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一十章 田豐之謀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兩位等之后再敘舊吧,鞠將軍,是我請主公調你來這里的。|}.”荀諶從幕后走了出來打斷了顏良和鞠義的敘舊。

  “見過荀軍師。”鞠義,顏良,張郃三人都躬身施禮,不管情愿不情愿,至少在人前他們也不會對荀諶失禮。

  “不知荀軍師調我和儁義來此所為何事?若是黑山黃巾,我想顏將軍擊敗黑山軍應該沒有絲毫難度吧。”不等荀諶開口,鞠義直接開口反問道。

  “呵呵呵,鞠將軍稍安勿躁。”荀諶眼中閃過一抹異色,對于鞠義這么質問他心中微微有些不滿。

  “此次計劃是我所做,鞠將軍還請聽我講完。”田豐也從幕后走到人前。

  “見過田軍師。”鞠義恭敬的對田豐一禮。

  相比于荀諶,鞠義對于田豐非常的敬重,究其原因,當初在所有人不看好他的時候田豐和袁紹依舊表示支持他,對于鞠義這種典型一根筋的人來說,滴水之恩涌泉相報是理所當然,如此一來鞠義自然無腦支持田豐。

  不過好在田豐本身智商奇高,一般鞠義無腦支持也沒出過意外,如此一來政治小白鞠義對于田豐的支持力度已經無上限了,基本田豐提議什么,鞠義就支持什么。

  “鞠將軍,此次調動你等前來實際上并非為了黃巾,張燕自以為我們不知道他藏在哪里,但是實際上如今天干物燥,只要放火燒山。就能將之逼出。”田豐笑了笑說道,張燕雖說成長的很快,但還是太嫩了。要不是為了將至逼到兗州,早就用火攻將黑山軍逼出黑山了。

  “哦,原來是這樣。”鞠義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不是對付黃巾,那我們的對手是誰?這黑山附近只有我們了,難道要對付劉備?”說著鞠義不由得雙眼放光,他最喜歡那種強大的對手。

  “劉玄德?也算是。不過主要不是他,我們要先滅掉呂布,當然最好的結果是將呂布的實力全盤接收。甚至將他本人都全盤接收,主公心志奇大,想必能征服這頭猛虎!”田豐先是點了點頭,之后才解釋道。

  田豐仔細思考過呂布手下的一干文臣武將。最后確定。如果將呂布的地盤文臣武將全盤接受,那么冀州的實力會出現一個質的飛躍!

  袁劉雙方實力到了這種地步,只要袁紹不出昏招,手下一干人等能團結一心,基本上只要發揮出荀諶,田豐,沮授,許攸。審配,辛毗一干人等的智力。穩扎穩打在謀略上并不吃虧。

  不過相比于文臣的陣容,田豐清晰的感覺到自己一方武將陣容的不足,可以帶兵打仗的良將他們冀州并不缺,相反他們缺一個用來提升士氣的絕世猛將,顏良文丑雖說是河北最猛的將軍,但是距離那最頂尖的幾個人還是有這一點差距的,至少田豐這么認為。

  在這個打出士氣雜兵就能碾壓精兵的時代,一個絕世猛將帶來的士氣優勢在雙方差距微乎其微的時候,很可能直接引起連鎖反應爆掉對方。

  正因為如此田豐的計劃就是收服呂布,如果做不到就退而求其次,借劉備之手擊殺呂布,收服陳宮以及呂布麾下,再不行,那就借呂布來消耗劉備一方的勢力。

  田豐好的一點在于未算勝先算敗,計策也都分一層一層的,而且都有挽救計劃,基本上三個目的達成一個田豐就滿意了。

  當然現在驅趕黑山軍進入兗州田豐也有嘗試打通兗州的想法在里面,因為袁術唯一的兒子袁耀不行了,豫州,揚州,荊州那些袁術占領的地方已經沒有后繼之主了,田豐在思考要不要和袁術搭上線。

  袁術有兒子的時候,田豐覺得要合并袁家除了依靠袁術的無腦義氣開鴻門宴沒什么太好的辦法,不過他的主公干不出來這種事,不過現在嘛,只要袁耀一死要合并袁家實際上并不困難,袁術只要心死了,也就放下了。

  正因為此田豐這些人才會提前打算,畢竟袁耀要真的死,袁術只有要求袁紹給自己過繼一個兒子,而現在袁紹能拿得出手的也就只有長子袁譚,這么一來實際上和袁家合并沒什么區別,不是田豐看不起袁譚,而是相比于現在英明神武的袁紹,袁譚差的太遠太遠了。

  “打呂布?”鞠義瞳孔猛地一凝,因為他的耿直,所以和顏良文丑關系很好,自然非常清楚呂布的強大,那可是近乎于非人的存在。

  “只是以防萬一,外加必要的時候出手擊敗他,讓呂布明白雙方實力上的差距,然后以便于收服。”田豐眼見鞠義躍躍欲試趕緊澆了一桶涼水,他可不希望袁紹麾下不多的精銳兵種消耗在呂布身上,這可都是精銳。

  “不過有機會一定要讓我和呂布的并州狼騎交交手,不破盡天下精銳騎兵,我的先登死士豈能成型!”鞠義傲氣十足的說道,“只有歷經苦戰的勇士才能鑄就不敗強軍,到時候我一定要看看那以全能著稱的并州狼騎到底有何等的實力!”

  “你的先登死士還沒有訓練完畢?”張頜咂舌道,他可是親眼見到風雪之中鞠義是如何率領著先登死士正面放翻數倍于己方的幽州兵的。

  “還沒有,只能算是成型了,大概還需要兩次界橋之戰那種程度的大戰才行,只有經歷過必死之戰還戰而勝之的戰斗,才能擁有必勝的決心,我麾下這些兵卒的軍魂依舊是我,要獨立出來才行。”鞠義搖了搖頭說道,“至于將軍魂獨立出來,我這么多年都沒研究明白。”

  張頜聽的心中發寒,鞠義自己率領先登死士,手下的士卒就像是狂化了一般悍不畏死,但是其他人率領的話雖說依舊是頂尖的精銳兵種,但是卻沒有那種一往無前的氣勢,而現在鞠義居然想要將那一往無前的其實凝煉出來,凝聚成先登死士的軍魂。

  “你自己率領部隊的話,有沒有獨立的軍魂都沒什么變化吧,為什么要獨立出來?”張頜不解的問道,他在鞠義的幫助一下已經徹底掌握住了大戟士,至少現在在他的率領下,大戟士已經能發揮出巔峰實力,套上軍團天賦絕對是當今天下最能抗的部隊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