己而敷衍。

  “不過妾身很希望腹中的孩兒能像夫君一般。”陳蘭輕笑道,“所以還是要一個男孩吧。”

  陳曦笑了笑,沒說什么,就算有一個兒子要教到他這個程度他自己都沒有自信,時代始終在變化,兩千年后的教育制度雖說坑,但是你只要想學,真的能學到很多很讓你糾結的知識,而在這個時代那是不可能的。

  “好好休息,別做這些了。”陳曦拍著陳蘭,示意她不要太過勞累,都懷孕了還晚上繡小孩的衣物,實在是讓人不放心,這些東西陳家的侍女會做的不少。

  “陳蕓,看住夫人,她晚上要是還繡這些就過來告訴我。”陳曦側頭對著站在一旁毫無存在感的陳蕓說道。

  “妾身知道了。”陳蘭一臉柔和的說道。

  “好了,你快點休息吧,我看著你睡。”陳曦給陳蘭拉好被褥,輕輕的拍打著。

  良久良久,陳曦都快瞌睡了,陳蘭卻越來越精神了。

  “夫君還是回房歇息吧,夫君這樣盯著妾身,妾身反倒沒辦法休息。”陳蘭掩著嘴輕笑道。

  “好吧。我也不打擾你了。”陳曦看了看有些困倦,感覺困意也是能傳染的。

  走出房門將門合好。陳曦望著天空,喃喃自語。沒有子嗣之前的生活,有子嗣之后的生活完全的不同。

  “簡兒,你還在這里啊。”陳曦笑了笑說道。

  “妾身還要等夫君。”繁簡微微施禮道。

  “嗯。”陳曦笑了笑,他能看到繁簡眼眉之間的失落。

  陳蘭懷孕一事陳曦并沒有特意去傳播,不過很快該知道的都知道了,甚至于禮物都提前送過來了。

  “恭喜啊。”劉備弄一尊玉鼎送了過來,面色欣喜的說道,“子川恭喜恭喜啊。”

  “玄德公也恭喜恭喜啊。”陳曦笑著回答道。

  “同喜,同喜。”劉備扯了扯嘴換了一個詞說道。甘夫人已經四五個月了。

  陳曦收了玉鼎,遞給身后的護衛,笑瞇瞇的看著劉備,雖說最近因為每天夢里那塊玉璧的原因有些狂亂,但是和大喜比起來什么狂亂都是浮云。

  “其實我等這一天等了很久了。”劉備跟著陳曦一邊走,一邊笑盈盈的說道,“你終于有孩子了,嘖嘖嘖,沒想到這么快。基本沒怎么等。”

  “等很久了?”陳曦扯了扯嘴,給劉備和自己倒了杯清茶,直接喝了起來,他和劉備之間不講究端茶送客那一套。沒什么意思。

  “當然是等了很久了,我還想讓你女兒給我兒子做正妻。”劉備一臉興奮的說道。

  感情你一門心思都是想讓我女兒給你兒子做老婆啊,切。我就要生一個兒子,呃。這事我沒辦法控制。陳曦略感不爽,于是哂笑道。“生男生女我倒是不知,玄德公就這么篤定自己的長子是個男孩。”

  “要是女孩送給你兒子為妻如何。”劉備渾然不在意道,“怎么樣,這下滿意了吧。”

  感情您將什么都考慮好了,要都是男孩,您難不成還想來個義結金蘭?陳曦無語的說道。

  “您真行。”陳曦對著劉備一拱手,“我服了,到時候您看……”

  不等陳曦說完,武安國沖了過來對著劉備一禮,“主公,賈軍師急報,張將軍敗于呂布之手,許將軍還有關將軍都受了傷,呂布比之當初虎牢關下更是強大!”

  “什么?”劉備一驚,頓時站立了起來,本來他就不放心張飛和呂布單挑,但是由于張飛強烈要求,劉備也不好太過約束,為了安全起見還命令許褚作為后援前往兗州,之后又調歷城關羽壓向兗州,除了讓張飛能毫無顧忌的和呂布一戰,更有滅掉呂布的想法。

  時間倒放到呂布馬踏張頜那個時間點,同樣都是并州狼騎,在魏續侯成手上被先登死士打的頭都抬不起來,但是在呂布手上仿若有了生命一般,在呂布軍團天賦的加持之下,并州狼騎有著近乎西涼鐵騎的沖擊能力,又有著近乎白馬義從的騎射水準。

  以大戟士為首的重步兵在遭遇到呂布的那一瞬間,那擎天的大戟,根本沒有給張頜任何的反應時間,直接中心一戟將大戟士的軍團分割了開來,之后如同蝴蝶穿花一般,又如同行云流水將整個大戟士切的零零碎碎。

  張頜反應并不遲鈍,在大戟士遭遇到重創的第一時間就收縮了軍陣,準備以大戟士強悍的身軀正面擋住并州狼騎的沖鋒,并且命人速速前去通知田豐和荀諶調動弓弩手進行范圍壓制。

  調度并沒有任何的錯誤,錯誤的是張頜錯估了當前天下第一武將的實力,只一箭,將張頜的長槍射斷,張頜本人射穿,順帶將帥旗射斷。

  說實話,若非呂布之前收拾斥候將弓矢射完了,這個時候用的是光矢,就那一劍足夠要了張頜的老命,不過饒是如此,一擊也讓張頜落馬。

  之后張頜連面對呂布的膽量都沒了,這根本就不是一個級數的存在,殺人如殺雞不是說笑的。

  沒了張頜的調度,雖說大戟士依舊精銳,但是很快就被呂布率領著并州狼騎打的零零碎碎只能且戰且退。

  等周昂,審榮等人奉命前來的時候,局勢已經不可挽救,不等他們列陣營救大戟士,呂布率領著并州狼騎已經如風一般沖刺了過來,一陣箭雨落下,呂布當先一人,一戟破開河北軍云氣,然后狠狠地鑿穿了過去。

  霎時間人仰馬翻,一炷香不到,河北軍的后援部隊直接被呂布打的幾近崩盤,帥旗全折,最后呂布率領少量親衛正面扎上去之后,整個河北軍就像是被戳破的氣球直接炸裂了開來,全面潰逃。(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