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二十四章 磨刀霍霍向呂布……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是啊,就跟當初的孝直一樣,他們成長的很快。”陳曦點了點頭,看著已經走了下來的諸葛亮,而魯肅則已經快步迎了上去,算是給夠了諸葛亮面子。

  “孔明好久不見。”魯肅面帶微笑的給諸葛亮搭了一把手,將之扶了下來,第一次享受到這種超高規格的待遇,諸葛亮不由得有些興奮。

  “好久不見。”諸葛亮頗有矜持施禮道。

  “喂,子川,你說子敬會給孔明分配什么?”賈詡用手肘捅了捅旁邊的陳曦問道。

  “嘿,肯定不會少的,孔明雖說看起來很淡漠,好像沒將這件事放在心上,實際上和孝直沒什么區別,最多差別就是孝直喜形于色,孔明不動聲色而已。”陳曦嘿嘿直笑,側頭對賈詡說道。

  “賭一枚玉佩,諸葛孔明比孝直勤懇一倍,絕對是子敬睡了他還在處理政務。”陳曦想都沒想直接從自己腰間扯下香囊玉佩對著賈詡說道。

  “孔明雖說低調不愛表現,但畢竟是新人,肯定會努力工作的,而且以孔明的性格比孝直更努力是很有可能的,但是一倍的話有些夸張,至于說比子敬……”賈詡一邊對著陳曦解釋。一邊伸手接過陳曦的香囊玉佩,算是接受了賭注。

  “你很快就會明白的。”陳曦一臉調笑的神色。

  另一邊諸葛亮已經和魯肅相談甚歡了,說來泰山這一干文臣,諸葛亮現在最服氣的就是魯肅,最無奈的則是陳曦。

  究其原因,魯肅的勤勤勉勉的工作方式太符合諸葛亮心中的形象了,同樣魯肅那種溫溫吞吞的老好人性格太對諸葛亮的胃口了。

  “孔明明日就來我那里吧,正好我這里也比較缺人手,而你也已經不弱于我等了。”魯肅溫和的對諸葛亮說道,他非常的看好面前這個少年。

  “到時候還請子敬多多擔待一二。”諸葛亮面上浮現出一抹溫潤的笑容。和他那儒雅的外表相得益彰。

  “好說。孔明跟我來吧,政務的事情等明天到了政務廳再說吧,我等還是先入府吧,勿要讓玄德公久等。”魯肅笑著說道。

  “你看。他們兩個。”陳曦聳了聳肩。側頭對身邊的賈詡說道。“你牙酸不?”

  “牙倒是不酸,但是你不覺得有些冷了嗎?”。賈詡側頭詢問道。

  “是你身子虛了吧,多么舒服的風……”陳曦剛發了一句感慨。一陣冷風就順著他的袖口,衣領鉆了進去,“阿嚏!子敬你這個家伙……”說著陳曦就朝著劉備府中沖了進去,而賈詡則是搖了搖頭。

  陳曦和賈詡落座的時候奉高城的文臣武將已經基本來全了,不過相較于去年那種關羽,趙云,甘寧,太史慈,魏延,陳到都在的狀況,現在武將的位置稀疏了不少,不過這一次許褚也坐在了武官的位置。

  陳曦微微瞇了瞇眼睛,許褚坐在武官的位置上,而且就坐在張飛旁邊,兩人現在已經抱著酒缸牛飲了起來。

  “子川好久不見,回頭你三哥我準備去單挑呂奉先了!”張飛的大嗓門在看到陳曦的第一時間就吼道,隨后像敲鼓一樣拍了拍在許褚寬厚的脊背大笑道,“仲康也打算去稱稱呂奉先的斤兩,你要不要一起去。”

  聽著“砰砰砰”的悶響,陳曦不由得扯了扯嘴,這也就是許褚,要是其他人估計這幾巴掌下去,人命都沒了,而皮糙肉厚的許褚則渾然不在意的繼續端著酒碗在喝酒,手都沒見抖。

  “呵呵,我看情況吧,估摸著我大概不會去的,你記得小心一點。”陳曦笑了笑說道,果然這一次單挑是翼德提議的,怪不得我感覺有些古怪,玄德公雖說答應了讓其和呂布一戰,但是很明顯不放心啊!

  “到時候三哥我罩你,放心吧,我在泰山練了整整三年,現在就算不動用內氣,也能用我的蛇矛挑起大鼎。”張飛自傲的說道。

  當初虎牢關一戰,雖說張飛敗了,但是也給了張飛很多的啟發,同樣也給他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記,呂布那種狂傲自信張揚的姿態讓張飛記憶猶新!

  那是張飛唯一一次失敗,而這一次他就是去洗刷恥辱,只有正面對上呂布,張飛才能感覺到自己的進步!

  能不能擊敗呂布張飛并沒有把握,雖說他現在可謂是巨力無雙,甚至單比雙臂之力他已經不弱于許褚,但是僅靠這些他知道自己很難擊敗呂布。

  當初虎牢一戰之后張飛思悟了好久,最后默默地放棄了秘術,放棄了絕學,這些東西雖說能加強他的戰斗力,可惜這些都是一時之選,也許能讓他在實力相差不多的人中處于無敵,但是對于張飛來說,與其花費精力達成這種無敵,還不如直接邁向高層!

  也許虎牢之前張飛還覺得內氣離體就是武者的極限,自覺到了那個程度就算是項王也能應對,結果虎牢之后張飛徹底明白,就算內氣離體是武者的極限,但是你至少要走到極限,虎牢關下的呂布殺他只需要一百招!

  現在的張飛便是在呂布的刺激下達到了頂峰,自呂布、黃忠兩人之后又一個走到了內氣離體極致的超級武將,比之關羽,趙云,童淵,王越這些依舊無法勘破內氣離體圓滿,甚至依舊朝著圓滿努力的頂級高手更進一步,他終于走到了盡頭!

  也許童淵,王越動起手來比張飛更強一點,甚至能跟呂布一較長短,但是相較于誰在這條路上走的更遠的話,張飛已經走到了盡頭,而先一步走上內氣離體道路的童淵和王越則依舊在這條路上行走。

  這一切張飛懵懵懂懂,到了這個層次已經沒有任何的引路人了,一切都靠著他自己,而在張飛跨過內氣離體圓滿的層次之后,對于呂布的強大有了更深的認識,但是那種強大卻讓張飛更加的振奮,他需要一戰,需要和呂布的一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