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二十八章 征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隨機推薦:

  第五百二十八章征兆</br

  次日高順在魏續極其不滿的神情下接過了自己的部隊,然后在呂布那里將陷陣的八百套繳獲自飛熊軍的魚鱗甲,全身盾,大刀,強弩全部裝備了起來。≮⊥,ww∧w.2↖3wx.c△om

  看著那八百名面色冷漠的士卒,呂布不知道該說什么,然后在高順的一揮手,八百士卒的實力從煉氣入體直接拔升到煉氣成罡,沒有依賴任何的陣法,純粹靠著陷陣的軍魂,全面強化了整個軍團。

  “出發。”高順輕喝道,麾下士卒沒有發出一點聲音,全部扛起刀盾,掛上強弩,神色冷漠的出發了。

  在高順出發后不久,魏續,侯成,郝萌三人率領著一萬步騎也出發了。

  數日之后華雄終于在冀州和兗州的交界處遭遇了已經和流民沒有什么區別的黑山黃巾。

  “飛燕兄,你們怎么成了這樣?”華雄并沒有遭到黑山黃巾的阻攔,相反還受到了黑山黃巾隆重招待,不過看著坐在主位上神色慘白的張燕,華雄有些不知道如何開口了。

  “不說其他的了,我們黑山黃巾全面加入玄德公麾下,你們想怎么整編都行,我現在就將人頭給你們。”說著張燕眉頭都沒有皺,手旁的大刀直接朝著脖子抹去。

  “啪!”華雄一驚,趕緊伸手將張燕用來自刎的大刀挑飛,他現在很慶幸入賬的時候還能帶著大刀。

  “飛燕兄,下面的路還需要你率領黑山軍去走,而你也還有生機。等到泰山向玄德公請罪吧。”華雄算是少數知道隱秘的人,畢竟他正常情況不是陳曦的護衛就是李優的護衛,他們兩人都不怎么對華雄隱瞞。

  “……”張燕看著被打斷的大刀,嘆了一口氣,要是不用死,誰想死啊,他的腹胸之間有一道傷口,已經化膿了,這是內氣已經壓制不住傷患的重要表現,不管是現在死不死。他也熬不過幾日了。

  張燕默默地解開自己的衣服。一道巨大的傷口出現在腹胸之間,“華將軍不怕你笑話,我張燕也沒幾日好活了,能帶著兄弟們走到這里就靠了一口氣在強撐。對于我來說與其這么死了。還不如舍了此殘軀為兄弟們搏一條出路。所以華將軍沒有必要阻止我的。”

  “……”華雄不知道該怎么開口了,這就是一個義。

  “先試試吧,說不定還有救。我有隨軍的醫師,后面還需要你率領,我需要給你們斷后,不可能率領你們,所以到泰山的路還需要靠張渠帥。”華雄拱手施禮,不是因為張燕的實力,而是真正佩服對方的義氣。

  華雄將自己的隨軍醫師派給張燕幾個,然后將多余的輜重分給張燕一行,自己就率領著整個軍團去安營扎寨,他需要支撐住十天,給張燕爭取點撤退的時間。

  “沒等到呂布一方,居然等到了劉玄德的兵馬,看那桿大旗,應該是華雄沒錯了。”顏良摸著自己扎手的胡子遠遠的窺視道,他比華雄晚了幾日進入內氣離體,不過對比現在得實力,顏良自信自己的實力絕對強過華雄。

  “我們要不要去挑戰對方?”呂曠兄弟站在顏良的背后問道,“華子健可是成名已久的人物,殺了他……”

  “你們兩個不是對手,就算是儁義也不可能穩勝,明天我率軍去挑戰,你們做好突襲準備就好了。”顏良的兵法非常的渣,但是架不住被田豐帶了一年,不斷的熏陶之下訓練出來三板斧。

  所謂的三板斧也就是正面單挑吸引人注意力,然后靠武力挑翻對方,之后趁亂揮軍出擊,緊隨著隱藏的兩翼也沖上去,一般來說這種教條式戰斗方式效果對于絕大多數的情況都非常的適用。

  畢竟田豐也不是鬧著玩的,給顏良量身定制的戰術,結合打擊士氣,趁亂出擊,虛張聲勢,對付一般級別的將領基本上一套下去就夠將對面打哭了。

  “報!”華雄派出大量斥候四處探查之后,在軍營扎起來不久他的斥候就帶著顏良一方的使臣還有戰書回到了華雄這邊。

  “顏良嗎?好久不見了。”華雄將整個竹簡捏的粉碎,虎牢關下一別,華雄已經有些記不起顏良的容貌了。

  “會獵于明朝嗎?”華雄看了看自己的副將杜勝,“派人去告訴顏良,后天我在和他會戰,今天大爺人困馬乏,不想打,明天還要休息。”

  實際上華雄率領的軍團戰斗力并沒有損耗多少,不過他來的主要任務不是和顏良大戰,而是拖時間,所以他也不想在顏良身上浪費自己并不算多的兵力。

  顏良看了看返回來的戰書笑了笑,華雄要拖時間,他顏良難道不需要拖嗎?他還等著鞠義的先登來打爆華雄,畢竟比麾下英勇程度,鞠義自信難有人超越鞠義,至于黑山黃巾,田豐和荀諶已經掠奪的足夠,再繼續掠奪也無法養活了。

  就這樣華雄和顏良對峙了三日,而鞠義的先登死士距離顏良也不足數個時辰的路程,顏良終于拔營出征了。

  “終于來了嗎?不過到了這個時候也該動手了,杜勝,孫巖,李斛,杜遠,各自率領五百騎兵準備吧,陳皓你率領一千步卒,多布火油干草,穩住營盤,若情況不妙,從后營撤退的時候放火燒了營寨,我有一種不太妙的感覺!”華雄說這話的時候沒有一點的忌諱。

  華雄麾下軍士的嚴謹與紀律早已刻入骨子,就算知道必死,只要他不退,就不會有任何的士卒會撤退。

  華雄披甲跨出主帳,只見一陣秋風掃過,插在轅門的那桿華字帥旗突然折斷,然后就像是有眼睛一樣砸到了華雄的腳下。

  華雄看都沒看那折斷的帥旗,直接朝著前方走去,雖說他不懂卜卦,但是這么不詳的事情會預兆著什么華雄能沒有感覺,在他跨過那桿折斷的帥旗的時候,那種心驚肉跳的感覺讓華雄不由的頭皮發麻。

  “將軍,不若我們今日不要出征如何?”杜勝心驚肉跳的說道,這一刻他也感覺到那種死亡臨身的恐怖。

  “呵呵呵,上一次我感覺到會死是在汜水關,然后我活下來了,突破到了內氣離體,這一次我又感覺到了這種死亡臨身的感覺,可惜面對這種死亡的大恐怖,不是你后移一步就能避開的!”華雄笑了,笑的是那么的輕松,翻身上馬朝著營門殺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