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零二章 你很重要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你到底是誰。”握著槍的壯漢躍下房頂,出現在陳曦和道士的中間,低沉的詢問道。

  “跟你一樣,都是來保護他的,不過比你晚到一段時間。”道士平靜的說道,“陳侯,你的精神天賦我們已經確定了,所以我們這些化外之人,雖說以修仙訪道為重,但是保你一命卻是必須的。”

  “哼,沒記錯的話,你們之中可有不少不聽指揮的家伙!”持槍的壯漢盯著對方,微微躬身說道。

  自從童淵那邊收到關于陳曦精神天賦的消息,再三確定之后,就將他手下最大的牌,他師弟韓瓊丟出來了,話說這還是因為他現在還沒緩過來,否則來的絕對是他。

  韓瓊雖說不如童淵武藝高強,但是也弱不到哪里去,作為最早一批突破到內氣離體的頂級高手,就算不靠秘術,絕學,純粹對砍,呂布要砍死韓瓊也不是很容易,更何況他有大堆的秘術,正因為這樣,韓瓊一路跟隨著陳曦,硬是沒讓陳曦發現。

  同樣那名道士也是一樣,不過他更囂張,東萊海邊在看到正在上船的陳曦,原本打算回山念經的南華直接熄滅了原本的想法,因為他在陳曦身上看到了飛升的希望,正常渠道飛升不了,大功德舉霞飛升總行了吧。

  其實一開始南華總覺得自己做了錯事,讓兇獸橫行,讓武者太強,讓天下大亂,但是在見到陳曦之后,南華發現。其實他一直都想差了!

  南華在見到陳曦的那一刻悟了,福禍相依,誕生了不少兇獸。但是不也誕生了一個能締造數十年太平盛世的少年,只要自己保護對方安全的成長下去,大漢朝風調雨順近百年,數千萬百姓的衣食無憂,絕對是功德無量!到時候只要給自己分潤一點,這不就飛升了嗎?

  之后南華直接什么話都沒說,就那么跟著陳曦。不插手任何任何的戰爭,只保護陳曦,他的任務就是將任何能威脅到陳曦的攻擊全部造成意外偏離。這也是為什么整個長江水戰,陳曦連個弓箭都沒見。

  “陳侯,不用管我二人是誰,你只要知道我們是來保護你的。而且你可以放心。我們對你沒有任何惡意,雖說我不太喜歡這個家伙,但是以他的實力對上劉玄德麾下任何一名武將都不會吃虧。”南華也是看到了陳曦眼中的猶疑開口說道。

  “半年前你就跟在我身后?”陳曦皺著眉頭說道。

  “陳侯的感覺真的很強,我有數次都差點被發現了。”持槍的壯漢笑著說道。

  陳曦不由的一皺眉,就這一句話,陳曦就知道這位的恐怕是頂級高手,他的感覺非常敏銳,想當初左慈那次。雖說有左慈的大意,但是不可否認陳曦的感知能力。

  “怪不得我有時候總覺得有人跟著我。弄得我疑神疑鬼。”陳曦沒脾氣了,這等跟了他半年的高手,真要殺他的話,早就死了,甚至要殺他,他根本都反應不過來,不過由此也確實能看出對方沒有什么惡意。

  像法正這等頂級謀士所積蓄的精神力非常龐大,如果正面對上關張這種頂級猛將,全力將所有精神意志塞到對方的大腦中,絕對是法正死,對方要么死,要么意識崩潰,陷入瘋狂,但是話說回來,有哪個內氣離體會向當初華雄跪在李儒面前完全不反抗,遠遠一道刀光就能解決的事情好不。

  “不過陳侯,我們只保護你,平常也不會出現。”南華看著陳曦說道,“我們是義務保護你,不需要任何東西,但是也只保護你。”

  “嗯。”陳曦點了點頭,“這一點我知道了。”

  “老道士,既然你也來保護他,那我問你一個事兒,于吉能殺嗎?他是一個危險分子,我們閑散武者已經統一意見,先要弄死他,我們不想和你們發生大規模沖突,所以提前問一句!”眼見陳曦已經不再戒備,韓瓊眼中閃爍著寒光詢問道。

  “于吉?那家伙要是對別人出手也就罷了,但是他要是敢過來,照殺不誤!”南華眼中閃過一道冷光,于吉那家伙要真的為了嘗試崩壞大勢,過來弄死陳曦,南華絕對不會手下留情,別說以前也就是打個照面,就算是熟人也是照殺不誤!

  “那就好!”說完韓瓊一個倒躍,半空之中便消失掉了,隨后空中傳來一句話,“陳侯且安心,我若離開必然會給你通知,并且絕對會有人前來接替我的工作。”

  陳曦有些傻眼,對方直接消失了,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不由得望向身旁那個道士。

  “陳侯,我出現只是讓您印證一下,并且也是為了避免以后可能出現的誤傷,我和他并沒有見過面。”南華望了望某一個方向說道,不得不承認人老成精,蹲在那個角落的韓瓊氣息還有心跳幾乎已經完全消失了,整個人就像石頭一樣,而諸葛亮在韓瓊消失的瞬間展開了精神天賦,卻也沒有感知到對方在哪里。

  “我這么重要?”陳曦好奇的問道。

  “非常重要,按照這么發展下去,您會拯救萬民,功德無量。”南華極其鄭重的行了一禮,然后默默地消失掉了,只留下四人面面相覷。

  “咳咳咳。”陳曦接連咳嗽了數下,將其他三人的注意力拉了回來,神色有些不自在,“我自己都不知道居然真的有人在暗中保護我。”

  “這本就是自然之事,你不明白你的精神天賦對于天下人來說有多重要。”坐在臺上的老頭平靜的說道,“你對于百姓來說太重要了。”

  “說的我有些像是吉祥物了。”陳曦苦笑著說道,“算了說點別的吧,我不想研究我有多重要。”隨后一拱手找了一塊石凳坐下,也不講究什么禮儀了。

  “陳侯隨意吧,子家出來吧。”老者對陳曦笑了笑然后對著里屋招呼道,很快一個大約十一二歲的小孩走了出來,跪坐在老頭的旁邊。

  “這是您孫子?”陳曦好奇的問道。

  “盧子干之子,盧子家。”老頭搖了搖頭伸手一指小孩開口說了一個名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