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零九章 硝煙起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下午等陳曦歸來的時候,盧毓已經變得沉穩了很多,至少之前那種傲慢是完全消失了,看起來被陸遜削的有些慘,陳曦自然不會詢問之前發生的事情,叮囑了陸遜和法正幾句,便帶著諸葛亮、盧毓以及一些器具再次上路了。

  陳曦瀟瀟灑灑的回泰山了,卻不知道這個時候的黑山黃巾已經陷入了危機之中,除了荀諶和田豐兩人聯手的問題,實際上也有郭嘉袖手旁觀的原因。

  “老大,這樣不行啊,兄弟們完全不是袁紹的對手。”李大目摸著胸口的傷口,一臉苦澀的說道,“且不言其他,那顏良根本不是我們所能對付,就算有云氣壓制,我們十多個人也才能勉強架住。”

  “先拖住,趁我們現在對于黑山地形還有優勢先勉力拖住他們,這里并非平原,他的騎兵無法展開,步兵也沒有我們對于地形的熟悉,等聯絡到劉玄德我們就有希望了。”張燕甚是無奈的說道,能拖到現在也是因為在袁本初的壓迫下他成功整合了黑山軍,不過就算如此也沒有辦法對抗。

  “都這么久了,要是劉玄德想幫我們早就來了。”于毒吞了一塊饅頭,灌了一瓦罐水,有些憤怒地說道。

  “他不管我們,那我們去找他!”張燕思慮良久,最后一臉苦澀的說道,還是到了這一步啊,當初他能統合黑山軍的原因就是如此。

  “啪……”郭大賢端水的碗直接跌落在了地面上,而且他人也都一臉震驚的看著張燕。雖說一早就估計會有這一天,不想卻來得如此之快。

  “一定要這樣嗎?大帥?”左校神色陰郁的說道。

  “一早就說好了,黑山軍可以有統帥。但是統帥一定要為保護大家。”張燕平靜地說道,“拿地圖來,讓我研究一下怎么沖到泰山。”

  白饒等人面面相覷,雖說一開始結盟的時候就說清楚了,是為了對抗袁紹,統帥需要保護黑山軍,但是這幾個月隨著張燕的表現。一開始還有些不服氣張燕的白饒等人也不得不承認張燕比他們適合作為黑山軍統帥。

  袁紹非常強,這是白饒等人直觀的感受,隨著和袁紹沖突的升級。白饒等人對于袁紹那恐怖的實力有了一個初步的估計。

  若非張燕在一次次的戰斗中以驚人的速度成長,恐怕黑山黃巾早已成為歷史了,正因為這樣白饒等人才會徹底承認張燕的統帥之位,而非以前那種被逼無奈。又為了保全自身而做出的蟄伏。

  “那樣你會死的。”于毒苦澀的說道。

  “總比大家一起死好吧。再說你們還想繼續打下去?劉玄德不錯,青州的黃巾現在過得很好。”張燕平靜的簡直就像一彎死水。

  于毒默然無語,嘆了一口氣,“我幫你一起找吧。”

  “現在冀州到青州的路顏良大軍封死,雖說歷城相距不遠,但是要殺出去恐怕非得折損大半不可,如此一來只有兗州這一條路可以走了,還好兗州因呂布之。麾下并不完備,否則這條路也不容易。”張燕一臉平靜的說道。

  張燕已經做好了死的準備。實際上在他坐到這個黑山黃巾統帥的位置上他就已經做好了死的準備,以一人之命換近百萬黃巾以后的幸福安康,不要說已經有先驅給他證明了這件事的可行性,實際上只要有一絲希望他也愿意賭,他沒有管亥那種瞻前顧后,死則死矣!

  青州前后兩位大渠帥作風給了張燕太大的震撼,而青州黃巾現在的生活也給了他太多的渴望,張燕在沒接過黃巾統帥位置的時候就歸心于泰山了,畢竟相比與袁紹治下,泰山更接近于百姓的樂土。

  距離黑山軍數十里的地方顏良率軍駐扎在這里,自虎牢之前敗于呂布之后,數年以來顏良勤練不輟,年前一次偶遇當中獲得了一個神秘人用槍高人的指點,實力獲得了長足的進步。

  “終于能看到虎牢關下呂布的背影了,原來趙子龍并沒有呂布那么的恐怖。”顏良吐出一口白氣,然后緩緩的站了起來。

  因為年前的那次機緣,他的實力比之文丑已經有了極大進步,不過為了不打擊文丑的自信,顏良并沒有在文丑面前表露出太大的進步,反倒潛移默化的將自己的感悟灌輸給自己的兄弟。

  “絕學嗎?”顏良望著初升的太陽,“那不過是阻止大爺我走向更高巔峰的阻礙,呂布沒有任何的絕學秘術,依舊是天下無敵,老子我也不創造絕學了,爆發性的東西不過是一時,浪費時間罷了!”

  “哈!”顏良大喝一聲,手上的長槍猛地爆發出血色的光澤,甚至能嗅到一股腥咸的血味,之后一只血色的狂龍直接纏繞了起來,而顏良也狠狠地將長槍往地上一砸!整個山頭猛地向下沉了數尺,而長槍僅僅插入了山石半尺。

  “呼,還是不行。”顏良無奈的說道,他要的效果是一槍戳下去,槍沒扎入山石,而整個山頭下沉三丈,他需要參悟透這種運力方式,并且用身體記住,只有這樣一槍下去才符合顏良心目當中的勢大力沉。

  做完每天早上的訓練,顏良就回到軍營坐鎮,而今次還沒等顏良沐浴更衣,就有傳令兵來報田豐和荀諶有事找他。

  話說顏良不怎么喜歡田豐和荀諶,但是袁紹叮囑他要聽田豐和荀諶的指揮,那么不管顏良如何不喜歡那兩個家伙,他依吞噬舊會遵從袁紹的命令。

  “帶路。”顏良摘下自己的頭盔跟著傳令兵去中軍大帳找田豐,荀諶。

  很快顏良來到大帳,將頭盔,長槍交給守衛之后,掛著一柄佩劍便走了進去,而進入之后顏良一眼就看到不應該出現在這里的兩個人——鞠義和張郃。

  “正理!”顏良大笑著給了鞠義一個熊抱,狠狠地錘了兩下之后,“你小子怎么在這里?不是去收拾公孫瓚那家伙去了嗎?”

  “哼,就公孫瓚那點實力還不夠我一個人吞的,我已經將他打出右北平了,幽州大部已經歸屬主公了,公孫伯圭已經沒有南望的實力。”鞠義一臉狂傲的說道,不過顏良就喜歡鞠義這種脾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