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四十七章 為人作嫁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數十里外劉曄匯合于禁之后站在一個丘陵之上,看著那道因為四面八方涌入的狂風最后在之前那個戰場形成了一道百余米高的火龍卷,嘖嘖稱奇。∮☆,

  “有時候和子川好好學學格物還是有用的,這火燒的,不過可惜,這要是在森林中這火絕對會更盛幾分。”劉曄留戀的看了一眼那道超級火龍卷,“火毒(煙粉塵窒息)肯定會干掉絕大多數的敵人,我們走,準備入關,剩下的交給奉孝他們了。”

  高順帶著五百多名陷陣營扛著袍澤的尸身還有勉強殺出來的并州狼騎,至于步兵則已經全部折損在之前的拿一把火當中,尤其是最后那一個火龍卷出現的時候,幾乎所有沒沖出來的士卒全部死亡了。

  高順率領著陷陣朝著濮陽行進,走著走著,只聽“噗通”一聲一個陷陣士卒倒下,之后再也未有站起來。

  高順目露哀意,隨后再次恢復了過來,命人將陣亡的士卒扛起來,繼續朝著濮陽行進,這是高順遭遇過最嚴重的一次失敗。

  另一邊鞠義率領著不足一千的先登遭遇著和高順完全相同的事情,每倒下一個士卒,他面色便猙獰數分,這是鞠義遭受過最大的失敗,先登全面敗于陷陣了。

  “正理,別這樣了。”燒的一臉焦黑的顏良安慰道。

  “對不住了,之前讓你的麾下為我的先登爭取時間,才勉強脫離了危險。”鞠義少有的對人道歉道。

  “……”顏良一愣,隨后笑道。“先登可是我們河北的驕傲!怎么能敗亡在這種地方。”莫名間這份笑意有些蕭索,那些可都是顏良的老卒。為了保護先登全部拼死阻擊了陷陣。

  “河北的驕傲嗎?”鞠義喃喃自語的說道,第一次誠懇的了解到自己在河北軍中的重要性。先登是一面旗幟。

  “我會做到的,下一次我不會失敗。”鞠義抬頭看著坐在馬上的顏良鄭重的說道。

  與此同時呂布率領的三千并州狼騎已經將有張頜防守的河北營寨打爆,這種程度的戰斗靠的已經不是智略,而是實打實的戰斗力,而經由呂布率領的并州狼騎恰好屬于最為兇悍的行列!

  泰山,奉高,魯肅瞪了一眼有些煩躁的陳曦,“子川,你什么情況。貌似你最近很煩躁啊。”

  “我總覺得我身上多了些東西。”陳曦站起來有些煩躁的轉著圈圈說道。

  “沒多啊,你是不是又想逃班?”魯肅上下打量了一番之后懷疑的說道。

  “我不是那樣的人。”陳曦不滿的說道。

  “你那樣起來不是人。”李優接過話茬說道,“別裝了,趕緊好好工作。”

  “我被你們氣死了。”陳曦一拍桌面憤怒的說道,“我不干了。”

  說完陳曦直接跑了出去,讓坐在一旁的魯肅,諸葛亮等人不由得一愣,什么情況這是?怎么突然成了這樣。

  “你們處理政務吧,我去看看。”賈詡站起身來說道。他很好奇陳曦是怎么回事。

  賈詡追出去之后,陳曦正一臉迷惘的站在院中,他自己都感覺有些奇怪,什么時候他變成了這樣?無緣無故的對別人發火。

  “子川。你沒事吧。”賈詡走了過去詢問道。

  “之前對不住了。”陳曦盡力平靜自己對著賈詡歉疚道,但是那眉宇之間的疙瘩還是讓人清楚地明白他的煩悶。

  “你能說一下你是怎么回事嗎?”賈詡苦笑著說道,他算是看出來了陳曦不是在開玩笑。逃避政務什么的,而是實打實的心煩。于是一邊開啟自己的精神天賦,一邊詢問道。看看能不能分析出什么。

  “不知道啊,大概就在幾日之前開始我就感覺我多了點什么,而且那種違和感讓我很煩躁。”陳曦抓狂的說道,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

  “要不你休息一段時間如何。”賈詡苦笑著說道。

  “我這兩天我晚上睡覺總是做噩夢,以前偶爾做夢夢到我變成一輪玉璧,結果最近我做夢夢到我這個大玉璧旁邊有一個小的玉璧,我總想伸手將它抓回來,但總是被擋住,好煩吶!”陳曦抓狂的說道。

  “這種夢是好夢吧。”賈詡扯了扯嘴說道,完全不像是噩夢的節奏吧,不管是從解夢的角度講,還是從夢本身講。

  “問題是我這兩天經常做這個夢啊!”陳曦抓狂的說道。

  “這個我也沒辦法。”賈詡沒好氣的說道,隨后鬼使神差的問道,“你為什么要抓那塊玉璧。”

  “我感覺那東西就該是我的,而且我感覺只要我摸到它就會變成我的一部分,不不不,我的感覺是那玩意就是我分裂出去的,然后我將它弄回來,我會變大一些。”陳曦狂躁的說道。

  賈詡已經不知道該說什么了,陳曦這情況貌似有些詭異啊。

  “我感覺那東西也是我的一部分啊,我夢里面就想將它撈過來,而且我感覺我的本質就是它的本質,它也想粘過來,估計我沒了它也就沒了,但是我每天晚上撈撈撈都沒撈過來啊!”陳曦抓狂的按著賈詡的肩膀說道。

  賈詡默默地抹了一把汗,他已經猜到陳曦的夢應該是現實的某種寫照,“你為什么將它分裂出去啊,你分家啊?”

  “我哪里知道啊,說不定是睡懵了,老實告訴你吧,我自己都不知道該怎么分裂,我問過左元放,那個玉璧代表我的精神天賦,結果現在的精神天賦旁邊出現了一個小號的精神天賦,而且還是我的!”陳曦抓狂的說道,“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的精神天賦能分裂。”

  “停……”賈詡摸了摸自己的眉心。

  “什么事。”陳曦不解的問道。

  “你確定那玩意是你分裂出來的。”賈詡開口詢問道。

  “和我一模一樣,而且本質都是我的本質,難道不是我分裂出來的?”陳曦反問道。

  “可能還真不是你,你的精神天賦衰弱了?”賈詡默默的說道。

  “沒有啊,還是和以前一樣,玉璧和外面那層清輝都和以前一樣,不過旁邊那個小玉璧,貌似有些虛弱,不過這兩天清輝已經出現了……”陳曦抬頭想起自己那清晰無比的夢境說道。

  “呃?”陳曦當即看向諸葛亮的方向,眼中閃過一抹明悟的神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