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二十一章 有一些事情早已注定(2)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你慢慢找你的未來夫婿吧,有機會多看看,多找找,說不定有順眼。”陳曦看了一眼糜貞,想起蔡琰現在得情況,感覺糜貞現在慎重一點也是應該的。

  “其實你挺順眼的。”糜貞笑瞇瞇的說道。

  “還是別玩我了。”陳曦看著糜貞清澈的雙眼,就知道對方又在玩他,原本還有點興奮,雖說不會去迎娶糜貞,但是被美女喜歡的感覺還是每一個男性的劣根性。

  “居然沒效果。”糜貞驚奇的說道。

  “你還想怎么樣?”陳曦無語的說道,“跟甄宓學學吧,看看她多乖的。”

  “他說你乖。”糜貞側頭說道,原本還算平靜的甄宓瞬間面色通紅。

  “好了,別玩的,這群人只有你能選擇未來的夫婿,其他的人都沒有你那么好運,所以不要讓你的朋友難受了。”陳曦看了一眼甄宓隨后緩緩地開口的說道。

  糜貞旁邊的這些少女,有些已經嫁人了,有的訂婚了,也有如同甄宓這等掌上明珠,但是她們的婚姻早已不是她們自己的事情了,不管是聯姻還是門戶之見,她們沒有一個能如同糜貞一樣自主的選擇自己的夫婿,蔡二小姐的方式對于這群少女來說太過遙遠。

  當初劉良的一句話,在大多數人看來是一種贊嘆,但是到了現在這個程度甄宓已經知道,因為那一句話她只可能嫁給皇帝或者諸侯王,因為只有王妃以上才能稱之為貴不可言。非劉姓不可以稱王,僅此一條,她就知道陳曦和她再難有瓜葛。

  當時對鏡的時候甄宓以為她的命數已經變更了,但是那一段模糊之后再次對照的時候,她就明白她的身份沒有變化,依舊是那個貴不可言的甄宓。

  這也是為什么甄宓面對陳曦的時候會逐漸壓抑自己的心性,因為既然已經注定了無緣,甄宓也不想讓自己和陳曦變得難堪。

  就算甄宓不特意去了解,身居泰山的她也能知道陳曦做了什么,也能明白陳曦是何等的驚才絕艷。可越是如此。甄宓越發的無奈,注定了陳曦不是王侯,而她也注定不可能嫁給陳曦。

  糜貞雖說有些跳脫,但是心底還是很善良的。被陳曦一點自然明白自己之前說錯話了。回頭再看甄宓幾人的時候不由得有些心虛。好在甄宓平靜的對糜貞點了點頭,算是解了糜貞的尷尬。

  “陳侯,我等一行不在打攪你等。書房借我們一用。”甄宓走上前來神色平靜的對著陳曦一禮說道。

  “嗯,你們自己用吧,只要不燒了我書房就行。”陳曦點了點頭說道,他算是看出來了,這群人好像是在自己書房找什么東西。

  甄宓帶著一行人離開之后,大院只剩下陳曦、繁簡還有陳蘭。

  “夫君可是還放不下?”繁簡回望了一眼甄宓的方向,回過頭來看著陳曦的雙眼說道。

  “也沒什么了,只是一個念想,沒了那一抹神韻,美則美哉,但也不過如此了。”陳曦平靜的說道,“走了,我們回屋吧,外面風大,又是一年了。”

  貴不可言嗎?陳曦不由自主的想到那劉良對于甄宓的那句評語,隨后又想起初次在冀州的時候見到的甄宓,那一抹神韻至今難忘,可惜誠如他所言,那就是一個念想,人始終不能活在過去。

  陳曦晚上出門的時候,甄宓一群人還在他的書房里面翻來翻去,不過很明顯沒有什么結果,至少陳曦不記得自己的書房有什么神奇的東西,要說有的話,大概也就是那冊記載著他能想起來的每一年發生什么的筆記。

  不過那冊筆記就算被甄宓等人拿到手,估計就憑她們這群人也沒有辦法破解,那已經不是密碼那種東西了,而是另一種東西了。

  “甄妹,你在看什么?”糜貞好奇的看著在那里不找東西,開始看書的甄宓問道。

  “啪!”甄宓直接將書合了起來,然后慌亂的說道,“什么都沒有,什么都沒有,我沒看什么。”那架勢頗有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氣勢。

  糜貞狐疑的看了看甄宓,又看了看那本空白封面的書籍,猶豫了兩下,覺得還是不要惹現在已經有些像是老母雞護小雞一樣保護那本書的甄宓。

  “呼……”糜貞離開之后,甄宓不由得將手按在書面上長舒了一口氣,面色有些微紅,我要不要將這本書帶回去呢?嗚嗚嗚,這本書從什么角度講都不是什么好書吧,他藏的這么神秘,肯定想要偷看的,不能給他看,我還是拿走燒了……燒了吧……

  甄宓默默地將那一冊書收到袖子里面,然后裝作若無其事的繼續翻找,很快又在差不多的地方找到了一本外面封面和內容完全是兩回事的書,甄宓翻了兩頁,微微有些惱怒的將書收到袖子里面。

  “你在干什么?”蔡二小姐拍了一下甄宓,嚇得甄宓手上的書差點掉了。

  “看書。”甄宓面色雖說還有一抹薄暈,但是神色卻并沒有多少慌張,并沒有絲毫說謊的愧疚。

  “哦……”蔡二小姐,看了一眼甄宓手上的那本寫著《商略》的書,很明顯外面包的封皮有些分開,作為已經結婚好幾年的蔡二小姐瞬間就知道這是什么書了,雖說這次沒長成卷軸狀,而且也不是綢子的,但是本質完全沒有變化。

  “看完去洗個澡冷靜一下。”蔡二小姐神色詭異的笑了笑,頓時甄宓有些窘。

  陳曦自然不知道他結婚的時候劉備給他準備的不良刊物被甄宓已經收走了,話說這些東西陳曦壓根就沒看過,該知道的都知道。

  不過相較于甄宓現在得窘迫,陳曦現在的麻煩有些大,他被人堵了,敢在泰山堵人的如果不是腦子有問題,那么肯定不是一般人能惹得起,而敢在劉備府前堵陳曦絕對不是腦子有問題。

  “說說吧,子川,這些工作明天能搞定不。”魯肅面帶微笑的指著王脩抱著的一尺厚的計劃書說道。

  “能能能,你放心。”陳曦抹了一把汗趕緊接過這件事,很明顯魯肅已經發怒了,老實人發怒沒人惹得起。(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