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三十章 鞠義將至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華雄接到杜遠匯報的時候,他已經將顏良打的七零八落,雖說只有對方一半的兵力,但是一連串的攻擊調度已經將顏良打的頭暈目眩。

  三千人的隊伍,先登嗎?打到這種程度也不可能說撤就撤了,不若吞了顏良,囤積氣勢和鞠義一戰,我倒要看看那先登死士到底有何等的精銳!華雄心下一橫,毫不猶豫的下達了調令開始變陣,大力絞殺顏良,在得知自己的對手是先登的時候華雄反倒放松了一截。

  顏良接連斬殺十幾名潰逃的士卒之后,總算是穩住了局勢,不過華雄手下的精銳步卒組成的三五人一隊的絞殺隊形,讓顏良勉強搭建出來的防線時不時崩潰一塊。

  “騎兵繞后!”顏良大吼道,就算他再怎么愣,但是到了現在他也能看出來他和華雄根本不是一個級別。

  顏良眼睜睜的看著他那繞后的兩千騎兵沒有翻出一點浪花便被猛然從馬蹄之下跳起來的刀盾手斬于馬下,這種悍不畏死的勇氣讓顏良越發的心寒。

  這種肅然無聲的軍陣,鋒銳的絞殺切割著顏良的軍隊,而周遭圍繞著的一千余騎兵,時不時抓住機會將顏良手下的步卒切割掉一部分,隨后華雄的士卒圍上來輕而易舉的將之絞殺。

  這種整潔而又嚴明的攻擊方式,就像是小矬子一樣,一點點的將顏良的大軍挫散,挫沒。不論顏良如何去反擊最后都像是撞在山崖上的海浪一般。

  “頂住!”顏良咬牙沖鋒在前,奮力的斬殺著華雄軍的一干士卒,可惜被云氣壓制的他。面對一群用長槍遠刺的華雄軍卻也只能勉強支持。

  “變陣。”華雄做了一個動作,帥旗幾個擺動,整個軍團麾下的士卒快速的調動了起來,那種快速的穿插讓原本已經麻木了的顏良產生了一種眼花繚亂的感覺。

  很快華雄麾下的士卒結成了一個空心圓,而顏良的數千人馬則被這個空心圓伸出來利刃切割的零零碎碎,僅僅一個時辰的戰斗,原本約有一萬步騎的顏良軍已經躺下了五分之一。還有兩成則已經潰散的不知所蹤。

  華雄快速的調動著云氣,一輪圓潤的紅玉色光圈浮現在整個大軍的上面。隨后穿插在顏良軍的華雄士卒實力大幅度的提升,這種恐怖的變化讓被包圍在中間的顏良心中一寒,他第一次知道華雄居然有如此手段。

  華雄看著那無比接近自己內氣顏色的云氣,心中升騰出一種莫名的感覺。那就是如果云氣的顏色和他的內氣完全相同的話,可能會出現新的變化。

  “殺!”華雄一聲大吼,外面圓弧形的包圍圈猛地一散,散裂開來的士卒組成一個個小小的三角形朝著陣中的顏良軍殺了出去,霎時間如同水銀瀉地,原本已經被穿插的零零碎碎的顏良軍,直接分崩離析。

  “收縮軍陣防御!”顏良大聲的咆哮道,顏良軍還能聽懂指揮的士卒拼命的靠攏在一起,他們知道現在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刻。

  “杜遠。你去看看孫巖他們如何了,只要再拖住一刻鐘,我就能斬殺顏良!”華雄回身望了一眼杜遠命令道。他手下的兵卒如同預料的一樣已經打出了氣勢,對于顏良軍發動的攻擊也越發的兇狠。

  還不等杜遠上馬,華雄已經看到有一條黑線朝著自己這邊涌了過來,頓時心神一怔,而顏良那驚人的眼力也看到了鞠義那桿大旗,頓時一掃胸中的頹勢。大吼道,“全力反擊。援軍來了!”

  時間倒退到孫巖等人朝著鞠義沖殺過去的一刻,孫巖三人領著一千五百西涼鐵騎如同風一般高吼著朝著鞠義沖殺了過去。

  距離太遠的時候孫巖等人還不知道對方是先登死士,但是等撲過千米之后他們已經看到了那一桿大旗。

  不過這個時候西涼鐵騎的速度已經飆升了起來,對于鞠義并沒有多少畏懼,以前多是道聽途說,西涼鐵騎本就是天下第一等的精銳,孫巖等人自然不會對于先登有絲毫的畏懼,相反他們更想滅掉這一支隊伍!

  “全速前進,前排刀斧手散開,中路弓箭上弦,兩矢之后全力拼殺滅掉對方!”鞠義神色冰冷的說道,進入戰爭狀態的他,絕對不會被怒火和傲慢充滿大腦,只會以這種冷靜的姿態應對所有的情況。

  “哈哈哈,小崽子們,看本大爺教你做人!”孫巖大吼道,他已經看到那些因為恐懼而凌亂散開的步卒,也看到了大旗之下的鞠義,先登不過如此!

  西涼鐵騎如風一般狠狠地沖向了先登死士,在對面舉弓的那一刻,西涼鐵騎的每一個成員平靜的俯下身躲在了馬脖子后面,連續兩撥箭雨,孫巖雖說中了一箭,但是他清楚的知道自己這一千五百人只有區區幾十人落馬,剩下的就是鑿穿對面,讓他們見識到西涼鐵騎堪稱無敵的沖擊力!

  “每一次見到這種戰斗方式都讓人感覺到興奮,當年在涼州見證的西涼鐵騎,不過到此為止了!”鞠義冰冷的看著沖殺過來的西涼鐵騎,手下射完兩撥箭矢的先登死士握著刀直接朝著對面的鐵騎沖殺而去。

  “去死吧!”杜勝大吼著一馬當先準備殺進去,卻猛地感覺到身前一空,然后整個人直接飛了出去,滾落地面之后翻身而起的那一刻,他看到自己身后的鐵騎大量的摔倒,還不等他發出難以置信的呼聲,身上包裹著絲絲血氣的先登已經朝著他發起了攻擊。

  “速速滅掉他們!”鞠義冰冷的命令道,西涼鐵騎確實是擁有無敵沖擊力的騎兵,但是那種沖擊力連他們自己都無法承受。

  先登死士悍不畏死,根本無懼西涼鐵騎踩向他們的馬蹄,那些散出去的士卒蜷縮著身子等待著騎兵的到來,睜大著眼睛閃過第一次攻擊之后,狠狠地斬斷鐵騎的馬腿,然后落馬的士卒就算沒有摔死,也很難再站起來。

  而后面的西涼鐵騎因為過強的沖擊力根本無法剎住,整個沖擊陣型一陣混亂。

  早一步做好準備的先登死士在丟下弓箭,提著大刀越過第一排的馬尸狠狠的殺向了已經因為前排倒下,整個軍陣混亂不堪的西涼鐵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