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二十七章 陷陣之志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實際上陳曦能不明白劉備和袁紹的差別嗎?要知道劉備當初初來泰山的時候,和袁紹當時占領了冀州時候的實力對比與當初二戰結束后的中國跟美國沒啥區別,而且更相似的是泰山有徐州扶持……

  不過陳曦最厲害的一點就在于,在徐州斷了扶持之前完成了自給自足,然后以爆發式的增長朝著袁紹追了上去,泰山繁榮程度以一個季度翻一個滾的程度朝著冀州追了上去,到現在才算是在整體的繁榮程度上壓過了袁紹,說實話,這一點已經足夠將絕大多數的人嚇死了。

  “不是不錯,而是非常的強,只是你更強,我們這些人現在完全不在政務上插手你制定的計劃,主要就是因為你在這一方面遠比我們強。”李優嘆了口氣說道,也沒在說他的那個戰術,畢竟陳曦說的有道理,就現在這個袁本初,如果打出氣勢,真的會很麻煩的。

  “不說這些了,這次出兵,內定的西路軍誰是軍師?”陳曦側頭問道。

  “西路軍軍師是子揚吧,不過應該是走過場。畢竟是佯攻,主力還是關將軍和奉孝大軍,不過我懷疑劉子揚自薦軍師還有別的想法。”李優指了指劉曄說道。

  “他自薦軍師?我去,他想逃避政務吧,核算方面的政務都是他的事情,要是他跑了,誰做?”陳曦不由得自主的開口道。

  “你做。”一旁一直在偷聽,但是沒有說話的魯肅插嘴說道。頓時陳曦感覺自己接下來幾個月昏暗了一節。

  “你又不是不能做,子揚另有其他要務。”魯肅眼見陳曦昏暗的神情頓時不滿地說道。

  “子健呢?說來之前我還以為子健有事沒來,但是我現在才注意到仲康坐在翼德旁邊,根本沒有空座位,也就是說子健沒在泰山,什么情況?”陳曦扯了一個問題詢問道,他怎么可能剛剛才注意到。

  “子健已經出征了,他是西路軍的先鋒,而且他還要和張燕進行接洽,所以他率領自己的軍團出征了。”李優平靜的說道。

  “我……”陳曦張了張口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先鋒?先鋒需要一個軍團的兵力?這是給十萬大軍打先鋒啊。話說就算給十萬軍大軍打先鋒也只需要五千人吧。華雄一個軍團,步騎都有,足足有七千人!

  要知道華雄的軍團算得上整個泰山戰斗力最高的軍團了,不論是騎兵還是步兵。戰斗力都高的不像話。

  “因為出了一些意外。張燕正式來信說是愿意將整個黑山黃巾納入泰山。而且只要能讓黑山黃巾過上和青州黃巾一樣的生活,來泰山之后他愿意將人頭奉上。”魯肅苦笑著說道,黃巾這都是怎么了。

  “仗義每多屠狗輩。”陳曦嘆了口氣說道。“所以玄德公派人前去接洽了,唔,黑山黃巾被逼急了?”

  “鞠義去了,先登死士故意被張燕埋伏,然后反殺了黃巾,死了差不多十個渠帥,全都是煉氣成罡的好手。”魯肅苦笑著說道,“差不多二十多個煉氣成罡的黃巾好手率領三萬人埋伏了先登死士,結果一刻鐘就被擊潰了。”

  “計略也要看對什么人使用,對付這種精銳兵種,普通的突襲,埋伏,夜襲,反正出其不意的招數都不會有太大的用處,對付這種一把火燒了多好,這秋高氣爽的啊。”李優瞟了一眼魯肅說道。

  魯肅無語的看了一眼李優,當時這件事說給賈詡的時候,賈詡也是一句放把火燒了整座山,區區先登,全部都成了鬼,還用打,張燕這腦子。

  “你們有沒有覺得黃巾之中煉氣成罡的武者多的有那么一些不正常,要知道黃巾出身都不好吧,要說生死間戰斗的話,為什么我們的麾下士卒都無法突破?”陳曦皺了眉頭說道。

  “是不是有什么隱秘,畢竟按道理修出第一股內氣只需要吃飽,而當我們達成這一個條件之后才發現這其中還有一個隱藏的精神意志。”魯肅皺了皺眉頭說道。

  “恐怕不是,應該和黃巾本身有關。”賈詡已經自行開始推演了起來,大量的相關信息瞬間就出現了結果,“而且與其詢問黃巾煉氣成罡的武者為何那么多,我們都沒有注意到一點,這一個時代璀璨無比。”

