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八十四章 鐘繇之謀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鐘繇此言一處,李傕直接愣住,隨后反應過來先是大喜,隨后不自覺的有些惱怒。

  “鐘尚書,己有良策速速說出。”說這話的時候李傕很明顯的有些臉黑,心道,要是你不給個好策,今天絕對要治你一個蔑視本官之罪。

  鐘繇朝著李傕一伸手,司馬朗瞬間就明白什么意思,趕緊將書卷還給鐘繇。

  “這長安以北有廢棄的鄭國渠,又有前漢孝武帝時期的六輔渠,此渠只要重開,瞬間可化黃土為良田億萬,可保整個關中,西涼再無糧食之憂。”鐘繇二話沒說就點出和荀彧當初思考的幾乎一樣的計劃。

  “什么,不可不可,我們哪里有那么多的人,那渠沒有十萬民夫數年之功絕對難成。”李傕連連擺手,這算什么良策,真以為他不知道,那就是一個坑,當初李儒在的時候也曾提過穩住中央之后就重開鄭國渠,但是李儒一直都沒有騰出手。

  “我們沒有,羌人有,羌人少糧,但是人多,馬壽成在羌人素有威望,我們可以以當年大秦糧倉為誘惑,羌人必允。”鐘繇笑著說道,“這種事情很簡單的,隨便派個人去給馬壽成說說,他不得不允許。”

  鐘元常這家伙……司馬朗默默地盯著地面,鐘繇現在勝券在握的姿容讓他有些想起那高坐在殿堂之上淡然自若的荀彧。

  李傕一愣。隨后一竅通,百竅通,羌人以前跟著西涼兵混。為什么,糧食啊,現在跟著馬騰混,為什么,不還是糧食?有這么一個大糧倉,糧食就不是問題!

  羌人對于李傕來說可以驅使的,別說他馬騰在羌人中有威望。他們西涼軍在羌人中威望也不是吹的,只是最近沒糧。將羌人驅趕到馬騰那邊去了,要是有糧,羌人聽誰的還真是未必。

  “多謝鐘先生。”李傕大喜,連連作揖。“此法甚妙甚妙,西涼少說有三兩百萬的羌人,只要能解決糧食問題,他馬壽成和韓文約不過是廯疥之疾。”

  “管他們兩個干什么,大勢之下萬物可驅,馬壽成和韓文約可以用官位誘使,可以結盟緩緩吸收,這種事情很簡單,給書。”鐘繇說了一個七七八八。李傕雙眼放光聽的津津有味的時候,鐘繇來了一個大轉折,噎了李傕一個半死。

  不過李傕畢竟是在李儒手下混過的。這些人現在的性格還沒有徹底扭曲,骨子里尊崇智者決定的習慣還沒有改變,被鐘繇這么一講,李傕頓時有一種李儒還活著的感覺,瞬間習慣性的就聽從鐘繇的命令。

  “去去去,趕緊給鐘先生將所有的蔡大家的書法拿過來。”李傕一推司馬朗雙眼放光的看著鐘繇說道。“鐘先生稍后,咱當初幫蔡大家收攏家資的時候收到了不少的書卷。這就給您送過來。”

  很快司馬朗抱著幾卷書卷就跑了過來,而鐘繇在看到那些書卷直接甩開李傕,一臉狂熱的跑去迎接司馬朗,然后將書卷搶走,眼眸之中幾乎快燃燒出欣喜的火焰了。

  “鐘尚書,我們當時收攏的書卷都在這里,您可以繼續說了。”司馬朗微笑著說道。

  “好說好說,這事情其實很簡單的,派人去給馬壽成還有韓文約開誠布公的將這件事說清,至于之前的詔書,直接說是偽詔,至于要栽到哪路諸侯身上你們看著辦,然后派人去西涼大肆散播我們要重開鄭國渠恢復三秦糧倉。”鐘繇將書卷全部揣到袖子當中,將左袍拽的傾斜,但是他本人則毫不在意的繼續說。

  “好好好。”李傕大喜道,蹲在長安的人都知道當年的鄭國渠有多重要,十萬頃上等良田到底意味著什么,只要能重開,李傕就敢讓西涼鐵騎敞開了吃,之后挽回已經敗壞的一塌糊涂的軍紀,都是沒糧食逼得。

  “將軍在西涼的威望,羌胡的威望不弱于馬壽成等人,到時候只要將軍一天盟誓,并請陛下下詔督辦此事,只要事成,將軍此前的……”

  說到這里鐘繇不再說話,但是其中意思李傕都懂,這件事做成了,那基本上就可以說是有一個護身符,活一州之民的功勞,就算是死了也有人給祭拜的,入史冊有入廟狠?

  “多謝鐘尚書!”李傕深深一禮,“此事成后,我必約束西涼軍,使其軍紀不再混亂,不過還請鐘尚書舉薦一人來完成這結盟之事,我等手下皆是武夫,舞文弄墨之輩,還真沒有,肯定鐘尚書指點。”

  “就他了。”鐘繇抬手一指司馬朗,“河內司馬家不管是身份,還是才學應該都足夠了,看得出來將軍很欣賞他,而且我能獲此書卷大概也少不了他的一番辛苦,既然如此,那就讓他去,我也算是還人情,將軍也就不擔心他以后的晉升之路了。”

  司馬朗低著頭,他現在敢保證鐘繇絕對猜到他真實的身份了,雖說他并沒有表露過。

  “好!”李傕大笑,他們一直想和世家進行接觸,可惜關隴世家過于自矜,根本不和李傕進行接觸,而現在有機會和司馬家搭上線,以后就能收攏更多的世家,李傕雖然沒有爭霸天下的想法,但是他比很多人更明白這天下實際上是屬于世家豪族的。

  “多謝將軍和尚書抬愛,朗必全力以赴,完成此事!”司馬朗鄭重其事的說道。

  “好好好!”李傕大笑道,“伯達,你勿要擔心,此去你途經長平觀的時候老樊和老張肯定會保護你的,而且到時候我們西涼第一高手也會罩你的,放心。”

  李傕提起張繡微微有些異色,畢竟張繡那種同時吊打兩大內氣高手的實力由不得李傕不好奇,沒記錯的話,上一個讓內氣離體高手不要臉面圍攻的便是呂布了,而第二個便是張繡了,果然西涼只出變態……

  張繡!司馬朗心中大呼,作為當世僅有的出場就是被內氣離體高手圍攻還擊敗對方的頂級高手,由不得司馬朗不側目,在這個時代內氣離體的高手意味著不僅僅是高端的武力,還意味著軍團天賦!

  “承蒙將軍信任,朗必傾盡全力達成此次結盟!”司馬朗鄭重其事的說道,看著吧,我會將馬騰和韓遂帶到長安來的,只有這樣才能展現出我的能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