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五十六章 伯符,你的機會來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公瑾,到時候我也會去的。”孫策眼見周瑜和龐統將話說完,伸出手來按在周瑜的肩膀上眼中劃過一道狠光,“幼平的傷勢我一定要讓甘興霸給一個交代。”

  “主公,懇請主公讓我和您一起出戰,這一次我絕對不會麻痹大意,甘興霸還沒有資格讓您出手,還請讓我代替您出戰。”周泰起身單膝跪在孫策面前說道。

  “懇請主公,讓我和您一起出戰。”凌操也出現在孫策的面前,鄭重其事地說道,“我本出身江南,長江水戰也是我最擅長的,古言‘主憂臣辱’,還請主公給予我一個機會,讓我有洗刷恥辱的機會。”

  “幼平,坤桃速速起身。”孫策一只手拉一個,不想兩人皆是一動不動如同石雕一般的跪在地上。

  “伯符,帶上幼平還有坤桃,程黃韓三位將軍,也都帶上,我軍的精銳步兵全部帶走,大將全部調空,我們去和對方在長江上做過一場!”周瑜站起身來對著孫策說道,“江東之行需要提前結束了。”

  “我等二人必然一雪前恥!”凌操握住周泰的胳膊鄭重的對著周瑜和孫策一禮。

  “有必要全部帶去嗎?”孫策面色不滿地說道,“今天要不是他們來的太巧,我們也不會如此狼狽。對了,還有公瑾,你說的江東之行要結束了是什么意思。”

  “陳子川作為劉玄德手下最重視的臣子絕對不會輕身而出。恐怕也是有著萬全之策,我們就當掂掂對方以及劉玄德有多少重量了,正好也算是給袁公一份禮物。”龐統雖說被陳曦給陰了一個半死,心下憤恨,但是稍一冷靜就明白現在得形勢由不得他亂來。

  周瑜默默抬起眼瞼,龐統的優秀讓他略微有些驚喜,憤怒之下依舊能平靜心緒去進行思考。這已經足夠成為一個優秀的謀士了,想到這里周瑜默默地伸手拍了拍龐統的肩膀,然后給了孫策一個眼神。孫策撇了撇嘴也就沒再繼續詢問下去了。

  “什么事?”龐統轉過頭來不解的看著微笑的周瑜。

  “你大概會超越我。”周瑜笑著說道,“我從你身上看到那種可能。”

  “廢話,我肯定會比你厲害的,我最近也在學習如何指揮大軍。你等著瞧。我絕對會比你厲害的。”龐統不爽的說道,對于周瑜的這種幾近完美的姿態,由不得龐統這種丑人不羨慕。

  “嗯,你繼續努力,我將你告訴我的事情給伯符交代一下,畢竟袁公這件事,到底是福是禍還真不好說。”周瑜微笑著說道,“你也休息一下。我已經有辦法對付陳子川那種精神性攻擊了,他的攻擊太雜了。”

龐統眼角有些抽搐。周瑜最神奇的地方就在于他永遠是這么淡定,就仿佛天崩地裂也難不倒周公瑾,他永遠都是那么的自信,自信自己的才智能解決一切的問題,自信一切事情都會迎刃而解,更重要的是至今為止龐統沒見過有什么事情難住過周瑜  “走,伯符,跟我出去一趟,我有事情要交代你一下,事情可能有些變故了,而且廬江一戰也能看出很多東西。”周瑜站起身來平靜的收拾好自己的服裝,然后給孫策一個眼神,就那么一邊自語一邊往出走去。

  看出很多東西,能看出什么?不就是所謂江東四家同氣連枝不過是笑話,內部也是存在很大的分歧,這算什么?袁耀快死了怎么都不算是好事吧,周瑜這家伙自顧自的在說什么?龐統翻到床上不由自主的去想周瑜之前說的那幾句話,卻未看到周瑜嘴角的那一抹笑意。

  “公瑾,你有什么事情要給我說嗎?”孫策出了正廳看著周瑜詢問道。

  “我們需要回壽春了,袁公之子耀病危了。”周瑜小聲地說道。

  “什么,怎么可能,我廢掉我那些神似呂奉先的內氣全部注入到了耀弟身上,不說別的,他差一點就快有煉氣成罡的水平了。”孫策難以置信的說道,“煉氣成罡不說百病不侵,至少等閑也不會得病吧,怎么可能病危。”

  周瑜將整件事全數告知孫策,只見孫策憤怒的一掌拍在石臺之上,整個石臺直接化作的碎石,“曹仁,杜襲,耀弟要是出事,我必不饒你等!”

  良久之后,孫策望著江南的方向長嘆了一口氣,“算了,江東隨時可取,耀弟卻不能不管,我們回軍吧,怎么說這件事也與我有關。”

  周瑜面上浮現了一抹微笑,他就知道孫策會如此選擇,畢竟這也是一種義氣,一種兄弟之義。

  “那就讓我們在長江上和陳子川做過一場,然后回轉壽春吧,想來耀弟吉人天相也不會有什么事情的。”周瑜笑了笑說道,“不過伯符你可不要做什么特別的舉動,這種時候寧可保守點,也不要嘗試危險的事情。”

  孫策一臉不解的看著周瑜,但是周瑜卻沒有如同以往一樣開口為孫策解釋,只是那么平靜的看著孫策,看到孫策對著自己傻愣為止,最后無盡的話語化作一聲嘆息。

  伯符啊,你現在還不能成為一方霸主,你的氣魄足夠了,你的英武足夠了,你的初步積累也足夠了,但是你還是不夠成熟,你所背負的父仇,其實以你我現在的實力已經可以輕松拿下荊襄了。周瑜望著蒼藍的天空默默地想到,黃忠,蒯越,蒯良,蔡瑁對他來說反手可滅。

  現在是暴雨將至的時刻啊,長江道破蔡瑁對我來說不比擊敗黃祖困難,江陵在長江邊啊,一場江水足可破之,但是父仇之后呢?袁公很傻很傻,他有著自己的準則,你有著你的準則,若是在他的幫助下你報了父仇,恐怕今生今世也難以回頭了,你需要成為雄主,而不是將軍,而現在你的運數來了。

  周瑜收回自己的目光,緩緩地落在孫策身上,周瑜從來沒有告訴過孫策荊襄可取的事實,他一直在混淆著當前的形勢,劉表太弱了,失去了荊北富碩,又接連被挫敗的劉表已經不再是以前那個虎踞荊襄的霸主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