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四十四章 悲劇的曹操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不管劉備怎么說,那群人都認為劉備確實是一個寬宏大量的奇人,并沒有別的君主那種讓人琢磨不定的心性,這樣一來不說特意琢磨劉備的心思,至少以后安全是有保證了,不用擔心被記恨。

  劉備扯了扯嘴,對于賈詡等人恭維的話根本不鳥,他現在就想說一句陳曦給他講的小知識還真是有用,什么高深莫測,手下眾志成城團結在自己的身邊不照樣是實力大增嗎,何必裝高深莫測,到最后雙方誤解越來越大,再也沒機會開誠布公,不死上一方不能止。

  子川的方法總是有特效的,正如他所說的上位者只要開誠布公,將一切對錯說開,其實很多會造成雙方誤解的事情根本不會發生,更不會因為誤解越陷越深最后再難復當初君臣相攜的場面了。劉備緩緩的吐了口氣,看現在的情況就不得不承認陳曦說的很有道理。

  帝心難測,帝心難測的后果就是帝王無一個人能理解,君與臣之間永無和諧,臣子永遠擔心自己會莫名其妙的死掉,君王也會時不時生出臣子是不是對于自己的位置生出了興趣。賈詡望著劉備的背影默默地想到。

  劉備的舉動對于賈詡的觸動最大,畢竟他自己就屬于那種有被害妄想癥的臣子,與其說是善于自保,還不如說是總是在擔[心什么時候他會被莫名其妙的除掉,而劉備開誠布公的談及此事,讓賈詡輕松了很多。不說完全消除他那種莫名其妙有一天死掉的想法,至少也讓賈詡安心了很多,不再將太多的精力放在自保上。

  兗州。陳留,曹操在呂布退走之后形勢并沒有多少好轉,雖說袁術因為兒子快死了的緣故已經沒心思和曹操爭奪南陽了,但是曹操很清楚一點,不論是呂布還是袁術都不會放過自己的。

  一旦呂布糧草稍足,陳宮絕對會建議呂布滅曹,就現在這個形勢陳宮和曹操之間根本沒有絲毫轉圜的余地。非得一方倒下不可。

  同樣袁術那一邊,曹操已經對于劉表失望的一塌糊涂了,空有荊州虎將黃漢升。荊州良臣蒯異度,打兵力空虛,大將紀靈被調走的襄陽居然大敗而歸!損失輜重糧草無數,簡直就是豬隊友。袁術之前敗于曹操的損失大半物資都在劉表身上撈了回來。

  其實曹操因為實力大損。又被呂布,袁術四下齊攻,根本沒有渠道獲取襄陽準確的情報,否則的話他就會明白劉表輸的一點都不冤,當真是技不如人。

  廖立雖說不是非常的擅長軍略,但是他的腦子夠數,有心算無心之下,將蒯越從頭玩到尾。一場大勝之后連開始不服他的張勛,李豐。蔣欽等人也對廖立敬佩非常!

  就如同周瑜當時估計的那樣,廖立靠著這么一場大勝,輕而易舉的以白身獲得了襄陽一干守將的尊崇,而蔣欽則是用武力獲得了襄陽守將的認可,周瑜所構思的邊角棋盤連天下的方式已然有了幾分可行性。

  繁欽坐在府衙看著在上面發號施令的曹操,他知道現在曹操非常的煩悶,當初的大好形勢,讓他一招錯漏給全部毀滅了,現在他們曹氏如果不能在短期恢復實力的話,搞不好他曹操歷盡千辛建造起來的基業就會就此崩毀,而他曹家搞不好也需要隱姓埋名渡過一生了。

  曹操離開之后荀文若在眾人走光之后,帶領著一干謀臣開始處理政務,形勢再壞也需要過活,不能別人還沒打過來,自己內部就分崩離析了是吧,雖說因為曹操的失敗,現在曹軍內部已經有很多人生出了異樣的心思,但是這核心的幾人并沒有動搖自己的意志。

  “休伯,之前看你神情自若,可是有什么好主意?”荀彧走到打瞌睡的繁欽身邊問道。

  “沒,只是在幻想我侄子什么時候出生。”繁欽隨意的開口道,他在曹操這邊本身就是當一個吉祥物,按時領工資,能遲到,遲到,能早退,早退,沒工作就趴在那里睡覺,他屬于荀彧的麾下的直屬文臣,就算看不慣也沒人能逾越過荀彧去管他的。

  戲志才,程仲德對著繁欽怒目而視,現在留下來的這群高級文臣他們兩個最看不慣的就是繁欽,不過礙于荀彧并沒有找過繁欽的麻煩。

  “諸位坐吧,我有一事與眾位商談。”荀彧無奈的搖了搖頭,他再清楚不過繁欽的心思了,沒人能強迫他的。

  戲志才,荀攸,程昱,陳群,司馬朗,繁欽一行人神色平靜的入座,時隔這么久荀彧這么鄭重的將他們這些人在散會之后留下來,想來已經有了破局之法了。

  “現在的形勢諸位也都清楚,我軍猛將不缺,然則兵力不足,一旦呂布卷土重來怕是很難擋住,練兵一事短時間也無法完成。”荀彧神色自若的開口道。

  荀彧現在很無奈,曹操這形勢就跟打完長平之戰的趙國一樣,良將有,良臣也有,但是沒兵了,陳留能守住和當初邯鄲能守住實際原因都是一樣的,敵方沒糧了。

  不過現在曹操比趙國好的一點在于,至少本土還是有人的,只是需要一年才能訓練成軍,不過曹操可惜的是沒有那么多時間,他的旁邊全部是巴不得他去死的敵人,畢竟從一開始曹操就是各種打,將四周打服了。

  “糧食問題對于我們來說并不是非常的嚴重,衛家已經從川蜀進行了糧食的購入,走江水,只要我們一直握有宛城,糧食問題不是很大。”荀彧說了一個好消息,戲志才等人瞬間振奮了不少,只要有糧食那就一切都好說,今年的蝗災對于兗州的破壞非常的嚴重。

  荀彧說這話的時候心中也是無奈,衛家之所以原諒了曹操,實際上更多是因為曹操親自登門拜訪,衛茲又是曹操的腦殘粉,這才算是將之前的屠殺一事勉強揭過。

  不過衛家卻也明言如果再進行這種無理由的屠殺他們不管原因如何也會遷走,看得出來這些大世家對于自己的清名還是很看重的。

  正因為揭過了這件事,兩個衛家才聯手調運他們在川蜀本地建立的糧食商行儲存的糧食,走水運送往宛城,然后由宛城送往陳留,以解曹操的糧荒。(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