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六十一章 李優的徐州之謀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訪問:。

  自然第一艘船是作為試水的船只,劉備一方提供材料,到時候除了陸家練手,也有順水人情的意思在里面,畢竟這個時期造船的核心技術只有少數家族擁有,造船的核心工匠也為其壟斷,陸家不可或缺,第一艘船就是為了在其他諸侯面前表示一下陸家的注意你們不要打!

  “興霸,加速,盡快前往巢湖,我們的目標已經達到了,撤回長江,順流而下,返回泰山吧,我們沒有繼續戰斗的理由了。”陳曦朝著甘寧吩咐道。

  于此同時蔣欽已經率領著五千多江夏水軍順長江而下,準備在九江附近和周瑜匯合,然后攔截陳曦一行人。

  “這樣嗎?”下邳的李優看著站在府衙之中的那群唯唯諾諾的世家家主,無聊的擺了擺手示意他們可以滾了,徐州世家之前那種飛揚跋扈已經徹底消失的無影無蹤了,就連陳登在李優面前都不由得有些畏懼。狠辣,李優的做法太過狠辣,但是卻沒有一個人不服。

  “元龍還有事情要稟報嗎?”李優將趙云和陳到發過來的軍令放在幾案上平靜的問道。

  在不久之前劉備的文書已經發到了徐州,調趙云和陳到前往下邳與九江的‘交’界。探聽陳曦消息,一旦事有不妙,允許趙云領兵進入九江進行救援。

  “豫州線報。孫伯符調江夏水軍入長江,順流向下,到現在差不多已經快要進入廬江水域了。”陳登低著頭不敢去看李優,那種將所有人玩‘弄’于股掌的驚‘艷’,讓陳登震撼之余更是生出了畏懼。

  “哦,這樣啊,子川有沒有新的消息。需要我們協助或者其他?”李優平靜的詢問道,他也知道自己之前玩的有些狠了,整個徐州世家差點家家見血。更重要的是整個徐州世家實際上什么都沒有撈到,反倒相互之間結仇結大了。

  “陳侯命我們在下邳和九江一帶巡視即可,若有人窺視,直接拿下即可。”陳登低著頭說道。

  “元龍。是不是也覺得我之前做的有些狠了。狠辣的手段只能壓服他們,不能讓他們真心歸附是吧。”李優面帶微笑的說道。

  說起來沮授和許攸送來的計策本身就是一個坑,一個讓徐州隱患重重的坑,但是李優估量再三之后,在沮授和許攸的計策上做出更狠的延伸。

  反正到時候沮授和許攸看到結果也只能說一句李優是急于表現,可能會讓賈詡,郭嘉等人產生懷疑什么的,不過這樣才符合自己豬隊友的無能身份。

  總之李優做的事情對于劉備很不利。至少現在徐州世家九成五都對劉備心生怨恨,尤其是最新調令發布過來的時候。徐州世家對于劉備的怨恨達到了極點,不過可惜鑒于劉備實力過于強大,他們沒有一個愿意作為出頭鳥站出來,最多等以后有機會的時候叛‘亂’一下。

  不過狠也有狠的好處,至少現在李優在這里做什么沒有人敢反對,比陶謙最后階段更殘忍的血‘色’統治,連搬家都不允許,讓這群現在沒機會反擊的世家敢怒不敢言,只能默默的承受這一切。

  “是!”陳登猶豫再三之后,‘陰’沉的開口道。

  “我給了他們機會,這樣吧,我再給他們一次機會如何?”李優滿不在乎的說道,“我可以允許本地的官員不再前去青州為官,但是他們也別給軍隊里面摻沙子。”

  陳登望著李優甚是不解,都到了這種程度,李優在呢么突然升起了‘婦’人之仁,要么斬盡殺絕,讓所有的世家包括他們陳家心寒,要么最易開始就別這么做,現在都做完了,難道這么一點小恩小惠能挽救?

  陳登感覺自己有些看不懂李優了,之前李優那種狠辣的出手,對于時機的把握,讓陳登都感覺到敬畏,但是現在這種‘婦’人之仁,這種自以為是,讓陳登有些懷疑之前的謀劃真的是出自面前這個人嗎?

  “看來,你也不知道,那就這樣了,你去通知所有世家吧,讓他們安寧點,我也不想和他們結仇,大家你好我好多好的,‘弄’得現在這么僵,對所有人都不好。”李儒盡量表現出一種誠意的微笑對著陳登說道。

  不等陳登回話,李優就擺了擺手走入內廳,只留陳登一人神‘色’‘迷’惘的站在中廳。

  沮授,許攸,我做的比你們想象的還好,給你們到時候打青州打下了堅實的民眾基礎,只要你們打青州,徐州現在這個形勢絕對會出現內‘亂’,響應你們。李優一臉笑意的想到。

  不過很不幸的是很快有人要去給袁術報信了,你們所有的謀劃都給袁術做了嫁衣,而袁術已經被我們布下了大量的棋子,這一次徐州叛‘亂’,終于可以將徐州內部清晰干凈,將內‘亂’轉嫁到抗擊袁術上。李優默默地規劃著現在的形勢,玩借刀殺人他也會!

  這一次之后應該就徹底鞏固住了徐州,而且所有的計謀都是沮授和許攸設計的,不過就是出了點意外,想必應該沒有人懷疑吧。李儒掃了一圈附近的形勢,徹底放心了,這次做完之后內部聲音也就統一了,再也沒有人會扯后‘腿’了,同樣罵名也不用背了。

  唔,還是有些不行,接下來就該做一些表面文章了,至少要掩蓋下去,我也做出點姿態,給世家種上希望的種子,回頭拿他們養大之后,我一收割就可以了。李優不自覺的就再一次拐到了收割世家的角度上。

  算了,不要在想這些事情了,剩下來要做的就是向沮授他們說說現在的形勢,繼續‘誘’導他們,真是可惜了,他們明明才智不凡,卻從一開始就想錯了。

  李優從一旁拿起紙筆,一邊面帶嘲諷,一邊奮筆疾飛,將現在的事情告知沮授,繼續讓他們跳坑才是最好的選擇,反正意外正在不斷的發生嘛!

  ps:求推薦,求票票作者依舊沒在家;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