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四十六章 荀文若出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西涼鐵騎現在一分為四,分別掌握在李榷,郭汜,樊稠,張濟四人手中,其中李榷勢力最強大約有兩萬真正的西涼鐵騎,郭汜手握一萬七千西涼鐵騎,樊稠約有一萬,張濟約有八千余騎。”繁欽無奈的說道,整個司隸幾乎就是西涼鐵騎的老窩,滿到處都是。

  “嘶”其余人等聽完繁欽的話皆是吸了口涼氣,這數量也太多了,就司隸那地方哪里能供養那么多的鐵騎。

  “原本每一個西涼鐵騎都會有數目不等的羌騎作為仆從軍,但是現在西涼鐵騎自身都存在糧草的問題,羌騎的數目因此已經大大減少了。”繁欽說了一個好消息,至少不用應付數目特別多的羌騎了。

  “西涼鐵騎悍勇,但是由于糧食問題內部已經出現很大的問題了,軍紀也已經非常混,劫掠成性,這里面說的劫掠已經不是簡簡單單的劫掠百姓,而是開始去并州劫掠胡人,甚至劫掠內部!”繁欽又告訴了曹軍麾下一干謀臣一個大好的消息,他們的勝率又上漲了。

  “不過西涼鐵騎就本身而言依舊是是一個整體,董卓余孽也依舊保持著相互之間的克制,也就是說時機沒有成熟,一旦我們入司隸,他們很可能借此機會整合成一塊。”繁欽在這群人開始思考如何西進的時候,給他們來了一個迎頭痛擊,時機未到啊!

  “形勢就是如此,諸位也都說說我們該如何入手吧。”荀彧對著繁欽擺了擺手。示意不用說其他的了。

  “怕是司隸不出現內我們根本沒有辦法入主,不說其他單單虎牢一關我們就沒有辦法拿下。”司馬朗第一個開口,作為親眼見證過西涼鐵騎的司馬朗。他實在是再清楚不過了,就曹cāo手下這點步卒真心不是對手。

  “入了虎牢關我們也沒有辦法擊潰董卓余孽,這才是根本性問題。”陳群一撫額頭略顯頭疼的說道。

  “志才,仲德?”荀彧側頭詢問道。

  戲志才和程昱皆是眉頭緊皺,這件事最根本的問題在于己方太弱了,弱的根本沒有辦法應對。

  “公達?”荀彧扭頭看向自己的侄子,他實在是不想用他的計謀。太危險了。

  “楊家說過他們家還有一些實力是吧。”荀攸面無表情地說道,“同樣西涼馬壽成和韓文約也都沒走,我們以蛇吞象如何。只要我們夠快,應給能成。”

  “唔,以樊稠撬動西涼軍大勢嗎?張濟回轉弘農這個時間,還有之前張伯淵的表現。恐怕張濟時rì無多了。這倒也是一個切入點,但是我們無法保證。”繁欽喃喃自語道,面上少不了對于荀攸的感嘆。

  荀攸發話之后,他瞬間就順著荀攸的話猜出了一個大概,隨后掃了一眼眾人,又想了想司隸的一干高級間諜,最后目光落在了司馬朗身上。

  這件事恐怕要落到司馬朗身上了,不管是身份。還是能力、智力也就司馬朗最為合適了,他可以一個人將這些事情全部做了。繁欽默默地想到。恐怕荀文若吞噬tsxsw也是見到了司馬伯達才升起了這個心思。

  “少了餌料,那個時候需要一個餌料。”戲志才思維瞬間就追了上來,“既然他們皆是漢室忠臣,為漢室江山一搏也是應該,不怕到時候他們不努力。”

  “恐怕不行。”程昱這家伙想事情都是從人最壞的一面去想,自然得出了和戲志才不同的結論。

  不過剛一開口就看到戲志才冰冷的笑意,瞬間程昱就明白戲志才所謂的餌料指的是什么了,什么漢室忠臣,戲志才的餌料指的是漢天子劉協,這個餌料絕對足夠了!

  “到時候修書一封吧。”繁欽笑了笑說道,對于荀彧的心思他了解的很到位,“事關己身,還是自己選擇吧。”

  “也好。”荀彧點了點頭沒再說什么,也算是默認了。

  “朗自請入關中,上奏天子。”司馬朗也不笨,雖說沒有完全明白,但是也悟通了荀攸所說的一半,于是一步跨出對著荀彧說道。

  說起來在不久之前司馬朗還心有怨言,但是荀攸此計一出,司馬朗瞬間就明白這是一個好機會,成功了沒說的,曹cāo必然是咸魚翻身,江山未必不能在握,而他司馬朗妥妥的頭功,司馬家再次騰飛指rì可待,而失敗了。對于他司馬朗也沒有太大的影響,大不了轉投他人。也不急這么一會兒時間。

  “伯達自薦,我等豈能不允,不過還是等我們將方方面面多多考慮之后上報給主公再言入關。”荀彧笑了笑說道,雖說沒有直接應下,但也是算是允了。

  司馬朗不管是身份,還是精神天賦,亦或是才智,甚至是當初董卓用其自比自己早逝的兒子的那些事件,對于這次成事與否都有很大的影響。

  搞不好這次曹孟德真有可能咸魚翻身啊,荀彧沒有說自己的計劃,但是他必然也是有過算計,恐怕也是為了查漏補缺,唔,我還是不要幫忙了,就這么看著吧,成也罷補成也罷。繁欽低著頭想到,這群人如果說戲志才讓他感覺到最危險,那么荀彧就讓他最為敬佩。

  說來也怪,荀文若一般不出手,只管理政務,但是逼急了也會設計謀算,可以說每一次荀文若的計謀都是天衣無縫,不存在被人反制,也不存在失敗!

  是不是聽著很厲害,但實際情況卻是荀彧每一次的計謀都會因為一些超乎想象的原因,沒有獲得最大的好處,而這一次如果再不能獲得最大的好處,曹孟德恐怕就再難有爭鼎天下匡扶漢室的機會了。

  正因為這樣,這一次荀彧直接準備了三層保險,政務全部丟給陳群、繁欽,先搞定大軍還有產糧地再說,過了這一次荀彧再難保證有第三次機會了。

  畢竟要是入司隸奪雍州,固土重開鄭國渠還不行的話,曹cāo除了入川一條路可走,基本無路可走了,而想想入川,荀彧只能苦笑,就算是他才智通天,入川也不是那么簡單的。

  這一次如果成功,不管主公說什么,三年以內絕對不啟戰爭,先開鄭國渠,將那荒廢了的四萬頃良田種上,糧草絕對不能再出現一次問題了,不能再竭澤而漁了!荀彧心中瘋狂的吶喊道,他已經快被玩崩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