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三十九章 大戰將啟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華雄回營一把火燒掉原有的營寨,然后往后撤了三十多里,最后在一條幾十米寬的河對面重新布置了營寨。~~,ww$w..co

  “將軍,河北軍將弟兄們的尸身送還回來了。”杜遠低著頭對已經一整天水米未進的華雄說道。

  “你去接收尸身吧。”華雄抬頭看了一眼杜遠,默默地說道,送還來的都是西涼鐵騎的尸體,至于步兵,在撤退的時候已經帶著袍澤的尸體了。

  “將軍您吃點飯再研究吧。”杜遠哭喪著臉說道,戰爭那有不死人的,華雄一路皆是順風順水,但并不是說他以后永遠都能像現在這般順風順水,就如同現在整個西涼鐵騎幾乎已經團滅了。

  “讓我冷靜一下,你先出去。”華雄像是換了一個人一般看了一眼杜遠說道,冰冷的目光讓杜遠感覺到一種森然的寒意。

  “您的傷勢……”杜遠張了張口,還是默默的退了出去,不再說什么了。

  華雄坐在大帳的幾案旁,跟隨了他十余年,從西涼的時候就跟隨著他的副官還是離他而去了,而那些從西涼鐵騎組建的那一刻就跟隨著他的鐵騎也僅剩下了五百人,而且人人帶傷。

  伸手摸了摸了自己的胸前,骨骼斷裂處傳來的疼痛讓華雄的精神再一次振奮了起來,之前那一刻距離死亡無比的接近,肋骨折損了一半,內臟也被肋骨戳破,若非華雄的有一身驚人的實力,這種程度的傷勢足夠致命。

  “鞠義,先登。”華雄眼中閃爍著狠光。他痛恨自己明明是一個內氣離體的頂級高手,但是卻沒有領悟軍團天賦。若非如此,就算鞠義有軍魂。他靠著軍陣還有軍團天賦也不可能如此慘敗。

  “是我對不起你們!”華雄隨后目露苦澀,眼眶泛紅,“是我太笨,否則的話也不至于讓你們慘敗在先登手中,是我太弱,否則也不需要你們拼死一戰。”

  華雄緊握的雙拳之上青筋直蹦,最后狠狠地望了一眼北方,然后拿起李優交給他的整個八門金鎖的三種變陣努力的記憶起來,他知道他學不會這些變化。但是陳曦告訴過他這個世界有一種東西叫做條件反射。

  當然條件反射是什么華雄不懂,華雄能明白的只有簡單的如何條件反射,陳曦當年給舉了兩個例子,一個是西涼鐵騎被揍了,如果沒人管第一反應就是鋒矢陣沖鋒,另一個就是趙云,被攻擊后第一反應就是中平一槍。

  究其原因是什么,陳曦當初的解釋就是那都是被訓練到骨子里面了,根本不管環境是什么。甚至他自己都控制不了,差不多大量的訓練就能將人變成那樣。

  現在華雄的做法就是要將八門天鎖徹底練到這群人骨子里,他就不信了,陣法他是不懂。但是李優都將核心給他了,他瘋狂的訓練下去,訓練到只要被攻擊就會進入殺陣狀態。鋒矢陣都能訓練出來,那么八門天鎖雖說有難度。也不是沒有可能,前面終歸有一個引路人。

  華雄完全不知道將一個超級大陣訓練到這群人骨子里面有多高的難度。不過有些人就是一根筋,悶著頭根本不會去想別的,他就要這么干!

  “還有時間。”華雄默默地記憶著所有的整個大陣的所有的要點,他沒有天賦玩變陣,也沒有天賦開啟自己的軍團天賦,那么對于華雄來說只有一條路可走,那就是用汗水將整個大陣刻錄到自己的骨子中,做到根本不需要調度,所有人都會自然而然的組成大陣。

  也許以前這種事情對于華雄來說就算是知道,也完全不想花費時間去試驗,而經歷過一次痛苦的戰敗之后,那種無法保護戰友的憤怒充斥在華雄的心中,逼迫著他不斷的變強。

  華雄將營寨扎在河對面,顏良和鞠義都有些頭疼,要是普通兵種,他們頂著攻擊就沖了過去,但這對面的華雄單比士卒之精銳并不弱于鞠義,要是這種程度的精銳給他們來一個半渡而擊,先登也只有團撲了。

  如此一來僵持了兩日之后,于禁,張飛和劉曄終于率兵來到了華雄的軍寨,并且帶來了一個好消息,張燕的病情已經穩定下來了,極其命大的的活了下來。

  張飛看著華雄猛地消瘦了的身軀不知道該怎么開口,他在進營的時候已經知道跟隨了華雄近十年的鐵騎僅僅剩下了五百余人。

  “子健,別傷心了。”劉曄張了張口最后還是用了最無奈的安撫方式。

  “沒什么可傷心的,將軍難免陣上亡。”華雄搖了搖頭平靜的說道,不過他在心中暗暗的說道,鞠義,我們的梁子算是結下來了,下一次見面我會將我現在的悲傷全部還給你!

  劉曄看了看華雄也不好說什么,先登死士還有顏良的傷亡他們也有所耳聞,對于華雄那一戰他們只能說戰場形勢萬變,你根本不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么。

  “子健你好好養傷吧,我去會會顏良。”張飛看著華雄的神色不知道該說什么,只好用最簡單的方式勸慰。

  “好,不過你最好道。

  “嘿,放心!”張飛個大嗓門震得華雄耳朵有些木,還不等華雄講解之前他和顏良的交手,張飛就風風火火的跑了出去,躍上烏云踏雪之后拎著蛇矛就準備去找顏良的麻煩,準備給華雄一個驚喜。

  結果等張飛在河對面大吼的時候,只看到一群鳥兒被從營寨里面嚇了出來,張飛一愣,這種情形好像在哪里看過,再想想,貌似自己看的兵書上有不少的案例,其中有一個就是說這種情況不是有詐就是空營。

  張飛趕緊拎著蛇矛跑了回來,大聲吼道,“劉軍師,劉軍師,快來看看,對面是不是已經跑得沒人了。”

  不等劉曄回答,張飛拽著劉曄就朝著營外殺去,將被自己顛地有些想吐的劉曄放好之后,只見劉曄看了看河對面的營寨嘆了口氣,“之前一直覺得鞠義有勇無謀,不想他也會這種巧計,恐怕在我們來之前就已經走了。”

  在劉曄說這句話的時候,先登死士已經遭遇了由魏續和郝萌等人率領的并州狼騎,一場大戰即將開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