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八十七章 水可覆舟……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剛剛踏上青州東萊港口的陳曦完全不知道就在他離開的這么一段時間之內雍州發生了如此大的變故,更不知道司馬朗靠著他那爆表的親和力以及天下有數的口才徹底讓韓遂和馬騰罷兵,更狠的是馬騰甚至被說服進入長安親自去和李傕等人進行結盟。

  如此一來在大棒和糧食的雙向指使之下西涼羌人遂定,原本計劃的開挖工作自此算是正式開始,不過理想是崇高的,現實是骨感的,雖說羌人愿意為了未來的生活開挖鄭國渠以及六輔渠,但是架不住李傕沒有那個駕馭能力,百萬勞力的調動可不是說笑。

  不光是李傕,實際上放眼天下有能力有自信駕馭住百萬勞力,合理的發揮出其中能力的人刨除曾經這么干過,現在還在這么干的陳曦和魯肅絕對不超過五指之數!

  司馬朗可謂是天縱奇才,讓其治理一州倒是絲毫無礙,然則做這種調動百萬勞力的事情,沒有個幾十年磨煉絕對是高看了,這么一來這件事最后又如荀彧估計的那樣落到了鐘繇身上了。

  抱著一事不煩二主的想法,李傕帶著郭汜,張濟,樊稠,馬騰一干人等拿著大堆的蔡邕書卷前去拜見鐘繇,其動靜之大,帶領的人之多就差媲美上朝了。

  鐘繇接過禮物嘆了一口氣表示這件事自己會解決,實際上心中已經要將荀彧罵死了,他知道荀彧這是給他鋪路。但是發動百萬民夫的工程,成了,那不用說。到時候曹孟德來接手,他絕對是荀彧之下文臣第一人,但是不成呢?不成他不被人挖坑埋了才怪。

  “伯達你怎么又來了?”鐘繇苦笑的看著司馬朗,“荀文若還真好意思,給我出了這么一個大難題,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我橫豎都需要接過這件事。唉,好一個荀文若。真將能算得都算了。”

  “鐘尚書,侍中讓我將這封信給你,說您一看就會明白。”說著司馬朗低著頭從袖中將一封信取出遞給鐘繇,低頭不再答話。就那么眼觀鼻,鼻觀心。

  說實在的自從來到司隸之后,司馬朗自信觀察過西涼兵,加之他超額完成了李傕交給他的任務,李傕自然很是信任,讓他接觸了不少的西涼軍務,正因為如此司馬朗才對于曹操吞并,甚至用荀彧的話說是接收西涼的計劃極其的不放心,因為太強了。

  明面上真正的西涼鐵騎不過五萬。但是在司馬朗接觸到西涼兵的軍制之后,原本所有的信心都化作了苦澀。

  所謂的董卓身死,扈從潰散根本就是一個笑話。確實董卓死后高達數十萬的羌騎直接沒了,西涼軍的實力大幅度下降,但是等司馬朗接觸到事實的真相之后才明白,那些羌騎就不是扈從軍或者丹陽兵那樣的雇傭兵,而是仆從兵,和中原戰場的民夫一樣。不過這個民夫比較高級罷了,相當于二流兵卒……

  也就是說如果鄭國渠重開。西涼兵有糧的話,隨時都能重現當初的西涼軍勢,接近三十萬的騎兵你怕不怕!

  司馬朗了解到這些的時候對于荀彧的計劃徹底沒信心了,什么謀劃也要有實力作為保障,三十萬騎兵,雖說羌騎占了八成以上,但是這戰斗力也不是鬧著玩的。

  不過雖說司馬朗心生絕望,卻也依舊按照荀彧的命令做完了那些荀彧交代的事情,畢竟他也想看看荀文若的到底如何做成這幾乎是蛇吞象的計劃。

  再抬首之時鐘繇已經看完了整封書信,扭身用油燈將整封信燒掉之后,神情自若的看著司馬朗,“伯達,以后你按照李稚然的命令辦事就行了,雍州這顆果子落不到西涼了,荀文若當真走一步看三步,回去告知驃騎將軍,我需要大量文官進行管理。”

  “喏!”司馬朗眼中閃過一抹震驚,雖說不知道荀彧這封信中寫了什么,但是鐘繇能如此說,恐怕雍州這件事荀文若已經布置的差不多了。

  司馬朗離開之后,鐘繇嘆了一口氣,“荀文若啊荀文若,你倒是厲害,這些人到時候都成了你的棋子,只是不知道我在你的布置中算是哪一個角色。”

  說完之后鐘繇默默地看向東方,嘆了一口氣,“不過如此才有趣,這天下也有出乎你荀文若意料的人物,將你逼到這種程度卻也有趣,看看你們兩人到最后到底是誰更棋高一著,到現在都不再弄險了,穩扎穩打了!”

  “可惜著五世三公的楊家了,此后可能再難翻身了,棋子啊棋子,楊德祖可惜了,若是你能跳出這局可能還有一絲機會,但是現在這般恐怕只有疲于應付了,但愿別死啊,我還是挺欣賞你的。”鐘繇回頭望著楊府的方向流露出一抹嘲諷,隨后又恢復成正常的書呆子情況。

  剛剛走下船的陳曦自然不知道這些事情,不過就算知道了,這距離之遙遠也難插手其中,更何況鄭國渠一事到了這種地步,已經成了雍涼司隸三地數百萬百姓的民愿,托西涼兵之威望,馬騰之威望,這件事早已傳遍了三州,到這個境地,不修也得修了。

  漢末百姓所求的不過是一口飯吃,黃巾造反為何,除了為了那一口飯,還能為什么?而當李傕等人特意宣揚只要鄭國渠重開就能讓周遭百姓有飯吃的時候,這個渠就非挖不可了,不挖擋了百姓的活路!

  所謂大勢滔滔,有些東西沒人提也就沒人管,但是當某些事被提起了,那就不得不做了,李傕并不知道在他打算開挖疏通鄭國渠的時候即意味這件事必須要有一個結果,而現在把握著他們生命線的卻是鐘繇……

  “孔明,伯言走了,看看這東萊建的如何,咱別的都一般,搞建設咱很有自信的,至少到現在我是沒見過比我更擅長的。”陳曦一拍諸葛亮和陸遜望著四周往來的人群笑著說道。

  之前陳曦走的時候這里不過是荒蕪一片,不過在回來的時候稍微多浪費了一些時間,令他沒想到的是,這個港口居然已經修好了,而且居然已經有些人氣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