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三十一章 西涼鐵騎Vs先登死士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怎么會這樣!”孫巖滾落下馬匹難以置信的看著面前這一幕,一千五百人的鐵騎居然會因為一場意外混亂成這樣,從而前鋒潰散,被逼和先登步戰。

  “散開!”李斛大吼道,西涼兵那種強悍的沖撞力讓他們勒馬的動作在在短短十丈不到的距離根本沒有任何的用處,后面的部隊根本來不及反應,便一擁而上撞擊在前面混亂的隊伍中。

  這一刻那些先一步動作的二排先登死士,丟掉小圓盾,雙手握著大刀一步跨上馬尸踩在馬尸之上奮力的爆發出自己的力量高高的躍起,以猛虎撲食之勢狠狠地斬向對面的西涼鐵騎。

  初一交手,西涼鐵騎就受到了極為嚴重的沖擊,三個副將直接折損了一員,重傷了一員,僅剩下李斛一人未有被甩下馬,而麾下的鐵騎將士也在這短短一瞬間折損了一成!

  混亂之下,原本馳騁于中原戰場,沒受過任何嚴重折損的鐵騎將士,在戰友倒下的那一刻,身體中流淌的熱血爆裂一般的燃燒了起來,縱橫天下的西涼鐵騎未曾敗于過任何部隊。

  “呵呵呵,有趣,不愧是李文優以絕對榮耀締造出來的精銳,不僅沒有被打蒙,反倒恢復了當年初見之時凌亂而又簡潔的鋒矢陣,不愧是從西北打到中原,將戰斗有關的一切都刻到骨子中的西涼鐵騎。”鞠義放肆的笑了,當年他在涼州的時候,他也是西涼鐵騎的統帥,不過當初他不叫這個名字!

  鞠義笑的很坦然,西涼鐵騎勇則勇哉。但是太犟了,兄弟之義,戰友羈絆,金字塔一般的榮耀這些都是他們戰斗力的基礎!

  李儒當年灌輸給西涼鐵騎便是永不敗北的信念,從西涼到洛陽。從洛陽到長安,從長安到中原,馬踏河山唯我不敗的信念貫徹到了骨子當中!

  華雄手上的西涼鐵騎和李榷郭汜等人的嫡系一模一樣,沒有參雜任何的羌人,都屬于當初擊潰羌人,懷揣義氣跟隨上來的真正猛士!

  這些人也都是當初李儒構建整個西涼鐵騎結構的種子。這些人經歷的戰斗太多太多,每一個都擁有著內氣,每一個都擁有著驚人的作戰經驗,雖說在第一波被打的頭暈腦脹,但是在他們再次抬首的時候沒有接受任何的調令就本能的調整成最佳的作戰陣型。

  金字塔一般的軍隊結構。最大的優勢就在于,曲長就算是死了,下一刻就會有一個適合的將領站出來告訴他們該如何行動。

  “試探攻擊,游走穿插繞后!”同一時刻兩個原本僅僅是隊率的鐵騎將士和李斛同時對各自隊伍的士卒命令道,而整個隊伍如同條件反射一般散落成了近百個十二到十五人的攻擊隊伍。

  “還真是驚艷,李文優你雖因為經驗不足不善練兵,但是你將你遭遇到的情況全部訓練入這些嫡系當中了,讓他們在遭遇到任何情況都能做到慌而不亂。可惜你始終不擅長!”鞠義看著快速散成一片,已經一波一波的開始環繞自己的西涼鐵騎自語道。

  李斛騎著馬繞著整個先登死士,不斷的和其他兩支部隊交換穿插。若非先登死士久經戰陣,又被鞠義狠勁操練,就這種眼花繚亂的穿插試探方式,早就因為時不時的調轉防御亂了陣腳,然后被西涼鐵騎抓住機會打爆!

  騎兵的機動力真的很是麻煩,尤其是在種平原。要跑的話根本沒有辦法阻攔。鞠義默默地感嘆,步兵的攻擊力如何犀利也改不了兩條腿跑不過四條腿。

  很快在三大隊西涼鐵騎交換穿插試探攻擊之后。被轉的有些暈的先登死士莫名的有些亂了陣腳,而李斛在看到這一幕之后原本焦躁的內心猛地一喜。終于等到了。

  于此同時新晉升的兩名曲長也看到了這種情況,三人不需要任何的交流,在下一次交叉的瞬間,猛地合流,然后全體俯身抄起馬腹的短槍,不擅長騎射的西涼鐵騎也有著自己彪悍的中程攻擊手段,俯身抄起短槍,所有的將士,整齊劃一的抓住馬鬃毛,然后在馬躍起的那一刻同時丟出自己的短槍。

  “呵呵呵,這么多年這群家伙還是這種戰斗方式,難道不知道他們攻擊雖說極其犀利,但是太近了嗎?散陣有利于穿插攻擊,但是那稀薄的云氣抵擋不了敵方云氣的攻擊,這是決戰時候砍殺對方的戰法啊!”鞠義平靜而又無奈的說道。

  要知道西涼鐵騎可是鞠義研究最多的兵種,畢竟早些年在涼州的時候他也是率領著西涼鐵騎和羌人作戰的將領之一,雖說不怎么有名……

  在那個時候李儒還在惆悵以后軍制的問題,西涼鐵騎還沒有完全成型,但是隨著一次次的戰斗也在朝著現在這種完整的作戰方式過度,正因此鞠義不但熟悉羌人作戰的方式,他更熟悉西涼鐵騎的作戰方式!

  鞠義大旗一揮,一柄近百米大的血色長刀直接從先登死士露出破綻的地方延伸了出來,狠狠地斬在了西涼鐵騎那散亂的陣型上,一刀斬擊足足帶走了兩成的鐵騎將士,當頭的李斛直接死無全尸。

  望著被自己一擊直接打蒙,然后被先登死士抄到身前才慌亂的閃開的西涼鐵騎,鞠義沒有太多自豪的感覺,他知道西涼鐵騎并非是敗了,只能說是對方對于先登死士估計的誤差太多了,而且指揮也有著太多的錯漏!

  就像當初界橋之戰,鞠義沒想過擊潰白馬義從,他只想過擊敗對方,只是天命使然,對方腦抽一般的指揮,直接讓他有了擊殺所有騎兵的機會,一戰成名。

  但這并不能說明先登死士對上騎兵就不存在其他步兵對上騎兵時的劣勢,步兵始終只有兩條腿,騎兵要跑,尤其是在這種平原,步兵根本沒有辦法阻擋。

  “走,不管他們了,雖說被打懵了,但是過一會兒他們就會恢復,西涼鐵騎最惡心的就在于這一點,你不把他們滅完,打散了他們,聚攏起來,依舊還能再戰。”鞠義嘆了口氣說道。

  西涼鐵騎要是不跑的話,先登殺起來不說砍瓜切菜,但是絕對不難,可惜要跑的話,沒聽說過步兵追殺騎兵的,就算你是先登也不可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