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九十九章 有賢自遠方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一曲終了,陸遜依舊興致勃勃的等待接下來的劇目,而臨淄百姓也都一樣,結果良久之后都沒有人上臺,下面的百姓也都明白戲曲結束了。

  “這就完了,我還想看許漢文修煉有成,將青蛇也殺了。”陸遜不爽的看著法正說道,“這樣結束太過分了吧。”

  “啪!”陸遜挨了兩掌,陳曦是不滿陸遜居然毫無同情心的表示要將青蛇殺了,而法正則是不爽,白蛇傳已經算是少有的長篇劇目了,你居然還嫌短。

  “還有沒?”法衍坐在的時間有些長,也懶得站起來,直接伸出拐杖在法正的腳下點了點問道。

  “這個曲目已經結束了,我也就請了一個,這是少有的長劇,您看看天。”法正指了指已經靠近中央的圓月,現在已經亥時了。

  “哦,這曲子不錯,不過既然結束了,那就緩緩驅散百姓吧,別出現意外。”法衍用拐杖撐起身來,然后笑著對陸康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法正扯了扯嘴,原本按照橫豎插入其中的屯田兵開始按順序疏導百姓,沒耗費多少時間原本密密麻麻的人影就消失了大半。

  “這齊國相法孝直確實不簡單啊。”一個看起來五十多歲滿臉風霜的小老頭望著法正的方向感慨道,“年不過雙十,治齊國不過一載,齊國可謂安居,不知道那被稱作奇才的陳曦會是何等驚艷。”

  “都很厲害,比我們年輕的時候強多了。”身旁一個青衣男子笑著說道。“孔文舉所言確實無錯,就不知道劉玄德如何了。”

  “哼,你還想追求官位?”一個頭發斑白的小老頭說道。“錢財和官位豈有令百姓安居重要,你是要迷醉在繁華之中?”

  “不身居高位,如何才能展現自己的才華,去拯救更多的百姓,德行可以感化,但是我更相信官府立信,百姓歸附。且一人之德,一人之信,能持多久?”青衣男子不爽的看了一眼頭發斑白的小老頭說道。

  “能行一日。且行一日,總比你追求官位一無所得的好!”花白發小老頭平靜地說道,“更何況百姓就算無知,只要教化使其有德。這天下亦可久治。”

  “哼。只是之前無所得,不代表以后無所得,至于教化,我更信法律,德法相合才是長治的基礎,更何況世間有陰必有陽,有德無德皆是常人,你又能教化幾人?”青衣男子冷笑著說道。

  “學無止境。難道就不學了,感化不了天下人。難道就不感化了?”花白發小老頭神色平淡的說道,仿若一切都不放在心上。

  站在兩人中間的那個小老頭就那么神情自若的看著左右兩個四十多歲的家伙辯論,對于他來說多年的生活已經習慣了這兩個家伙見面就辯論的情況。

  “行了,都歇歇吧。”站在中間的小老頭掏了掏耳朵開口說道,貌似今次戰斗的時間有些太長了,這是什么情況?

  “哼,不跟你爭了,你我學識相當,意志也都是堅定之輩,要證明對錯,那就只有用事實說話,我等三人從遼東而來,除了受孔文舉所托,恐怕也都有見見劉玄德的意思在里面,既然如此,那就不要爭了,交由劉玄德評定。”青衣男子冷哼一聲,他很清楚,不論是自己,還是對方都是很難折服的。

  “拭目以待,就如我當初所說,我做我的教書先生,你做你的小吏,是非對錯交由后人評判。”花白發小老頭平靜地說道,說完就朝著城中客棧走去。

  青衣男子搖了搖頭,并沒有接過話茬,直接跟了上去,他正在思考什么時候,什么機會去和法正進行接觸,他不想過早的和劉備接觸,他希望的是,依靠自己的能力進入劉備的眼中法眼,而不是因為名望進行所謂的破格提拔。

  次日一大早,陳曦隨意的洗漱了一下就去尋找法正,“鐺鐺鐺!”陳曦狂躁的敲門聲,他昨天可是看的很清楚,法正可不是一個人休息的,想當初他就被法正這么騷擾了不少次,現在終于有機會還回去了。

  “誰啊,大清早的還讓人休息不,擾人清夢!”法正大早上溫香軟玉在懷,正打算一親芳澤,就聽到一陣狂躁的敲門聲,頓時感覺心情極其郁悶,于是對著門口吼道。

  “少爺別管他。”法正懷中的侍妾有些郁悶的說道。

  “估計只有陳子川,那家伙……”法正苦笑著說道,“你繼續休息吧,我跟他出去談談,這家伙真記仇啊。”

  “妾身服侍您穿衣,洗梳。”說著侍妾也爬了起來,然后對一旁的兩個侍女使了一個眼色,示意她們將衣物拿過來。

  很快法正就換好了衣服出來,不過很明顯眼睛有些腫,打了一個哈欠,對著站在門外的陳曦招了招手,“你可真記仇啊,早知道昨天給你也安排一個侍女。”

  說來原本這種留宿,法正正常是應該安排侍女給陳曦,不過礙于陳曦的作風也就熄了這種安排,不過看看早上這種情況,法正有些后悔。

  “嘖嘖嘖。”陳曦饒有興趣的繞著法正左看看右看看,“沒看出來啊。”

  “好了,好了,你下午還要走,還是別用這種無聊的方式了。”法正不為所動的說道,他現在臉皮已經磨練的很厚實了,就陳曦這種方式,完全無礙。

  “你這家伙。”陳曦一挑眉,“真是的,跟奉孝不學好,就學了些糟粕!”

  “糟粕只是放錯了位置的好東西,這話是你說的。”法正毫不在意的說道,他現在頗有點郭嘉那種雷打不動,爺要上青樓,誰也攔不住的氣勢。

  陳曦搖了搖頭,對于法正有些無可奈何了,果然早上剛剛睡起來的人腦子總是有些遲鈍,皮有些厚,很多東西都能無視了。

  陳曦和法正推門走出月門的時候,原本在一旁石臺下看書的諸葛亮也合了書跟了上來,對比陳曦和法正那種沒事能睡到巳時的懶人,諸葛亮每天蒙蒙亮就起來看書,雖說這些書他早都看過了,但是有一句話諸葛亮深信溫故而知新。

  走了一節,拐了一條巷子,陳曦好奇的聽著耳邊的讀書聲,側頭看著法正,教育普及計劃還沒有普及到臨淄吧,第二階段還沒開始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