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二十章 有一些事情早已注定(1)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陳曦和劉備吃吃喝喝的時候繁簡已經帶著一群女孩回來了,不過礙于有劉備在,只是上前來問候了兩句,隨后便帶著幾人進了內院。

  “子川,我也不繼續打攪你了。”劉備拍了拍陳曦的肩膀說道,“記得晚上來我府上就可以了。”

  “好的,我不會忘的。”陳曦笑著說道,然后將劉備送出了自己的院子,眼看劉備的馬車行駛了不過數百米就到了他的府中。

  再扭頭的時候背后已經出現了鶯鶯燕燕一群人,而領頭的便是繁簡,眼見陳曦轉過身來,繁簡和陳蘭低眉順首的一禮,“妾身恭迎夫君歸來。”

  “省省吧。”陳曦扯了扯嘴說道,“家里不興這一套,你和蘭兒看起來什么都好,我也是什么都好,這就行了,至于這幾個……”

  陳曦一改之前和繁簡陳蘭說話時候的溫和,神情一冷,“糜貞,甄宓,說吧,我書房怎么回事,沒事干你們燒我書房干什么?和我有仇?”

  “誰跟你有仇啊!”糜貞瞬間像炸了毛的貓咪跳了出來叫道,“那是一個意外,再說我只燒了一點點。”

  甄宓伸手扯著糜貞的衣角,結果被糜貞反過來直接拍在甄宓的手上,然后不滿的看著甄宓。

  “妾身賈蕓,見過陳侯,此一事也與我有關,兩位妹妹當時也是為了找尋書籍,而我當時在場,未能阻攔,還請陳侯莫要見怪。”賈詡的女兒上前一步開口說道。

  “賈文和之女?”陳曦無奈地說道。一般情況之下他和賈詡都是同一輩,結果這次見到了賈詡的女兒,陳曦有些無話可說,這個貌似比繁簡還略大一些吧。

  “正是家父。”賈蕓低頭頷首道。

  相比旁邊幾女,賈蕓長得一點都不出眾,糜貞和甄宓不用說了,雖說小了點,但是不論是氣質還是容貌都是上上之選。

  至于蔡二小姐,雖說沒有她姐那種知性博學的氣質,但也不是腦子空空。頗有一種靈氣。

  繁簡慢慢養成的雍容的貴氣。還有陳蘭的小家碧玉也算是各有千秋,只有賈蕓,看起來非常的平凡。

  “算了,本身就不想跟這個丫頭計較。以前當女官的時候還很乖巧。結果被子仲放出來之后。哼哼哼。”陳曦瞪了一眼糜貞哼哼了兩句。

  “哼,誰要你原諒,不就是燒了你一些書嗎?我賠給你。”糜貞嘟了嘟嘴說道。她才不想受別人恩惠,只不過之前被陳曦一撩撥,習慣性的抵賴罷了。

  “糜大小姐啊,有些話不要亂說,要不是看在子仲的面上你在我書房玩火,我不收拾你才怪,一邊去,趕緊找個人嫁了,煩死了。”陳曦伸手豁開攔在自己面前的糜貞說道,對于小姑娘,除了調皮一點,陳曦還是挺喜歡的,不過偶爾確實有些煩。

  “嫁誰?”陳曦剛剛將糜貞豁開,她就再一次跳到陳曦面前興致勃勃的說道,完全沒有一點少女應有的矜持,反倒興致高昂,就想馬上有一個玩具到手。

  糜貞的反問好懸沒將陳曦噎死,以前至少還臉紅的躲到一旁去,現在怎么變成這樣了。

  還不等陳曦回話,一旁的糜貞已經掰起了指頭,“嫁人的話,現在整個泰山適齡的只有賈軍師兒子,還有關將軍的兒子,以及你啦”

  “被你氣死了。”陳曦無語的說道,“簡兒,誰教她這些的,我記得去年她給玄德公做女官的時候不是還挺乖的嗎?現在怎么成這樣了。”

  “貞兒妹妹只是稍稍有點……”繁簡捏著指頭有些不知所措。

  和糜貞處的久了繁簡才明白,糜貞天生就是這么一個個性,以前只是家道不易,現在嘛,根深蒂固,糜貞也就不需要再裝乖乖女了,以前還顧及人前,現在嘛,面前這堆人都知道她本性了,也不需要裝了。

  陳曦還在嘆息的時候,糜貞已經將泰山差不多和她門當戶對的少年算完了,“你說我嫁給諸葛孔明怎樣?”

  “我已經有妻子了。”諸葛亮的院落遠遠傳來一句話,撲滅了糜貞繼續往下發展的可能。

  “法孝直也挺好的。”糜貞無奈地說道。

  “人家也有正妻了。”諸葛亮雖說和法正鬧別扭,但是也不想讓法正倒霉,于是再一次出聲道。

  “哼,你不說話行不,真以為我不知道!”糜貞沒好氣的說道,隨后又像是犯花癡一般,“其實我覺得趙將軍好好。”說完兩眼彎成月牙笑瞇瞇的看著陳曦。

  陳曦給繁簡使了一個眼色,只見繁簡苦笑,陳曦就明白糜貞是什么情況了,“好啊,好啊,趙將軍確實不錯,人長得帥,武功高強,又擅長治政,文韜武略無一不精,回頭我就告訴他。”

  “這樣我就漲了半輩。”糜貞咯咯亂笑,雖說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苦惱的事情,“你說我到時候見到我哥哥應該叫什么?”

  “我要是子仲絕對不認你這個妹子,還沒嫁出去,就開始調侃你哥了。”陳曦無奈地說道,“糜大小姐你到底像怎么樣?”

  “蔡姐姐說女子有機會的話就把握好自己的姻緣,而蔡姐姐是我們之中最聰明的,所以我覺得她說的很對,所以我自己來確定我的姻緣。”糜貞一改之前的或是興奮或是花癡的神色,面色肅然的說道。

  “我有些后悔將你們交給蔡昭姬了,二小姐你覺得你姐姐說的對不?”陳曦側頭詢問蔡二小姐。

  “姐姐現在才明白這個道理。”蔡二小姐掩著嘴吃吃的笑著,“當初我叫她跟我逃婚她都不去,還說學班姬,女誡看了一遍又一遍,到頭來也沒用到。”

  陳曦盯著蔡二小姐的雙眸,很明顯對方的話雖然犀利,但是卻遮掩不了眼眸之中的那一抹黯然,才色無雙的蔡琰到了現在反倒沒人能娶了,身份,才學,地位考量的越多,反倒越難嫁出去,有時候蔡二小姐都想告訴她姐姐,找一個順眼的喜歡你的嫁出去就行了。

  可惜蔡琰終究是蔡琰,妹妹終究是妹妹,若非父喪家亡,蔡琰對于自己這個叛逆的妹妹絕對不會像現在這般的寵溺,更何況去聽取妹妹的意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