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二十九章 華雄對顏良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出發,讓我看看能讓我心驚肉跳會是誰,顏良就憑你還不夠資格!”華雄身上閃耀著火紅色的光澤,整個人的興奮了起來,他要看看是誰能在他率領著一整個軍團的情況下擊潰他!

  華雄整軍出發,杜遠四人雖說也是心驚肉跳,但是主將有如此氣勢,他們也因此沒了什么恐懼的感覺。⊕★頂⊕★點⊕★小⊕★說,w︾ww.23w→x.co△m

  華雄引軍行來的時候,顏良看著那肅然的軍容,沉默的兵卒,那一路行進無有任何嘈雜聲的部隊,不由的心中一沉。

  “華子健,虎牢一別數年未見了。”顏良撥馬上前拱手一禮道。

  “顏將軍,看來大有進步。”華雄平靜的說道,上到戰場,他原本那些心驚肉跳的感覺居然全部消失了。

  “我也就手上這點功夫了,當初就曾想和華將軍一戰,一直無有機會,主公當初的那句話還等著我實現。”顏良笑著說道。

  華雄眼中閃過一抹寒光,袁紹當初說的是什么他能不知道?不外乎那一句,“我麾下顏良文丑未在,否則必斬華雄”!

  “看來你很自信啊。”華雄笑著說道,笑的是那么的放肆,身上的火光不斷的涌現,凝成了一身火紅的鎧甲,華雄的大刀揮舞了兩下,扛在了肩頭。

  “早都不想說這些廢話了。”顏良身上涌現出暗紅色的光澤,一身紋路清晰的鎧甲出現在了顏良的身上。

  “殺!”顏良一聲大吼,一夾馬腹持槍朝著華雄沖殺過去!

  “咚!”華雄一刀斬在顏良的槍桿上。整個人的像是燃燒起來了一般,兩人一個交馬,雙方的大軍皆是大聲的吶喊助威了起來。

  “你居然進步了這么多!”華雄瞇著雙眼看著顏良。

  “你很快就死在這里了!”顏良大笑,直接朝著華雄殺去,手上的長槍就那么直直的刺向華雄。

  這是死劫嗎?開什么玩笑,顏良雖勇,也不過是云長一級罷了,想要殺我!華雄一刀砍向顏良的脖頸,完全無視了顏良的刺向自己腰腹的一槍。

  “叮!”顏良一槍挑開華雄的一刀,但是卻也失去了殺傷華雄的良機。

  華雄淡笑著一刀刀殺向顏良。一刀刀狂暴的斬擊連成一片。如若行云流水,對于顏良刺向自己的一槍槍根本無所畏懼,當初汜水關前勘破自己的死劫的時候,華雄就知道如果必死的話。那就放手一搏。置之死地而后生。只有不畏懼死亡,你才能戰勝死亡。

  “叮!”顏良越打越悶,一身的實力大打折扣。華雄對于他一招招的致命攻擊根本無所畏懼,顏良清楚的看到華雄對于刺向自己眉心的那一槍根本沒有任何的閃躲,眼光清澈無畏,一刀刀砍的他不得不回防。

  “叮!”一聲輕鳴,久守必失不愧是至理名言,顏良的終于被正面砍到。

  一道近乎扭曲的紅光正面砍中了顏良,隨后在所有人不可思議的眼光之中,顏良硬是挑飛了那道刀光,然后被彈飛了的刀光狠狠地砍在了毫無防備的顏良軍陣,沒有注重云氣保護的士卒,一瞬間倒下了近百人。

  華雄雙眼平靜如水,他知道他已經不是顏良的對手,他最強的殺招,出其不意的打出,顏良也能硬生生的扛住,這里面的差距太大了。

  “出擊吧!”華雄平靜的看著憤怒的顏良,斬馬刀指天一揮,一道虛幻的刀光直接飛了出去,隨后華雄麾下的士卒如同猛虎出閘一樣沖向了顏良的部隊,一陣箭雨直接朝著顏良的軍陣覆蓋而去。

  “殺!”華雄麾下的整個軍陣如同一只展翅的鳳凰在顏良軍還沒反應過來之前直接沖殺了進去,霎時間顏良軍一陣人仰馬翻。

  “絞殺他們!”華雄平靜的率領著幾十名步卒,一手長槍,一手大盾,頂著顏良率領著的反沖鋒如同砍瓜切菜一般斬殺著顏良麾下的親衛。

  顏良一槍打碎一塊盾牌,一槍刺向一個士卒,然后準備再次橫掃,卻猛地感覺手上的長槍一沉,只見那個被一槍刺中的士卒不知道那里涌現的力氣,死死的抓著長槍不放手,而身邊的其他的士卒也眼神兇狠的持槍朝著顏良的馬刺去。

  “咔吧!”顏良狠狠的將長槍上的那名士卒甩了出去,砸翻了數名士卒,隨后撥馬朝著一旁沖殺而去。

  “華雄有膽和我單挑!”顏良看著自己的麾下節節敗退憤怒的狂吼道。

  華雄看了一眼已經退到親衛當中的顏良,眼神冰冷無比隨著戰斗的繼續他越發的感覺到心驚肉跳,沒有絲毫的擊敗顏良的興奮。

  “我們也動手吧,趁現在顏良軍陣大亂,直接滅殺了顏良吧。”在數里之外駕著馬的杜勝對身旁幾位提議。

  “還是算了,將軍并沒有讓我們出擊,而且你們有沒有感覺到那種……”孫巖面色陰沉的說道。

  “我也感覺到了,想來華將軍也感覺到了。”杜遠皺著眉頭說道,“我們還是聽從將軍的指揮吧。”

  “報。北方大約十里處有一支約三千人的步卒朝著這里趕來。”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斥候沖過來匯報道。

  “……”李斛在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猛然感覺到身體一輕,而扭頭看向杜遠幾人,皆是如此神色。

  “哈哈哈,沒想到給我們這么大壓力的居然是三千步卒,派人去通知將軍,我們去滅掉對方!”杜勝大笑道,在得到消息的那一刻他們都猛然感覺到一種輕松,就像他們原本準備和老虎徒手搏斗,結果卻看到柵欄里面放出來的是一只貓咪一樣。

  “杜遠你怎么了。”孫巖眼見杜遠面露詭異的神色,不由的開口詢問道。

  “我有些不太好的感覺。”杜遠皺著眉頭說道。

  “哈哈哈,有什么好擔心的,我們率領的可是西涼鐵騎,對方不過是區區步兵,我從來沒有聽說過有步兵能戰勝西涼鐵騎的。”孫巖大笑道,“你們聽說過嗎?”

  “我感覺有些……”杜遠不太確定的說道,“要不你們先去吧,我去給將軍匯報如何。”

  “那你就去匯報吧,這里交給我們了。”杜勝擺了擺手說道,一勒韁繩隨時準備著沖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