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六十二章 王道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賈詡,郭嘉,劉曄,李優等人原本都是走詭道的好手,所謂的戰略上的詭道,基本意義就是以戰養戰,以掠奪為基礎,舍棄自身發展,直接吞并四方,在內部隱患爆發之前將四方擊敗,然后修生養息。

  這條路并非走不通,比方說歷史上的曹操,這一世的曹操,從根子上講走的都是詭道,不是說走詭道不好,只是走詭道要夠快,而且走詭道,戰略和戰術不能有任何的意外,因為詭道速成,卻沒有根基,說白了就是與天爭命,只要你足夠快,一切都沒有問題的。

  至于現在賈詡,郭嘉這一票子人都被陳曦拽回到王道路線上了,也就是所謂的高筑墻,廣積糧,步步為營,一兩場戰斗的失敗不會對于總體的大局造成任何的影響,就算是某次意外出現了大潰敗,也不會出現崩盤。

  王道的好處在于基礎雄厚,詭道的好處在于速成,但是走王道路線隨時都可以用詭道,至于走詭道路線的話,你不將四方壓服絕無可能走上王道的。

  王道的路越走越寬,這也是為什么到現在李優等人都僅僅是在維持內部一統,很少對外挑釁,因為陳曦將王道的路走通了,他們只需要維持住局面,四方諸侯和劉備的差距只會越來越大,到最后只需要一名大將領兵,所過之處必然望風而降。

  當差距真到那種程度的時候。需要的就不再是計謀,而這才是謀臣的最高境界,任你絞盡腦汁。我自一拳揮下,橫豎你都死了。

  這也就是為什么李優思來想去還是打算將徐州那些不聽話的世家全部剪掉的原因,因為他要維穩。

  至于剩下來的世家會有多么驚恐,李優并沒有放在心上,雖說李優不懂斯德哥爾摩綜合癥,但是當年在洛陽的時候培養忠心董卓的大臣的時候,李優就總結出來了一個經驗——當敵人強勢到讓你只能跪伏的時候。對方施舍的一丁點的好處也會讓你無比感激。

  當然李優也知道這種獲得的不是忠心,只是一種混雜著恐懼與敬畏的遵從。不過只要你一直強的只能讓他跪伏,其實你可以認為對方忠誠度是滿值的。

  至于會不會給世家造成什么不好的印象,李優前前后后的舉動合在一起就是陳曦對待世家的態度,不作死就不會死;我的地盤我做主。是龍給我盤著,是虎給我窩著;聽話有糖吃,不聽話就要挨揍,當然我們不會故意去找你們的麻煩,但是如果你們亂來我們釣魚執法也就是理所當然了。

  不過由于各地郡守風格不同,有的是挨了揍,有的是掉了腦袋,法理不過人情嘛,誰知道你是不是摸到郡守的逆鱗了。同樣的事情不同的人來做都有不同的結果,更何況你不同,你遇見的人也不同。悲劇就是如此。

  各大世家到現在基本已經總結出來陳曦對于世家的整體態度了,態度還算不錯,就一個要求——遵紀守法,至于不按規定會怎么樣,上至抄家滅族,下至打個哈哈就放過去。除了看規定,還要看當地郡守的裁判。

  這件事折騰成這樣。到最后只要有一半世家還存在,其他世家對于李優基本不能說什么了,亂世的軍權,可不是誰都能碰的,就徐州現在剩下來的小世家,打劉備兵權的注意,任誰坐在這個位置都不能忍的。

  陳登回到自家之后對著陳珪一拱手,“父親。”

  “坐吧,就我們父子兩人在這里,也別看了。”陳珪與數月之前相比猛地衰老了十幾歲,原本身體還算健碩的他現在也拄起了拐杖,“是不是對于李文儒的作風感覺到不滿,但是卻有些畏懼他將屠刀揮向我們。”

  “兔死狐悲。”陳登沒有多說話。

  “唉,元龍你還需要再磨礪一段時間,我在家中數日細細思量了一遍,恐怕這李文儒在這徐州待不了多久了,這徐州牧的位置遲早還是你的。”陳珪嘆了口氣,對于一只機敏的陳登略略有些失望。

  “李文儒太狠,恐怕這徐州世家在他經手之后留不下幾家了,除了那些真正深居簡出,不爭權奪勢的世家,此次過后徐州能剩下幾家?我不信現在那些世家對于李文儒沒有怨恨之心,之前沒回來之前我以為他升起了婦人之仁,但是現在想想的話,恐怕他是在誘使那些人。”陳登低著頭微微有些畏懼的說道,這是要滅掉徐州世家啊,劉玄德將這等人放在徐州,就沒打算接納世家啊!

  “我兒心亂了。”陳珪嘆了口氣說道,“元龍,你繼續跟著李文儒吧,他的命令你執行就可以了,這徐州陳家遲早還需要落到你的手上,為父因為身體的緣故,已經不適合作為徐州陳家的家主了。”

  “父親豈能說如此敗興之話!”陳登一愣,盯著自己父親的面容苦澀的說道。

  “世家內部世代交替本就是一種規律,我兒能繼承我的家主之位,甚幸,甚幸。”陳珪望著自己的兒子感嘆地說道,說起這話的時候陳珪不由得想起當初自己家主之位的由來,比之現在陳登輕松遠遠不如。

  “陳家還有劉玄德的徐州遲早都需要落在你的身上,不要升出絲毫不好的心思,陳子川,賈文和等人皆是人杰,而關云長,張翼德等人皆是絕世之猛將,而劉玄德自身又有容人之雅量,我徐州陳家不論如何都要站在劉玄德的背后。”陳珪頗有打算現在將家主之位交給陳登,于是不由自主的叮囑了起來。

  “說起來我挺佩服糜子仲的,當初糜家尚不如我們陳家,而現在糜子仲之名恐怕已經響徹天下了,他的眼光確實好啊,元龍以后你可以和他多接觸一二,畢竟他也是徐州出身,和我們是舊交。”陳珪望著陳登微微有些感嘆,男兒除了智慧,胸襟和眼光也是同樣的重要。

  陳登默默地聽著陳珪的教育,而陳珪也沒想到自己一句無心之言居然讓陳登猜出來李優的策略,不得不說陳登此人也是機敏之輩。

  李文儒,你厲害,居然還可以這樣,怪不得你如此的淡然,你只是在激發別人心中的貪欲,之后的一切已經注定了……陳登心中苦澀的想到,李優的做法他已經明白了,徐州世家只是對方玩具罷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