  魯肅一愣,而陳曦卻是平靜無比,在他的記憶中這本就是一個璀璨無比的時代,并沒有太大的感觸。

  “自十余年前黃巾之亂開始……”賈詡瞇著雙眼的說道,“黃巾做了什么,想必是張角吧,文儒的精神天賦和我的精神天賦也都是覺醒自那個時期,在想想其他人,整個天下才智文武之輩皆是出自十年前那一刻,而在黃巾徹底崩盤之后,這個天下變得怪異了很多。”

  魯肅和陳曦一愣,但是兩人對于十多年前的漢朝并沒有什么特殊的感覺,但是不自覺之間陳曦卻認可了賈詡的話。

  “雖說不知道張角怎么做到的,但是相對比,這一個時代如果掃平寰宇,那么必然會鑄就遠超任何一個時代的輝煌。”賈詡靠著他的精神天賦,將前后的一切推演了出來,已經明確是張角動了手腳。

  “呵呵呵……”陳曦扯了扯嘴,群星璀璨是群星璀璨,但是三國時代最經典的就在于無限翻盤,只要你有那么一點點小視對手,或者有那么一點驕傲自滿都會被翻盤,甚至連自己都會被干掉。

  從董卓到袁紹,從袁紹到曹操,從曹操到孫權,從曹操到劉備,從關羽到呂蒙,從劉備到陸遜;諸侯討董,官渡之戰,赤壁之戰,漢中之戰,樊襄之戰,白衣渡江。夷陵之戰,整個三國因為群星璀璨,結果就是無限翻盤,你驚才絕艷的時候,你的對手甚至堪稱風華絕代!強與弱在這個時代不到最后一刻永遠看不出來!

  正因為如此,在這個時代陳曦永遠不會去小視任何一路諸侯,原本在這個時代有著荀彧,荀攸,程昱,郭嘉。戲志才。賈詡,劉曄,鐘繇,滿寵等人的曹操花了十一年時間才打下了兗州。徐州。司隸。以及部分的青州,但是在對上袁紹的時候依舊不是對手!

  舍棄掉別的東西話,陳曦也不得不承認袁紹麾下那群人實際上也很厲害。只可惜袁紹后期廢了,沒辦法統合麾下的那群人,否則的話,書寫成敗的可能會是袁紹的史官,而這一世,就連陳曦也不得不佩服袁紹英姿!

  在這種情況下,陳曦視袁紹為北方最大的敵人也不是沒有道理的,雖說袁紹少了數年的積累,不過這一世袁紹卻比歷史上庸碌的袁紹英明的太多,總體比起來的話,這一世現在袁紹的總實力比歷史上強了至少五成!

  陳曦一行人在思慮袁紹的時候,華雄已經進入了兗州,帶著他麾下整個完整的兵團,隱匿在天鎖三變第一變的隱陣產生的黑霧之中,以極高的速度朝著黑山進軍。

  “正理以后別冒險了。”田豐坐在正生悶氣的鞠義對面說道,“先登是我們最強大的兵種,不應該消耗在這種戰場上。”

  “哼,這樣這樣才能盡快逼他們去和劉玄德匯合!”鞠義不爽的說道,“而且先登如果連這種戰斗都不敢參加,如何去面對更為強悍的部隊!”

  “正理,你已經過了用功勛證明自己的時期了,同樣你的先登也過了用廝殺證明自己的時期,我還等著你去擊敗呂布的騎兵!”田豐勸慰道,但是實際上他對于鞠義之前滅殺了近萬黃巾感覺到非常的不可思議!

  “好了,好了,我不會去的,之前我不該違背軍令出擊的。”鞠義擺了擺手說道。

  “那就好,千萬不要再出現十天前那種事情了,友若已經很不高興了,這還好是你,要是其他人絕對被斬首示眾了。”田豐警告道。

  前一段鞠義私自出兵,好在大勝而歸,引黃巾圍攻之后,反殺了對方,不過饒是如此依舊將荀諶氣了一個半死,不過看在袁紹的面子,還有鞠義那變態的功勛以及大勝歸來的份上,只是抽了三十鞭。

