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九十五章 心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這家伙怎么了。”陳曦不解的問道,“隨便找一個門當戶對的結婚tsxsw不就好了嗎?”

  說完陳曦就看向諸葛亮,這家伙就屬于有老婆,但是沒有娶老婆老婆的人,就像諸葛亮的姐姐嫁給龐統的大哥一樣,諸葛亮自己也會娶黃承彥的女兒,世家之間的姻緣早就安排好了,就如同陳曦必須娶繁簡一樣。

  “沒那么容易,小時候訂好的婚結不了了。”法正苦笑著說道,“我倒沒什么,我爹挺難受的。”

  “哪家啊,這么愚不可及的?”陳曦直接愣住了,還有這樣的家族,毀約的事情居然都能干的出來,臉都不要了啊,想當初他家落魄的一塌糊涂,他自己也是病癆鬼,繁良都沒說不嫁繁簡。

  “姜家。”法正扯了扯嘴說道,“扶風大姓,我幼年之時和他們家一個女孩結親,小的時候倒是常常見,不過嘛,我們法家沒落了,他們也就有些推辭,之前我派人去接我爹,我爹打算將她一起帶來,結果……”

  說到這里法正的眼中不由得閃過一抹寒光,他根本不介意結婚的人是誰,但是你退婚絕對不可以,尤其是那種沒有理由,卻不給一個說法的方式絕對不可以。

  “涼州姜家?”陳曦不太確定的問道。

  “祖祠在涼州,但是扶風也有很多。”法正不爽的說道,“欺負我小門小戶,有機會我一定會和他們家談談。”

  陳曦眼見法正那平靜的表情之下的寒冷,就知道這家伙本性快要暴露出來了。法正本就是一個睚眥必報的角色,被郭嘉敲打教育了很長時間才不再像以前一樣,結果現在貌似又復發了。

  “有眼無珠。”諸葛亮搖了搖頭說道。雖說法正經常挑事折騰他,但是他也承認法正的能力絕對是天下有數的,當前法正不過十七歲,還有幾十年的時間興盛法家,涼州姜家這個時候得罪這種人,不是有眼無珠是什么。

  “誰知道他們怎么想的?”法正不屑的說道,“要不是這里距離西涼太遠。我絕對讓姜家明白怎么做人。”

  陸續扯了扯嘴,他突然發現這個即將成為他新任教習的法正,貌似有些狠辣。

  “要不你先娶妾吧。正妻之位先空懸著吧。”陳曦安撫道,可別真讓法正狂了,“基本我們泰山這群官員都是正妻之位空懸,妾都是有的。”

  “我有妾侍的。”法正扯了扯嘴說道。當時他爹剛來說起這件事的時候心氣不順。法正當天就找了一個妾侍,先安撫好他爹再說,妻子的事情對于法正來說,就之前姜家那個身份的他要找多少都不會太困難。

  “哦,那就行了,看得過去就行了。”陳曦點了點頭說道,不過很明顯這件事對于法正絕對是一根刺。

  “算了不提這個了。”法正有些陰郁的說道,他就很不解啊。就他現在這個身份,這個地位。還有這個能力姜家是腦子有問題啊,他這邊都沒說退婚,那邊怎么會想起退婚,這根本就不合理好不。

  法正開始也曾想過會不會是姜家覺得他現在太猛了,自家女兒高攀不起什么的,但是一想這根本不可能啊,不說別的姜瑩小時候跟他算是玩大的,法正這個人雖說性子比較奇葩,但是對自己人很好,而且很念舊的。

  再話說他爹還活著好不,他爹還是大儒,怎么可能會做出那種嫌貧愛富的事情,漢末的大儒都是要名望不要命的,更何況是這種事情,法正要是敢在法衍面前提一次說他不娶姜瑩,絕對會被法衍打死在祠堂……

  所以法正思來想去,肯定不是他們家的問題,只能說信息傳播的太慢,而他當初也沒有入職做官,否則的話用官碟文書說話,姜家絕對不會如此,不過這樣也好算是看穿了姜家的面目,不過想起姜瑩法正就有些可惜,前十年他一直認為對方會成為他妻子,結果可惜了。

  “走,吃點東西,休息一下,明天我還有工作要處理,先不跟你們回泰山了。”法正一揮手,面色上的郁悶一掃而空,再次恢復了之前的那種無所謂的神情。

  “哦,你是要將基礎設施還有標志性建筑建完才離開是吧。”陳曦跟著法正朝著里屋走去,邊走邊問道。

  “嗯,我怕我回去了,他們給我將城池建的七扭八歪的。”法正點了點頭說道,“將標志性建筑建起來,到時就算我回泰山了,他們也有模板可以遵循。”

  “如此也好,那我就將伯言留在你這里吧,你記得教他兵法戰略什么的,他和孔明有些鬧不到一起去。”陳曦拍了拍陸遜說道,“別小看他,他很聰明。”

  “哦,那就留在我這里吧,我也沒有什么事情,帶著他興建城池,多看看該懂得就懂了。”法正側頭看著對自己躬身施禮的陸遜點了點頭,“孔明也要回去繼續學習嗎?嘖嘖嘖,再這么下去,等他出來當小吏的時候我可能都要管轄一州政務了。”

  “我回去和魯子敬處理各州郡政務,順帶進行長遠期的規劃,說不定你以后做的事情有一些就是我做的規劃。”諸葛亮云淡風輕的說法讓法正噎了一個半死,不由得側身看向陳曦確認這話的真實性。

  “哼,過不了一段時間我也回泰山。”法正眼見陳曦微微點頭就知道諸葛亮之后的工作算是安排好了,雖說可能一開始就是給魯肅打下手,但是以諸葛亮的才華,用不了多久估計魯肅就會放權,將一些簡單的政務交給諸葛亮去處理,這種事情法正非常確定,畢竟他和諸葛亮斗了很久,雙方都沒占上便宜。

  “嗯,你遲早也得回去,準確說很快大家都需要聚在一起了。”陳曦嬉笑的說道,而法正瞬間就明白陳曦話中的意思了,終于要開始摩擦,為最后的北并袁紹計劃進行初步的預熱了嗎?

  “好了,今天不談政事,只談風月,酒菜飲宴走起,歌舞齊奏!”法正進了正廳就大笑著安排道,一點一點看著一個新城逐漸的建起,除了興奮,還有在人前保持官威的疲累,一直沒有人敢和他一起放縱一下,而今天終于可以放下面具,好好的休息一下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