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四十六章 黃雀啊黃雀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鞠義躲開陷陣士卒的攻擊,他已經知道如何才能殺死陷陣了,但是鞠義不由得捫心自問,值得嗎?

  用自己的軍魂抵消掉對方的軍魂,這樣不說能不能贏,但是剛剛那一擊讓鞠義清楚的感覺到,用這種方法殺掉對方,附加的軍魂意志直接消失掉了,不是散掉了,而是直接被抵消掉了!

  沒了軍魂的先登也僅僅只是普通的精銳兵種,而先登大敗,只要軍魂意志還在他的手上,很快就能再訓練出來一支,而要是軍魂意志徹底沒了,那么他引以為傲的先登也就徹底消失了,以后就算是訓練出來也不再是先登了,更何況能不能訓練出來還是問題。♀

  鞠義雙眼死死地的盯著先登還有陷陣,他在猶豫,毀掉自己最引以為豪的麾下,到時候還是能重建,但是毀掉軍魂保全自己麾下,到時候麾下回歸平庸,而且可能會因為記錄了這一次慘敗,甚至再難恢復。

  “去你妹的!老子堅信爺的先登!爺信自己!”鞠義大吼一聲,直接將聚攏在自己身上的軍魂散了開來,霎時間整個先登猛然感覺到一種信念破碎的感覺,再回首的那一刻,他們清楚的看到當初投入到鞠義身上的信念在這刻倒轉了出來,涌散在了他們自己的身上。

  “不敗先登!你們都是我麾下的精銳,讓他們見識到我們最輝煌的一面!”鞠義狂笑著說道,軍魂散去,整個先登不復一個完整的整體。但是這一刻冥冥之中出現了一種聯系將所有活下來的先登連在了一起。

  軍魂消散的過程不可逆轉,在鞠義那一聲大吼之下。原本積蓄起來的軍魂意志之力如同泄洪一般從鞠義的身體之中涌現了出來,倒卷在了所有的先登身上。這一刻鞠義面上浮現出了一抹苦澀的笑意,心中無比的空落。

  “不敗,不敗,不敗!”先登在消散的軍魂之力盈身之后都感覺到了鞠義那一刻的猶豫,也都明白了鞠義的選擇,隨后在一名先登的吼聲下,奮力的朝著面前的陷陣殺去,帶著胸中的悲痛怒吼咆哮!

  咆哮著的先登第一次打退了陷陣的攻擊,從這一刻開始先登的實力不斷的拔升。先登時代最璀璨的輝煌即將展現,當然也是最心傷的時刻。

  一片片血色的刀光閃耀,陷陣和先登的戰場徹底變成了絞肉場,這一刻雙方都擁有著近乎煉氣成罡的實力,擁有著不敗的信念,擁有著就算是重創也不愿意倒下的意志,同樣瘋狂的朝著對方發起攻擊。

  “這是誰的麾下,居然如此恐怖,同樣先登也很厲害。”劉曄趴在草地上皆是嘖嘖稱奇。

  “劉軍師我們是不是呆的太近了?”于禁有些擔心的說道。陷陣和先登表現出來的戰斗力讓于禁有些心寒。

  “怕什么,他們根本無暇他顧,而且我們距離很遠了,他們這次打完肯定兩敗俱傷。我們沖上去滅了他們如何?”劉曄呵呵笑道。

  “恐怕不易,要是我的兵團全部在這里,倒是可以勉強一試。他們雙方看起來都是不受到致死攻擊不會死亡,對于這種軍隊。尤其是在對方沒有大軍團掩護的情況下,云氣砍殺才是正道。”于禁冷靜地說道。

  “砍殺也未必是正道啊。”劉曄嘿嘿嘿直笑。“我帶著你們這么早埋伏過來,并州狼騎還是河北軍都這么巧的來到這個我們蹲著的地方,我一路緊趕慢趕是為了什么,要知道我除了要入關,還是這一路的軍師,不給子健討回來公道,有些對不住啊。”

  “嗯?劉軍師可是有什么妙計。”于禁驚奇的看著劉曄,雖說在他看到河北軍還有呂布軍遭遇的時候就知道劉曄估計會有他的算計,不過卻沒想到會有什么算計。

  “哼哼哼,走了,這秋高氣爽啊,一把火將這野草小樹全部燒了多好啊,還真是自信,居然連一個控制天象的文臣都沒有。”劉曄爬起來笑瞇瞇的說道。

  說來那日劉曄在得到張飛關于鞠義營寨消息之后就猜測到河北軍和華雄打成那樣完全就是一個意外,隨后劉曄代入雙方的思維快速的猜測出一系列的可能,最后落眼到地圖上的某處,心下有了預測。

  等劉曄帶著于禁和其數百親衛挖好坑道躲起來沒多久之后,并州狼騎和河北軍就在這個地方遭遇了,然后于禁一行人就蹲在坑道里面看了一早上的熱鬧。

  “文則你帶一部分去那邊風口放火,我去風下口放火,等一會我變天之后會讓所有方向的風在戰場交匯,一把火把他們都燒了,估計燒不死那幾個高手,不過如此這般也足夠了!”劉曄雙眼冰冷的說道。

  劉曄才沒有造不造殺孽這種觀念,作為皇親,在他看來對面的都是禍亂大漢的叛逆,滅了是理直氣壯,怎么死都應該。

  “噗呲!”鞠義一刀斬殺了一個陷陣士卒。

  到了這個程度鞠義也發現了不同,軍魂與其說是消失了,倒不如說是這些人每一個都是軍魂,每一個先登死士都有著先登軍魂的特質,這一刻就算是鞠義傻,也明白了錯有錯招,歪打誤撞之下他邁出了最重要的一步。

  不過這一步的代價大的鞠義無比心痛,他最引以為傲的麾下被斬殺了大半,而作為敵人的陷陣在和高順匯合之后居然再一次出現了壓倒性的優勢,這個時候鞠義已經清楚的明白,這不是反殺不反殺的問題了,而是能不能保住先登火種的問題了!

  鞠義明悟先登的軍魂已經完整了,那么對面那支名為陷陣的銀甲部隊也必然擁有了成型的軍魂,可惜相比于陷陣,先登雖說也到達了這一個層次,面對對方已經有了還手之力,但積累太少了。

  “該死啊!”鞠義拼命的砍向一個陷陣,他現在已經有些焦躁了,在另一半陷陣投入戰場之后鞠義就清楚明白,如果不能甩開高順,今天就是先登的死期!

  “那是什么?”高順斬殺了一員先登,余光瞟到一抹艷紅,隨后一股風迎面吹來,“野火嗎?”側首之時卻發現另一側也出現了一抹艷紅,隨后又是一股風吹了過來,高順一愣,頓時大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