  不過那三十鞭也讓沒有達到內氣離體的鞠義整整趴了十天才算是恢復了。

  “那家伙真是小題大做!我都說了私自出兵我確實應該軍法處置,而我大勝歸來可以將功補過,抽了我三十鞭子我就不說了,居然還讓我抄兵法!大爺的,我十多年沒用過毛筆了!”鞠義火大的說道。

  田豐就坐在鞠義對面心平氣和,對于鞠義的火氣視若無睹,他也清楚鞠義的脾氣。

  袁紹制定的軍法有將功補過一條,估計鞠義私自出兵的的時候就抱著這個想法去的,而且原本荀諶就是要驅趕黃巾,結果鞠義一戰直接將黃巾打爆了,對方逃的跟兔子一樣,這本就是荀諶的目標。

  不過可惜的是鞠義的做法不討喜,荀諶抱著此風不可漲的想法抽了鞠義三十鞭,隨后為了讓他收心,給了鞠義一本荀子讓他抄一百遍,說實在的要是三十鞭能換一本荀家家傳的荀子,估計想挨這三十鞭的人沒有十萬也有八萬,但是鞠義完全不理解荀諶。

  田豐勸了一陣子鞠義,確定鞠義不會再亂來,之后才回到主帳處理軍務,而鞠義在田豐離開之后又一次煩躁了起來,自從來到黑山之后鞠義就發現自己過一段時間就會感到煩躁,而且越靠近先登,越靠近兗州他就會越加的煩躁。

  這一次有什么危險嗎?鞠義莫名的想到,怎么可能,我可是鞠義,而且還是率領著先登死士的鞠義,就算是正面遭遇了率領并州狼騎的呂布,他也不可能鑿穿分割我的軍陣的!

  同一時刻高順撫摸著陷陣營的旗桿,整個營寨之中沒有一個士卒,陷陣現在魏續那里,不過在他出征的時候陷陣會回到他的手上,陷陣的武器裝備也會重新換上,而非再是現在這種皮甲木盾。

  “陷陣之志,有死無生。”高順自言自語道,“不知道先登之志是什么,也許鞠義你還不懂吧。”

  單手拔起那一桿大旗,高順整個人身上散發出瑩瑩的白光,而呂布則站在千米以外的城墻上遠遠的看著這一幕,他知道高順的忠貞,但是不敢用,因為有陷陣的高順一個人就足夠將率領整個親衛隊的其他健將加上他自己一起打爆。

  “這就是軍魂嗎?每次看到看到這一幕都感覺到恐怖,那種有死無生的信念雜糅成的意志貫穿著整個隊伍,純粹而又恐怖。”呂布默默地自語道,而站在身旁的陳宮則是不知道如何開口。

  “公臺,去布置吧,他出征,對手不論是誰都沒用的。”呂布握著方天畫戟輕聲的說道。

  陳宮瞇著眼睛看著那個光點,他很不理解當初對戰曹操的時候為什么不讓高順出征。

  “陷陣之志有死無生,而陷陣營軍魂的效果除了附帶的常規效果,麾下所有士卒的實力都會出現質的飛躍,就如同現在軍魂加身的他,就算和我單挑也不會落入下風,從煉氣成罡的極致到內氣離體的極致,這就是陷陣的軍魂!”呂布自顧自的說道。

  “為什么之前不讓他出征,你的麾下居然會擁有顯化了軍魂的隊伍,只要他出征我們上次連陳留都能打下!”陳宮不解的問道。

  “沒有為什么。”呂布一甩自己身后的披風不滿地說道,然后朝著城下走去。

  “有如此將領我居然不知,不過如此以來此戰必勝了。”陳宮盯著高順的方向默默地開口道。

  高順雙眼平靜如水,這就是精銳部隊走到極致的福利,出來的軍魂除了保證他死后他麾下的部隊會在數百年間保持原有的魂一代代的傳承下去,同樣作為軍魂的締造者,他的實力也會得到軍魂的加持。

  這個世界只有高順一人知道這件事,因為他的陷陣是唯一一個擁有魂的軍隊,而且他也從自己麾下陷陣一次次變強當中明白了各階段軍魂的作用。

  軍團天賦可以說軍魂最初的形態,擁有各式各樣的特質,而未成型的軍魂,除了擁有軍團天賦原有的能力,更是會出現特質的升華,就比方說先登的越戰越勇,隨著戰斗的持續,只要體力不消耗完,戰斗力會不斷加強,至于完全成型的軍魂,除了徹底強化自身的特質,更是會出現太多的附加效果。(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