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三十二章 華雄Vs鞠義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鞠義望了一眼已經溜得遠遠的西涼鐵騎,示意手下整軍去救援顏良,趁那群狗皮膏藥離開的時間,鞠義趕緊朝著顏良的方向奔去。

  步兵要團滅騎兵除了絕對的戰斗力差距,還有一點那就是必須限制騎兵的移動,否則的話,就算先登有把握正面挑翻三倍的西涼鐵騎,但是要說擊殺的話,估計連自身三分之一的鐵騎都無法擊殺。

  “全速行軍,救援顏將軍!”鞠義一馬當先朝著前面沖去,而手下的先登也都大步的朝前追去。

  對手應該是華雄沒錯了,中原能有這么正宗的西涼鐵騎也就只有華雄了,顏良麻煩了,以前就聽說華雄帶了一個騎兵軍團投靠的劉備,就他率領的那一萬步騎,遇上嫡系的西涼鐵騎軍團,兩個時辰都扛不住吧!

  想到這里鞠義不由得加快了行軍速度,顏良可是少數和他合得來的兄弟,他可不希望對方出事。

  但愿能趕上,最好能剩個一兩千騎兵,那樣就能拖住華雄的騎兵,回頭看我團滅他們!鞠義已經能聽到那種雜亂的喊殺聲,以及時不時出現的顏良潰軍,隨著潰軍越來越多,鞠義已經面沉入水了!

  相比于華雄,鞠義出現時的面沉入水根本不算什么,華雄現在已然面色鐵青了,他完全不相信自己麾下的鐵騎會在一刻鐘之內被人打滅,這根本不合理!

  “杜遠你指揮步兵,全面壓制顏良即可,我率領騎兵去試試鞠義的斤兩。”華雄沉著的說道,對于步兵了解的越深。華雄越能明白優秀的步卒在陣地戰的時候會有多么難纏,要是讓對方這么無阻礙的殺進來,匯合顏良的話,華雄懷疑自己的死劫真就到了。

  “喏!”杜遠握著叉子拱手一禮,站在帥旗之下接過了指揮。而華雄則一夾馬腹率領著杜遠麾下的騎兵以及他作為預備隊的騎兵朝著鞠義殺去。

  在華雄彪馬而起之后很快他就看到鞠義身后涌現出來的騎兵,頓時長長的舒了一口氣,不過下一刻他就發現李斛,孫巖那三個他從西涼帶出來的隊率已經消失了。

  “分一半兵力去接納我們的敗軍,白浩,李明。王桂你們三個接過指揮,殺陣!”華雄指著自己的三個親衛命令道,金字塔的規則在必要的時候也是可以摧毀的!

  李優八門天鎖的變化就給華雄教了三個,但是到現在華雄就學會了兩個,第三個到現在還沒完全掌握。不過到了這個情況,華雄自覺沒有別的牌面了,還不如賭一把,大不了打不贏且戰且退吧,反正他的兵也很難被打潰,至于鞠義團滅他這種事情華雄想都沒想過。

  很快雙方一個接應,華雄手上的西涼鐵騎快速的完成了改組,雖說因為之前的挫敗有些士氣低迷。但是被華雄統合之后又一次恢復了基礎的戰斗力。

  戰場永遠流淌著生離死別的哀鳴,這些來自于西涼的鐵騎早已習慣了這種生活,這一次倒下的是戰友。下一次可能會是自己,只有擊殺敵人才能讓自己活的更好。

  簡單的幾句交流華雄已經從自己麾下的士卒中得知了之前戰敗的原因,看向鞠義的神情慎重了很多,隨后一馬當先朝著先登死士的方向沖了過去,然后在對方第一波箭雨落下的時候,猛地甩了一個大弧。將所有的弓矢全部躲開,之后再一次拐了回來。

  鞠義心下冷笑。測算弓矢距離,干的的確漂亮。不過如果只有這樣的話,強弩會教你做人。

  華雄甩回來之后沒有發出任何的命令,而之后所有的西涼鐵騎卻都跟著華雄快速的旋轉了起來,速度并不是非常的快,但是莫名的軌跡一次次的重疊。

  一次次奔騰留下開的一道道虛影,而隨著軌跡不斷的重合,那些軌跡與軌跡的相交點上出現了一個個與華雄無限相似的虛影,而且也在不斷的凝實當中。

  于此同時先登死士的外圍緩緩地升騰起一種血色的霧氣,鞠義對于這種看不懂的東西也是忌憚無比,他已經看到顏良無礙,只可惜騎兵已經被滅掉了,如此一來鞠義也不得不冒點險先將華雄的騎兵廢掉,否則最多重創對方,無法團滅。

  華雄麾下的騎兵環繞的越來越慢,那些幻影卻越來越快,最后在華雄的士卒卡在那些軌跡節點之上的時候,鞠義眼中極快的旋轉猛地像是時間靜止一般停了下來,而所有的火焰型華雄全部融入在節點當中,每一個鐵騎都像是穿上了一層火焰的鎧甲。

  四個巨大的鋒矢陣在這一刻猛然成型,如同風馳電掣,又如火鳳翱翔一般狠狠地沖向了先登死士,而同一刻華雄舉起了自己的大刀,仿若鳳凰展翅一般以他為首兩道巨大的鳳翼帶著驚天的威勢伸展了出來。

  不等鞠義做出防御的姿態,其他三個方向也都猛然延伸出兩道巨大的刀光,霎時間整個空氣都感覺到一種燥熱,而且隨著華雄的逼近,鞠義幾乎能感覺到一股焦糊的氣息,八道足以開山斷流的光刃已然臨身。

  哪一道是真的?鞠義眼中微微有些慌亂,這種程度的八道攻擊挨上,就算是先登的云氣帶有特殊的屬性也絕對會被打穿,之后絕對會變成一邊倒的屠殺。

  怎么可能八道氣息居然一模一樣,也就是說八道都是真的?那就不賭了,華子健你是第一個見到我先登軍魂的人!鞠義在胸前背后都升騰起那危險的感覺之后不再打算有任何的掩飾!

  在鞠義下定決心的那一刻,所有先登死士的弓箭上猛地纏繞起了一層血光,而身上的鎧甲也出現了一層血光,整個人霎時間變得猙獰了很多,而氣勢卻不斷的拔升,最后在氣勢達到頂點的那一刻,鞠義以帥旗為號,狠狠地朝著華雄的方向斬去!

  八道火刃除了直面華雄的那一道沒有絲毫的阻擋,狠狠朝著先登死士的方向轟擊而去,但是與此同時無數的血霧化作弩矢,瘋狂的覆蓋了四面八方,整個天地間在這一刻只剩下一種聲音,那就是空氣撕裂的爆鳴聲!

  “給我去死!”血色大旗的光影如同實質一般碾碎了華雄正面的那一道光刃,隨后余勢不竭的轟向華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