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五十五章 周瑜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不死怪的意思是周幼平那家伙生命力極其旺盛,基本殺不死。”陳曦無奈的聳了聳肩說道,“那家伙除非你當場將他腦袋摘了,否則你就是將他打的只剩一口氣,下一次見到的時候他依舊是活蹦亂跳的。”

  “你這是在開玩笑吧!”甘寧扯著嘴角,一邊用內氣治療內傷,一邊不可思議的詢問道,“沒聽說有這種人。”

  “但現實就是如此,周泰就屬于那種稀有的角色。”陳曦聳了聳肩說道,他現在也明白了這些人在歷史上留下來的特質并沒有改變,反倒因為世界變強,他們的特質也在變強,不死怪周泰變得更堅挺了。

  “……”甘寧沒有再多說什么,但是卻將陳曦說的話記在了心中,畢竟周泰要真擁有那種特質,要殺就非常的困難了,殺一個只能砍頭才會死的內氣離體,甘寧覺得這是呂布才能干的事情。

  “貌似孫伯符沒有追過來啊。”陳曦一拉韁繩減緩速度回望道,“不過今天這事挺神奇的,周瑜這等人物居然也沒有反應過來,更神奇的是沒有后軍掩護,而且也沒有進行銜尾追殺,怎么想都有些問題。”

  “孫策如果算作獨立的一股勢力的話,他麾下最強的不是這些不成熟的陸軍,而是俘虜于江夏并且進行了重新訓練的孫策水軍,想必他們也不想以卵擊石,大概我們要撤離少不得一番功夫。”甘寧腦子轉的很快,瞬間就想通了這最簡單也是最現實的打算。

  “唔。恐怕是我們來的時間很巧,至于長江水戰,我就沒想過避免。我也需要看看我們和這天下最強的水軍有多少差距。”陳曦想了想之后開口道。

  “天下最強,哈哈哈哈,我甘興霸都沒有自稱天下最強水軍,誰這么囂張。”甘寧一挑眉,雖說已經知道陳曦說的是誰,但是這種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的事情甘寧可是絕對不會認可的。

  “唔。說不定你能打贏啊。”陳曦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說道。

  “嘿嘿嘿,我就知道,我甘興霸都沒開口。他們算什么。”甘寧面上一喜,死后想起陸家的事情面色一沉,嘆了口氣說道,“我們這次任務算是砸了。陸家沒了。唉,早知道就再快上一會,看之前那情況,廬江城破不過一個時辰左右罷了。”

  “沒那么簡單,廬江城雖說破了,但是陸家未必出事,雖說的確存在世家覆滅于戰亂,不過大多數世家戰亂之前就會做好準備。至少會留下崛起的契機和血脈。”陳曦搖了搖頭說道,“趁著孫伯符他們不管我們速速尋找一下陸家。說不定還能有些收獲。”

  “但愿如此吧。”甘寧嘆了口氣說道,“不知道甘洛有沒有收獲。”

  另一邊孫策扛著周泰跑到廬江城,一番救治之后,也不知道該說是醫生水平高還是該說周泰身體好,總之,周泰那要命的傷勢很快就穩定住了,一個時辰后周泰也蘇醒了過來。

  “唔,好痛……”周泰還沒叫痛,剛剛蘇醒過來的龐統已經開始痛苦的慘叫了,他算是最倒霉的,先被陳曦來了一個狠的,腦子都混了,之后被孫策帶到陣前,陳曦放精神沖擊的時候,龐統習慣性的扛了一大片,自然又倒了。

  “士元沒事吧。”孫策有些緊張的詢問抱著頭的龐統。

  “陳子川我一定要讓你也享受一遍,噢噢噢,痛痛痛……”還不等龐統放完狠話就又開始慘叫了起來。

  “好了,別叫了。”周瑜坐在一邊對著還在叫的龐統說道。

  “腦袋都快爆了,你怎么沒事。”龐統盡量平靜的轉頭看向一邊的周瑜,他可不想在周瑜面前丟臉了。

  “我只是猝不及防,算了,我給你撫琴一曲吧,也能好的快一點。”說著周瑜將自己的綠綺琴放在了雙腿之上,緩緩地彈奏了起來,一種莫名的波動從琴弦上飄揚而出,而之前深感腦袋劇痛的龐統也感覺到了一抹清涼。

  一曲終了,龐統不由自主的活動了兩下自己的身體,貌似腦子不像之前那么痛了,而且連精神力也回復了不少。

  龐統神色復雜的看著周瑜,他第一次對于一個人生出了嫉妒,周瑜好像將天底下所有的好事都占了,精神天賦,特殊能力,軍團天賦,琴棋書畫,統軍謀略,人長得又英俊,還有最近勾搭上的那個小喬國色流離不足以述其魅,你難道是老天爺的親兒子?怎么什么好事都有你。

  “士元,好了點嗎?”余音渺渺而絕,周瑜溫和的聲音傳到龐統的耳中。

  “多謝公瑾。”身上包扎著繃帶的周泰坐起身來,揮舞了一下自己左右胳膊,然后做了一下擴胸運動,雖說有些不適,但卻也像是好好養了幾天一般。

  “要你管!”龐統不爽的說道,在他看來周瑜實在是太討厭了,怎么什么都行。

  “……”周瑜無語的望了一眼龐統,他很少為別人彈琴,更何況是用綠綺琴,結果龐統居然還不領情,“算了算了,回頭我們一起到長江收拾陳子川,你要去不?幼平看起來你恢復的不錯了,你的身體素質確實非常好。”

  “哼哼哼,就算你不說我也會去的,讓我吃了那么大的虧,我不撈回來怎么可以,不過這不符合你以往的性格啊!”龐統望著周瑜,不管他怎么不爽周瑜,但作為戰友周瑜在龐統看來算得上整個孫策麾下最靠譜的角色了。

  周泰還想插口,結果被孫策按住,這種謀劃的事情還是交給周瑜,他們這種只適合帶兵打仗臨陣發揮,戰前謀算不是他們該做的事情。

  “長江天險是不是天險還是兩說,同樣我方的實力也需要用對方評估一下。“周瑜笑著說道,”我們最強的是水軍,北方最重要的是騎兵,而我們南方最要緊的便是水軍,長江天險能否功成,還要看看我們水軍是否夠利!”

  “哼,和我同樣的想法,不過我不是要確定我們水軍是否夠利,我要做的是在長江水上擊敗他們,只有這樣這才能消我心頭之恨!”龐統面色傲氣的說道。

  周瑜望了一眼龐統,默默地轉頭,士元,你還是需要磨礪啊,我們最多只能試探,不可能留下他們的,陳子川可是劉玄德的左膀右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