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四十五章 有死無生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先登的血箭對著陷陣鋪天蓋地如同浪潮一般洶涌了過來,而先登則平靜的看著那洶涌來的攻擊,淡漠平靜像極了高順的神情。

  “先登之志,有死無生!”李仁大吼一聲,朝著先登的方向揮刀斬去,而其他的陷陣成員也是一聲低喝,同樣朝著對面斬去,一道銀白色的光澤洶涌而過,直接打穿了鞠義引以為傲的血箭。

  “沖上去滅了他們!”李仁一聲大吼,趁著先登被之前的氣勢轟得大亂,直接扛著大盾頂著先登強弩的攻擊沖了上去,然后所有的陷陣揮舞著注入了內氣的大刀一陣亂舞,頗有猛虎如羊群的氣勢。

  “弓弩手鱗次射擊!”鞠義雖說對于陷陣的戰斗力驚駭不已,但是當初磨練出來的心智仍在,發現對方戰斗力驚人之后,當即抱成一團先逼退對方然后用先登最擅長的攻擊方式擊敗對方。

  “不好!”鞠義眼見陷陣幾乎不需要指揮,僅憑著經驗就做出最佳的反擊就知道大事不妙,而且這群人仿佛什么都能作為武器一般,不管是弩箭,還是長槍,弓矢,大盾,臂甲,盾牌,這群人拿到手之后都能發揮出讓鞠義吃驚不已的戰斗力,仿佛這些東西天生就是他們的武器一般。

  “舍棄弓矢,五人一組強攻!”接連的倒下先登讓鞠義明白單比雙方士卒的素質,他的先登并不是對方的對手。而弓弩的射擊對于對方的影響也是微乎其微,甚至于對方能做到直接抓住己方的弓矢。然后反手射回去這種驚人的舉動,這不由得讓鞠義懷疑。對方是不是全部都是由百夫長,千人將級別的中級軍官組成的隊伍。

  鞠義的調動很快就有了效果,靠著團隊的配合五人一組的先登很快就穩住了戰線,不過鞠義卻清晰的注意到自己麾下的士卒貌似很難擊殺對方,而對方的攻擊卻能很輕易的重創到先登。

  “這到底是什么情況!”鞠義雙眼血紅的盯著陷陣,若是敗在數萬大軍的云氣之下鞠義還能理解,但是現在得情況完全顛覆了鞠義對于精銳的理解,先登的攻擊除非斬到對方的要害幾乎不可能給對方造成傷害。

  鞠義仔細的盯著自己麾下精銳,那一刀狠狠地砍到陷陣的脖頸。而他也清晰的看到那一刀命中,但是陷陣好像并受到致命之傷,砍進脖子的那一刀僅入肉三分,不過如此程度的傷害對于人來說已經足夠致命。

  可惜如此致命的傷勢,對方依舊兇悍無比的砍死了先登,然后拔下了刀刃,揮舞著雙刀朝著對面砍去。

  “這怎么可能!”鞠義難以置信的說道。

  實際上不光是鞠義為之失聲,先登現在已經打的是膽戰心驚了,對方的悍勇已經完全超乎人類的想象了。五人一組的先登在對方悍不畏死以命博命的打發之下幾乎已經快要崩潰了,看著身中數箭,但是依舊面不改色斬殺自己袍澤的陷陣,任何一名先登都難以遮掩心中的冷意。對方根本就不是人類!

  壓住心中的震撼鞠義抄著大刀朝著李仁撲了過去,自界橋一戰之后,鞠義少數幾次沖鋒陷陣在最前方。

  “叮!”李仁架住鞠義的突如其來的一擊。而先登也都悍勇的揮刀朝著李仁砍去。

  “噗呲!”兩道巨大的傷口出現在了李仁的胸前,甚至于內臟都能從傷口中看到。而李仁則像是狂亂了一般無視著巨大的傷口直接抓住鞠義砍向自己的大刀,手中的大刀狠狠地朝著鞠義的胸腹之間斬去。

  “噗呲!”鞠義一腳踹開李仁。然后高高地躍起,一刀砍向李仁的脖頸,直接將之斬首。

  “陷陣,陷陣!”李仁死后,所有的陷陣士卒好像有了感應一般朝著鞠義的方向回望了一眼,然后旁邊的陷陣直接悍不畏死的朝著鞠義撲了過來,揮舞著的大刀憤怒的朝著鞠義砍去,完全無視背后砍向自己的先登。

  “鐺!”鞠義架住陷陣士卒的攻擊,準備再次斬殺一員,不想又有兩名陷陣士卒撲了過來,面無懼色的朝著他發動了攻擊。

  三個陷陣營士卒聯手悍然朝著鞠義發動了攻擊,靠著那種以命博命的氣勢,在云氣的削弱下,反倒壓制了實力相當不錯的鞠義。

  眼見身旁的先登因為陷陣副官戰死之后爆發出來的戰斗力被逼的節節敗退,鞠義怒斥道,“憑你們豈能攔我!給我死開!”

  刀身直直劈在一名陷陣士卒脖頸之間,頓時鮮血四濺,隨即刀勢一變,斬在另一名士卒的胸前,直接將之砍飛了出去,隨即轉身,手中長刀狠狠刺入最后一名解煩軍的腹胸,鮮血濺了鞠義一身。

  “居然如此費力。”鞠義抹了一把汗水,陷陣的強大讓他感覺到一種不可思議,然而下一刻他卻看到三名被他擊殺的陷陣士卒有兩名緩緩地站立了起來。

  “這不可能……”鞠義大驚道,但是隨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自己的大刀猛地纏繞上了軍魂意志,隨之一刀重重的砍在陷陣士卒的身上,而瞬間如同他預料一般對方掙扎了兩下便如同普通人一般倒下。

  “軍魂即使意志,只要意志足夠就算是致命重創也能挨住!”鞠義看著依舊朝著他沖過來的陷陣苦澀的說道,他已經發現了這個高吼著“陷陣之志有死無生”的隊伍為何殺不死了。

  不是不死,而是在戰場上除非受到不可承受的傷害才會死,陷陣靠著他們的意志直接延緩了死亡的來臨,同樣鞠義也明白了,為什么這支隊伍如此驚人,卻未曾留名,想必下了戰場那些受傷不是很重的士卒也都會死吧。

  透支而來的強大實力,雖說保證了不會受傷,只要不受傷那么透支的也僅僅是體力,但遭遇到精銳或者集團軍,怎么可能不受傷?

  戰場上的陷陣受傷便會直接流逝生命,也許有著意志的保證,普通意義上的致命傷他們依舊能活蹦亂跳,可惜這也意味著他們的生命力不斷的流逝,下了戰場沒有了求生的信念,也許僅僅是失去一個胳膊也會導致死亡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