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八十章 人各有志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百代偉業!甚至整個計劃等子敬做好之后,我打包賣給五大豪商,并且將其租給他們五十年,他們甚至會自己籌錢開工。”陳曦很鄭重的說道,“其中包含的經濟價值和政治價值非常大,所以不能包給他們……”

  “過千億錢的工程,秦皇的長城也沒有這個數字吧。”諸葛亮苦笑著說道,“真不知道你哪來的自信。”

  “因為我在這種方面我想這個世界沒有人會比我的計劃更好了,也沒有人能看的比我更遠了。”陳曦伸手搭在諸葛亮的肩膀上,遠望著江水面上帶著一抹自信說道,“更何況我不會輸,歷史會見證這一切。”

  “隨你,如果有一天你準備提出這個計劃的時候記得通知我一下,讓我看看你計劃的可行性。”諸葛亮望著自信昂然的陳曦良久之后開口說道。

  “可行性是一百,只是時間和人力的問題,不知道子敬解決了沒有。”陳曦打了一個哈欠說道。

  “我突然發現子敬挺慘的,他好像有非常多的事情要處理,怪不得基本出政務廳,每天勤勤懇懇的在工作,治下的繁榮,除了你的計劃,估計更多的是子敬的努力。”諸葛亮苦笑著說道,怪得不每次見到魯肅,除了凍得發抖,其他時候都是在那里勤勤懇懇的工作。

  泰山,奉高政務廳,魯肅招呼著孫乾讓他在農閑的時候再次征召一批百姓進行基礎建設。

  “子敬。我們有那么多基礎建設要做嗎?我看我們泰山已經非常的繁榮了。”孫乾接過命令之后不解的詢問道,他現在連路都修的四通八達了。

  “路修完了興修水利,開挖河道。加固堤壩,找幾個人給我研究一下江淮河濟四水水道,然后再讓人研究一下泗水,白河等徐州水道。”魯肅頭也沒抬的說道,搞不了大運河他就做點別的,先進行分支的建設。

  說來魯肅是現在唯一一個知道陳曦要搞的水利建設是什么的文臣,其他人甚至都不知道陳曦想要興修水利。

  當初這個開銷逾越千億的建設計劃擺在魯肅面前的時候魯肅嚇得正在喝的茶灑了一半。正在吃的果脯也直接被落在了桌面,當即一拍桌子直接否決。

  不過隨著陳曦將整個建設全盤托出之后魯肅也在抗拒之中開始思考這個建設的可行性。最后得出的結論就是這個建設很有必要,聯通東西南北,西至長安洛陽,北至冀州。南至建鄴,建成之后除了蜀中天下幾乎連成一片,再難分割,也絕難再出南北分治的情況。

  好處非常多,但是花銷同樣大,以魯肅的目光自然能看出這其中的好處,再加上陳曦軟磨硬泡,魯肅最后還是在陳曦許愿不亂來的情況下接受了這個任務。

  “喏。”孫乾點了點頭,今年大旱確實應該進行了一下水利建設了。于是也沒有多想便領了命。

  慢慢來吧,子川這個任務估計沒有個二十年是不可能完成了,這家伙做的永遠是長期計劃。短期計劃都快做瘋了,我需要找人幫我,王脩雖說是干吏,但是他不能接觸這計劃,李文儒那個家伙倒是能做,但是死到徐州去了!我需要抓人來處理政務了!

  魯肅微微有些抓狂的想到。陳曦讓他做短期計劃,但是一個長達二十年的長期計劃里面包含的短期計劃想想就夠讓人抓狂的了。

  征召李文儒回來。將他召回來,讓陳元龍暫代徐州刺史!魯肅一邊處理著關于稅收的政令,一邊想到,他現在分心二用已經達到了一定的境界了。

  陳曦雖說也猜到了魯肅現在可能很忙,但是完全沒想過魯肅現在已經忙的轉圈圈了,畢竟泰山奉高原本給魯肅作為策應的高層官員全部出去了,整個泰山治政的高級文臣就剩下了一個魯肅。

  劉曄遺留下來的賬簿需要魯肅去做,陳曦遺留下來的計劃需要魯肅進行細節的補全,各個州郡上報上來的政務處理需要魯肅進行批閱,軍務后勤本身就由他進行管理,農閑的以工代賑又重新開始,水利網絡需要他派人實地勘探之后進行修筑,整個兩州政務基本都壓在魯肅這個高級文官身上了。

  雖說小事可以交給下層自行決斷,但是當所有人的事物全部壓在魯肅頭上的時候,魯肅也有一種撂挑子不干的想法,若非他極其負責,現在估計已經暴怒的丟下爛攤子殺到青州去了。

  “不知道為什么我提到子敬突然感覺到有些不太妙。”陳曦不自覺的說道。

  “我也有這種感覺。”諸葛亮斜視了一眼陳曦點了點頭說道,“我打算回去好好進修一番。”

  “你回去應該跟著子敬進行內政的鍛煉,你學的已經夠多了,就差實戰了。”陳曦拍了拍諸葛亮說道,怎么說現在手下能往死了用的人沒幾個了,多一個未成年的諸葛亮也是一個巨大的助力。

  “好。”諸葛亮看了一眼陳曦之后點了點頭說道。

  另一邊冷霧被驅散之后,太史慈帶著管亥快速的飛躍到了甘寧的船上,雙方匯合之后,第一時間便開始給后方的甘益傳達命令,準備進軍追擊,當然甘寧看到那群跑得比兔子還快的孫策軍就知道根本追不上,他只是明白了他手下的水軍和孫策手下水軍的差距,知道再打下去等江夏水軍降臨之后恐怕要走就困難了。

  “沒拿下孫策?”甘寧看著微微有些狼狽的太史慈說道,“我感覺他應該沒有那么厲害啊。”

  “殺不了。”太史慈搖了搖頭說道,“他的實力已經不弱于我,下一次遇到恐怕會更強。”

  “……”甘寧皺著眉頭,瞄了一眼太史慈右手的大拇指不由得嘆了口氣,“殺不了也沒辦法,我也沒有辦法擊殺周瑜,他們好像一開始就只是來試探的,舟小船輕他們就像是早就準備好離開了一般。老兄,你沒事。”

  “沒事。”管亥,言簡意賅的說道,“我先去船艙了。你們繼續談,沒事別找我。”

  太史慈不解的看著管亥,這家伙什么情況。

  “哈,那家伙你不用管了,人各有志,他最近的志向就是躺在船艙里面睡覺。”甘寧也看到太史慈的神情滿不在乎的扯了一個理由解釋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