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八十二章 李傕的煩憂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九江一戰之后,周瑜調動的江夏水軍跟在甘寧的水軍后面,也不打,就那么遠遠地跟著,你停他也停,最后將甘寧一行追到長江入海口和甘藍匯合,之后江夏水軍才緩緩地掉頭離開,甘寧和陳曦也長舒了一口氣。

  每次看到敵方水軍頂著統一的的云氣,一大三小四個軍團天賦甘寧和陳曦就感覺到一陣無奈,那種威嚴的軍容,區區冷霧什么的根本沒有效果,果然大多數的精神天賦除了附加的特殊效果,更多的都是為了出其不意。

  “終于走了,我還以為對方真要和我們打一場。”陳曦吐了一口氣,扶著船沿說道。

  “江夏水軍真夠勁!”甘寧感嘆地說道。

  “傳令子龍和叔至回轉徐州下邳,繼續進行駐扎和練兵吧,徐州平原廣闊,讓子龍選拔士卒多多訓練騎兵,最好在下邳和豫州,揚州交界的地方多多訓練,讓叔至也加強對于丹陽兵的訓練,駐守徐州,小心戒備。”陳曦眼見現在已經安全,也就放心的命人去告知在岸邊一直埋伏的趙云和陳到。

  “船只只是一部分的因素,但我們陸家會盡量做到更好。”陸俊對于江夏水軍之前表現出來的軍勢也心有余悸,賊兵和正規兵始終是有著絕大的差距的。

  “士卒方面交由我來,那種精神上的壓迫感,不愧是周公瑾特意選拔出來的精銳士卒。”甘寧回望著已經快要消失在天邊的江夏水軍。略有羨慕的說道。

  “江夏水軍成軍的時間很久遠,而且周公瑾用擊敗黃祖之后接收了其中九成的的水軍,又從中江夏水軍和當時他帶領的數千賊兵之中選拔出最精銳的八千水兵。并加以訓練,若沒有這個程度的話,我還要懷疑一下。”陳曦笑著安慰著幾人。

  黃祖在水戰上雖說是一員良將,可惜當初遇到的是周瑜,而且黃祖欺周瑜年幼,未將周瑜放在心中,不想卻被周瑜大敗。隨后惱羞成怒,更是屢戰屢敗。周瑜一鼓作氣,未給黃祖喘息的機會,直接將之斬殺!

  整個江夏水軍在那數次戰斗之中損失并不大,只是死了主帥。大部被周瑜接收,選拔完精英,然后將其他的士卒勸退到長江水匪之中,周瑜靠著這種方式握住了大部分的長江江匪集團,孫策軍實際的勢力才開始了膨脹,否則的話,空口白話,周瑜也控制不了長江。

  “哼,先讓他得意幾年。我甘興霸過幾年還要來長江上和他一決雌雄!”甘寧望著天邊幾近消失的江夏水軍冷笑著說道,周瑜的軍勢讓他艷羨,所以他也打算朝著那個高度去靠攏。

  “就要有這樣的氣魄。加油吧,興霸,需要什么到時候我會給你一定的傾斜。”陳曦笑著說道,“我們的水軍怎么也不能比他們孫家弱是吧。”

  就在陳曦在給鼓舞甘寧的時候,司馬朗已經穿過了河內老家來到了漢朝當前的帝都——長安。

  望著那血跡斑斑的城墻,司馬朗不由得有些苦澀。城墻下層那片黑紅的血跡,已經有些斑駁不清了。但是司馬朗依舊明白,那就是司徒王允跳下去的地方,一個讓天下忠貞之士每每想起不由得心寒的地方。

  我們司馬家也曾效忠這個王朝,這個強盛無比的王朝曾經馬踏天下,可惜最終還是逃不過日中則昃,月滿則虧,免不了一步步的沉淪,只是不知道這一次出現的會是光武還是王莽。司馬朗默默地想到。

  司馬朗駕著馬車掏了進城錢,然后用拜帖進入了李傕的府邸。

  “河內司馬朗見過車騎將軍。”司馬朗帶著一抹微笑讓李傕感覺到了那迎面而來的善意。

  “坐坐坐,司馬賢侄不必拘禮,令尊可好。”李傕笑盈盈的命人賜座,“不知賢侄不在河內進修,來這長安可有要事,說來我們有數年未見了,當初董相尚在,如今,唉!賢侄可愿為官,我這車騎將軍府恰好少了一個司馬。”李傕一語雙關的說道。

  說來當年董卓還在的時候和司馬家并沒有什么太深的瓜葛,甚至當初的董卓還想收拾司馬家,結果見過司馬朗之后,觸景生情想起自己已經死了的兒子,心中感嘆無比就沒去找司馬防的麻煩,反倒照顧了一下。

  “多謝將軍抬愛,伯達不甚感激,現在我已經進修完畢,承蒙將軍不棄。”司馬朗拍了李傕一個馬屁,“不過我此次前來長安還有一事請將軍協助?”

  “說來聽聽。”眼見司馬朗答應,李傕心下一喜笑著問道。

  “我二弟司馬仲達,年方十五,外出游歷,丟了……”司馬朗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然后恰到好處的臉紅了一下,“還請將軍幫忙找尋一下。”

  “哈哈哈哈,區區小事,包在我身上。”李傕大笑道,“放心很快就會有消息的。”

  “如此多謝將軍。”司馬朗俯身一禮,然后起身開口道,“朗之前入門,觀將軍神色陰郁,想來心有煩憂,可否說之一聽,朗曾聽人言,一人計短,兩人計長,將軍若是信得過可以說出來,我和將軍合計合計,說不定觸類旁通之下,將軍會有新的想法。”

  李傕想了想,覺得司馬朗此言有理于是開口說道,“唉,伯達你是不知道,這司隸殘破,再加之之前多動刀兵我們手上的糧食不多了,阿多,樊稠,老張都問我要糧食,可是我那里有糧食給他們啊!”

  李傕詳詳細細的將事情說了一遍,司馬朗頓時明白了前因后果,原本有董卓搜刮下來的大量余糧,西涼兵到處搜刮搜刮日子還能過活。

  可惜和馬騰一場耗時持久的對峙花費了太多的糧食,坐吃山空之下,原本的糧食已經不多了,可是讓李傕裁減手下的西涼兵,這種事情絕對不行,但是不裁減的話,糧食都不夠。

  “原來是這般,那不若和馬騰議和?”司馬朗試探道,“此法雖說有損體面,但卻是最快解決的方案。”

  “怕是不行,馬壽成和韓文約兩個混蛋現在是咬牙撐著要將我們拖死!現在就看誰忍不住!”李傕以一種極其不爽的口氣說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