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七十五章 戰戰戰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且不說孫策和太史慈的大戰,另一邊諸葛亮已經輕而易舉的壓制住了龐統的騷擾性攻擊,不過正因為壓制住了龐統的精神反擊諸葛亮才感覺到不應該如此。。。

  說起來也是因為諸葛亮和龐統太過熟悉,他清楚的知道龐統的能力絕不亞于他,正因為如此諸葛亮對于自己能如此輕易的壓住龐統感覺到不可思議。

  話說周瑜雖說削弱了諸葛亮的智力各方面的能力,而龐統也拔升了自己智力各方面的能力,但龐統畢竟是分心二用,能擋到這個程度已經是上天保佑了。

  畢竟按照現在的水平轉換成數據來講,被周瑜不知不覺削減的諸葛亮依舊趴在九十的邊緣,而拔升了智力的龐統依舊沒有破百,還達不到一只手虐殺諸葛亮的水平,不過龐統也沒想過要正面放翻諸葛亮,他與諸葛亮的勝負和整個戰局的勝負比起來龐統不覺得自身的輸贏有多么的重要,畢竟他已經和諸葛亮戰了不知多少次了。

  “孔明,看你神色不對,可是有什么猶疑?”沒了周瑜的添亂陳曦可算是騰出手來。

  周瑜的軍團天賦對于士氣的加成讓甘益和陳曦很明顯有些傻眼,畢竟在這個士氣為上的冷兵器時代,周瑜一個軍團天賦下來飆升上來的士氣,讓甘寧的水軍差點有點抵擋不住。

  不過好在陳曦也沒泄氣,畢竟周瑜的軍團天賦怎么看怎么詭異,按趙云的說法沒有內氣離體是不可能承載軍團高度統一的意志。而周瑜,打死陳曦都不相信對方不但是頂級智者還是頂級高手!

  抱著這樣的想法,陳曦根本就沒有停止自己的精神力的侵蝕。隨著大量精神力的投入,陳曦的精神量開始侵蝕著周瑜的軍團天賦,沒花多少時間就明白了周瑜軍團天賦的本質。

  雖說一時半會兒找不到破解的手段,但是也知道了周瑜的軍團天賦實際上是用某種不知名的方法,讓自己的精神意志去引領別人的精神意志達到統一,激發己方的士氣,而這些就夠陳曦亂來了。

  本來這種事情是很難做到的。否則的話也不至于只有寥寥數人能在沒有達到內氣離體的情況下將自己的意志灌輸到自己麾下的部隊當中,至于像周瑜這種不是靠自己意志為中心的手段可以說是獨一無二!

  可惜陳曦的精神天賦本身就自帶對于他人精神意志的親和性,再加之靠著龐大的精神量去引領別人的精神意志。沒花多少時間一道月白色的光華以陳曦為中心直接掃過了整個劉備軍團。

  若說周瑜是靠著自身琴道天賦的共鳴激發了所有士卒信念之中的共鳴,形成了類似于軍團天賦的力量,那么陳曦就是靠著龐大的精神量硬生生勾連起來所有的人的精神意志相似的地方,然后將之融合在了一起。

  正因為雙方都激發了自身的意志。原本被打的有些零碎的劉備軍反倒趁著撤陣的機會將孫策軍突出來的幾個攻擊點包圍了起來。整個戰場的局勢再一次變得不再是之前那么明了了。

  “龐士元有后招,但是我不知道他的后招在哪里!”諸葛亮有些猶豫地說道。

  “那就逼出他們!”陳曦破開一批霧氣,盯著遠處的孫策軍扭頭對著甘益詢問道,“現在能放火船嗎!可以的話逼退他們,我們的大船始終不夠敏捷。”

  甘益盯著程普一行人混戰的地方,猶豫了一下,“軍師還請將您派他將敵方正在指揮的大將調走,否則的話恐難以奏效。”

  說來程普。黃蓋皆是水戰指揮的好手,可惜孫策過于沖動直接沖了過來。程普一行也礙于孫策的身份跟了過去,結果現在只能做為沖陣的水將,反倒讓凌操代為指揮船只,不過話說回來凌操指揮的不賴,至少甘益已經隱隱有些落入下風了。

  要知道這是數百船只的混戰,雖說都是小船,但是能在這么短的時間讓甘寧手下的水軍落入下風,凌操也不是鬧著玩的。

  “靠你了,對方實力也不弱!”陳曦扭頭對著管亥說道,“不過放心沒人知道你是誰的。”

  “交給我,他比我還弱,氣息虛浮,恐怕也才是剛剛突破不久!”管亥冷笑著說道,說起來管亥的積累并不是很雄厚,但是由于他當初貫徹的意志是舍生之念,精神意志方面極其扎實,因而內氣極其純粹,比之關羽這種頂級高手并不差,可惜量不夠。

  說完管亥躍下旗艦,直接朝著凌操的斗艦沖去,一路上避開云氣密布的地方,頂著云氣爆發自身內氣沖殺了過去,“凌操,可敢一戰!”管亥躍上斗艦的那一刻江面上回蕩著他的吼聲。

  “子衡交由你來指揮!這里打斗不開,我去收拾他!”凌操將軍令交給呂范,隨后直接朝著江面越去,隨后踩著水面朝著北邊躍去,對于現在的孫策來說每一艘斗艦都是重要的資產不能浪費的。

  哼,直接消耗內氣飛躍過來,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的內氣可以消耗!凌操飛躍的時候回望了一眼跟在身后的管亥,冷笑連連的想到,他已經明白對方的內氣并不比自己多多少,同樣是剛剛突破!

  “陳子川看來對于劉玄德非常重要啊,僅僅是出行就帶著足夠發動一場戰爭的勢力。”周瑜也聽到了江面之上那聲浩浩蕩蕩的吼聲,不由得浮現一抹笑意。

  周瑜就知道陳曦少不得會將凌操引走,畢竟對于久居北方的人來說能水戰的將領不會太多,更何況是擅長水戰的將領,如此一來引走對方水戰統帥便是最好的選擇,不過相對于凌操的水戰指揮,呂范水戰指揮恐怕更勝一籌。

  “哼,你不也是!”龐統不爽的說道,“諸葛孔明肯定懷疑我了,我對他非常的熟悉,所以他現在肯定在猜我的后手是什么,雖說我自信沒有接觸過水戰的他肯定不會想到腳下站立的地方,但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那家伙總是會有出人意料之舉。”

  “先試試火船,我想我已經明白了興霸想要干什么,那家伙果然是膽大心細之輩!”陳曦望著自己輜重船下放的數十只小艦艇大笑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