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四十八章 大補丹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賈詡面上也浮現一抹笑意,“這是一個好事啊,你不行夢中想辦法用你的光輝侵染對方,回頭確定對方的位置,我們找來讓你合并了怎么樣。~,ww$w..co”

  “我都撈了好幾天了,結果現在都沒撈過來,我模模糊糊能感覺到在哪里,但是我的精神天賦太大了。”陳曦面有喜色的說道,他一直都認為這東西是自己分裂出來的,結果被賈詡一提點,他才發現,說不定對方是諸葛亮這種奇葩啊。

  “讓我想想啊,你看,先說你的精神天賦很實用是吧,天下知道的人肯定都想要,有孔明這種,肯定會有相類似的,不過孔明說過他不能使用你的精神天賦。”賈詡呵呵的笑著,陳曦在一旁像小雞啄米一樣不停地點頭。

  “那么也就是說對方要你的精神天賦,復制的難度很大,這樣也就符合你旁邊那個是一個小玉璧了。”賈詡面露得意地說道,他的精神天賦最好的地方就在于,靠著僅有的線索也能將盡可能的現實推演出來,而且準確性還有很高的。

  “當然孔明和你相處久了之后,了解了你的精神天賦之后說過,如果能破開你的精神防護層,拼命的話可能能上線你的精神天賦,如此一來的話……”賈詡三言兩語就解了陳曦的疑惑。

  “曹操或者袁紹麾下的人嘍,等近期的情報送過來看看他們哪方有能力的文臣出事了就可以了。”陳曦笑著說道,“哼哼哼,好東西。雖說小了點,但是合并到我的精神天賦上。效果至少能增強兩成。”

  “報!”一個傳令兵沖了進來大吼道。

  “講?”陳曦和賈詡對視一下,開口說道。

  “兗州有加急情報送到。”傳令兵大聲的回復道。

  “呈上來。”陳曦一掃之前的陰霾說道。

  只見傳令兵掏出一份竹簡遞給賈詡。然后就那么退了出去,而賈詡打開竹簡之后快速的瞟了一眼所有的暗碼,然后暗暗地破解了開來。

  “哈哈哈,戲志才居然死了。”賈詡大笑道,“這份情報送來的信息是關于曹操麾下左膀右臂的戲志才在不久之前病亡了,曹孟德親自發喪,算算時日,唔,兗州戰亂讓我們的情報組織反應遲鈍了很多。”

  “我想我能明白了。”陳曦捏了捏自己的眉心說道。

  “應該是戲志才動的手腳吧。這個時間點太湊巧了,如此一來我也能想通為什么你的精神天賦會暴露給曹操那邊了,戲志才上次來的時候就是為探查我們的精神天賦,恐怕他的精神天賦就屬于那種能復制別人的類型了。”賈詡合了竹簡略一思付的說道。

  “恐怕也只有這般才能解釋為什么會和我的精神天賦一模一樣了,恐怕是因為戲志才死了,那個復制于我的精神天賦才會這般。”陳曦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說道。

  “不光是這樣的。”突然左慈出現接過話茬。

  “您能不要這么神出鬼沒的?”陳曦扯了扯嘴說道,南華走的時候留了句話,說是“有事找左慈,最近由他保護你”。之后就消失了,不過這群神出鬼沒的仙人走不走陳曦根本不在意,完全注意不到。

  “既然陳侯不喜,以后我會注意的。”左慈笑著說道。相對于南華來說,左慈的性格好了很多。

  “來來來,左仙師給咱說說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都做噩夢了,你們居然也不管管。不是說我不能出事嗎?”陳曦扯了扯嘴說道。

  “陳侯之前不也說了,吸收了那個小玉璧會增強兩分嗎?要真有害我們能不攔著?”左慈笑著說道。“戲志才此人確實是驚才絕艷,居然僅憑著一些蛛絲馬跡就敢去賭自己能成功做到。”

  “他成功了?不對啊,我感覺那個小的精神天賦根本就是我的啊。”陳曦不解的問道,而另一邊賈詡已經靠著精神天賦推斷出來的現實情況。

  “我來說吧,你們說出來的話大概也有些因果在里面吧。”賈詡面帶著微笑說道。

  “算成功了吧,精神天賦是精神本質的升華,而不管是對方的復制還是孔明的全面擁有我方的精神天賦,實際上,都是精神本質改變了,而戲志才要是在變了之后直接死了……”賈詡面帶微笑的說道。

  陳曦面上浮現一抹了悟,如果戲志才不死,還能變回去,但是戲志才死了,那么和自己一模一樣的精神天賦必然會合流成為一個完整的個體,最多會因為里面殘存著戲志才一點意志,而微微有些排斥,不過最多不會超過七日……

  “那我該怎么把我那精神天賦收回來?”陳曦好奇的問道,毫不猶豫的就將戲志才送命交換回來的精神天賦當作自己的了。

  “這就是陳侯自己的事情了,我只能為陳侯回答一些小問題。”左慈恪守著自己的準則。

  “那就隨便吧,回頭我自己想想辦法,不過能告訴我那層清輝是什么嗎?我看到旁邊那個小玉璧的上面也逐漸的出現了。”陳曦側頭詢問道,“這個不礙事吧?”

  “那層清輝是精神天賦的保護,也就是那些游離精神量,你的光輝越盛,說明你儲備的精神量越多,你的精神天賦抵抗天災就靠著這層清輝。”左慈摸著自己的胡子說道,“當然如果清輝消散了,你可能會陷入沉睡。”

  “……”陳曦皺了皺眉頭,他感覺有些不對了,那個小玉璧上已經逐漸出現清輝了,之前根本看不出來,現在他做夢已經能看到了,難道哪里出現什么問題了?要是認可曹操也有效果的話,怎么可能?

  “怎么了?”眼見陳曦擺擺手,示意左慈不用管自己,而左慈也就躬身一禮便消失掉了,隨后賈詡開口問道,他已經看到了陳曦眉宇之間的疙瘩。

  “就當是戲志才吧,他復制出來的那個小玉璧,不管怎么說都不可能擁有我的能力,也應該不可能吸附游離精神力,我的精神天賦你知道的。”陳曦側頭開口道。

  “這么一說,也對。”賈詡默默地開啟了精神天賦,“你的精神天賦實際上是依附于百姓對于你的認可,還有對于主公的認可,而那一塊小的也必須如此才行,但是曹孟德麾下認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