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三十四章 隱性的克制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華雄的西涼鐵騎雖說裝備不佳,但是西涼鐵騎本身就是一等的精銳,就像白馬義從自帶的是極致的速度一樣,西涼鐵騎自帶的是強悍的防御。

  也就是說裸裝光裝備一把刀的西涼鐵騎實際上和穿著皮甲的普通騎兵沒有什么區別,何況現在泰山并不窮困,西涼鐵騎都是清一色的皮甲,要害都用鐵片進行了加固,兵種克制上先登本就不怎么占優勢。

  可以說若不是先登確實給力,之后開軍魂所有的攻擊上揚了不少,而西涼鐵騎在整體的精銳程度上不如先登死士,這一仗就算鞠義能贏也不會像現在這么輕松。

  “大意了,下一次不管什么是什么情況,都直接開軍魂,這種損失有些太大了。”鞠義望著已經徐徐撤退的華雄步卒,再看看自己的先登死士,對方的兵種太雜了,不可能被單一兵種所克制。

  “傳令顏將軍不要追襲。”鞠義眼見顏良有率兵沖上去的想法趕緊命令手下去通知顏良不要亂來,畢竟華雄麾下現在依舊有著四千左右的可戰之兵,而且看那不緊不慢的撤退方式,鞠義就知道對方并沒有失去戰斗力。

  顏良在得到鞠義命令的時候都已經能看到杜遠臉上的絨毛了,但是看在鞠義強硬的命令上還是撤退了回去,隨后散開手下去收攏潰卒。

  等顏良回來的時候,鞠義已經坐在了主位思考著是不是在先登現在這個程度之上加上一些別的兵種編入先登。畢竟走上中原這個舞臺,在和華雄一戰之后鞠義徹底明白了當初在西涼的時候李儒說的話。

  兵種之間的配合可以避免單一兵種的被克制情況,當然如果你將某一單一兵種走到了極致也無所謂克制不克制。鞠義默默地思量著李儒當初說的話。

  當初李儒因為精力,人力,資源等很多方面的問題根本沒有那么多時間去玩什么兵種配合。畢竟兵種越多配合難度越高,當然玩好了戰斗力也就越高,沒那么多時間放在治軍上的李儒只能選擇最傻的方式。

  也就是現在西涼鐵騎的刻板教條的攻擊方式,攻擊的時候大家一起鋒矢陣沖鋒,沒破綻的時候大家一起穿插繞后,踏陣的時候大家一起標槍然后無腦頂著對面攻擊碾死對方。

  總之李儒當初就是這么教。統一模板化的攻擊方式到了這種程度也無所謂克制不克制了,真要是拉起來一萬西涼鐵騎和金字塔的滿編羌騎兵,硬扛著對方的兵種克制照樣碾死對方,有時候無腦攻擊也是很恐怖的。

  “咚!”顏良一拳砸在幾案上,將思緒飄飛的鞠義驚醒了過來。

  “你回來了。怎么樣。”鞠義被嚇了一跳,正準備破口大罵,但是扭頭看到顏良那陰沉的面色,嘆了一口氣說道,他也知道顏良不好受。

  “潰卒已經收攏起來的,但是我麾下陣亡了差不多三成!”顏良面色陰郁的說道,“再加上受傷還有失蹤的人馬,我的一萬步騎連一半都不到了。”

  “不錯了。我今天要是來晚點,你就能見到西涼鐵騎了,相比于白馬義從那種以射箭為首。近戰為輔的騎兵,西涼鐵騎絕對會顛覆你的三觀。”鞠義擺了擺手說道,他今天要是晚來一刻鐘,兩千五百西涼鐵騎投入戰場,那絕對分出勝負了,顏良絕對支撐不住這一手絕殺!

  “憋屈。你怎么不追上去干掉華雄啊!”顏良不滿地說道,在他的印象中鞠義就應該沖上去弄死華雄。

  “我上去。就算是贏了也是慘勝,華雄的士卒雖說還沒有軍魂。但是麾下軍紀之嚴明,戰斗意志之強悍比之先登根本所差無幾,甚至單比軍紀,他比我還好。”鞠義擺了擺手說道。

  顏良啞口無言,這是說他輸給華雄是理所當然是吧!

  “我的先登也折損了三成,西涼鐵騎太麻煩了。”鞠義苦笑著說道,“重裝強弩對付這種兵種果然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這要是打白馬義從,就今天這種攻擊方式,就算是五六千白馬也該死了。”

  “……”顏良張了張嘴,他第一次知道這種事情。

  “算了,給你說你也聽不懂。”鞠義擺了擺手說道。

  “我覺得我們還是將戰線往后撤退一些吧,畢竟你的先登已經出現了三成折損,要是再遭遇并州狼騎那我們就麻煩多了。”顏良倒是沒在意鞠義話中的調侃,反倒神色忌憚的說道。

  之前顏良之所以敢這么深入兗州,正是因為背后有鞠義的先登死士,那種不敗的神話,那種三千破白馬的神話讓顏良敢恣意的在兗州馳騁,結果就在剛剛他發現原來鞠義的先登死士也不是無敵的。

  “我知道你想什么。”鞠義擺了擺手說道,“這只是一個意外,精銳兵種并不代表就是無敵,這里面也有一個隱性的克制,只不過一般看不到罷了,不過并州狼騎恰好被我的先登克制,所以你大可放心。”

  “那華子健呢?”顏良舒了一口氣又想起了華雄。

  “如果沒有你在場的話,他也是兵馬齊全,我也先登齊備的話,五五開,贏了也是慘勝。”鞠義慎重的說道,他的先登只跟華雄的騎兵見了一個高下,而華雄的步卒在人數只有顏良一半的情況下壓著顏良在打,甚至包圍了顏良,這已經不是普通的精銳的程度了。

  “這怎么可能?”顏良差點跳了起來。

  “不但很可能,而且這還是華子健沒開軍魂的情況下,我很懷疑華雄的軍團是具有軍魂的,我打的很艱難,而且對方最后調動云氣的速度明顯不正常。”鞠義橫了一眼顏良說道,不過他也只是懷疑,畢竟華雄并沒有使用軍魂,按道理到了那種程度底牌絕對到了翻開的時候。

  大概是沒有足夠軍魂施展,也許只是剛剛覺醒軍魂。鞠義有些不太確定的想到,畢竟華雄的整個軍團怎么看都有些不太正常,就素質各個方面并不弱于先登,但是卻并沒有表現出先登那種驚人的整體戰斗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