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四十章 各懷鬼胎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紫虛忌憚的看著賈詡,從一開始遇到賈詡的時候他就對于賈詡感覺到危險非常。

  “非是不知道,實則不敢。”紫虛嘆了口氣坐下身來,一臉無奈地說道,“如你所說的我確實道士,也確實知道,雖不知是我那里露出了馬腳,但是看你篤定的神情便也知道你已經有了十足的把握。”

  “不敢?”賈詡看了一眼紫虛,“兩害取其輕的話,不知道長該選擇那一位?”

  “非要我說?”紫虛黑著臉問道。

  “然也!”賈文和盯著紫虛,以防對方暴起。

  “相對于曹氏重謀,袁氏重謀,唉,能不說嗎?”紫虛苦笑著說道,就算袁氏因果小,也不是他能背得起的,搞不好說了因果牽扯之下化為灰灰都不是問題。

  “那除了我家主公,劉氏重謀呢?”賈詡眼中閃過一抹精光,他就知道問不出來,但是他依舊來問了。

  “這個也有些難度。”紫虛神色很明顯有些松動,默默的掐算了一下,這個因果貌似自己背的起,但是卻也沒有直接應下,他已經發現賈詡是漫天要價,自己只要坐地還錢就行,如此一來紫虛也就沒有了反抗的心思。

  看來這些‘仙人’的因果算法和我們不同,他們如果是無心之失貌似沒有多少影響。賈詡面上浮現了一抹微笑,他最喜歡這種事情。

  袁氏重謀比曹氏因果小。劉氏比袁氏小,原來是如此。賈詡默默地整理著紫虛無意間吐露出來的東西,紫虛可能不覺得。但是對于賈詡來說這是重要情報。

  哼哼哼,賈文和不知道實際情況,但是也不會將我往死里得罪,避重就輕即可,過了這次之后,他知我身份必不會來二次。

  紫虛面沉入水,但是自從之前注意到賈詡并不強求自己之后。心下也有了底,然則卻不知道賈文和自從猜出他的身份從來就沒有過強求的想法。對于賈詡來說只是從紫虛這里驗證一些東西罷了。

  “這個也有難度,那再簡單一些。”賈詡皺了皺眉頭,“唔,告訴我是誰入主東南。”

  “不行。這個堅決不行!入主之人不能說!”紫虛大叫道,實際上說了這個對于紫虛沒有多少影響,但是他現在就要趁著自己的優勢大力削減賈詡對于他的壓制。

  哦,又搞定一個,袁氏,袁紹加袁術都不如曹操,劉氏更是不行,那肯定是完蛋了,我問的又是誰主東南。他說不行,也就是真有人入主了,剔除袁術。我主,曹操,本土的顧家,陸家,張家,朱家;就剩孫家或者呂布。賈詡有些憐憫的看了看窗外。這“仙人”智商真不行。

  “這也不行啊,那再換一個。曹操是如何西進的,這個夠簡單了吧。”賈詡盯著紫虛看了好久之后,最后無可奈何的換了另一個問題。

  “這個啊,那個,你能不能再換一個,這個也不能說的。”紫虛裝作為難的樣子對賈詡說道。

  這個問題的因果比之前那個“誰入主東南”要稍稍大一點,紫虛雖說自信自己說了也沒事,但是沒有人想要給自己找麻煩的,之前那件事都沒說,這件事肯定要推掉的,所以紫虛面作為難的推掉了這件事。

  這智商能成仙也不容易啊。賈詡眼中憐憫的神色又重了三分,以后還是離這些仙人遠一點,聽子川說白癡是會傳染的,怪不得傳說人皇不允許仙人多和凡人接觸,怕是擔心拉低百姓的智商吧,真是太慘了。

  不過這曹孟德還真是去了司隸雍州,這家伙的還有實力做這種事情?賈詡一皺眉,感覺自己對于曹操有些誤算了,這潛力也不是鬧著玩的。

  聽了紫虛的話,賈詡雙眼滑過一抹冷光,瞟了一眼紫虛,“仲有,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什么行?”

  紫虛想了想,自己貌似還真有些過分,賈詡問了那么多次全部給推脫了,于是苦笑連連道,“賈長史,非是我不說,實則不敢啊,我說了可能我過不了幾天一場禍事天降,就身死道消了,賈長史還是問些我力所能及的事情,這等事情說是力所能及,實則不能開口啊!”

  賈詡盯著紫虛看了好久,看到紫虛發毛之后,開口說道,“信你一次,但是你別讓我知道你在騙我,否則等我有機會驗證之后,絕對讓你好看。”

  “不敢,不敢。”紫虛扯了扯說道,心道,還等你知道,還等以后?道爺再有三五天就恢復了,天下之大何處不能去,你能奈我何?

  “讓我看看啊,我問你這些問題你都回答不了啊,讓我找一個簡單的。”賈詡側頭想了又想說道。

  以賈詡現在對于整個局勢的把握,還有這幾天對于紫虛心性的了解,已經猜到,恐怕下一個問題,紫虛為了安撫自己,只要不是太超出能力估計都會給出答案。

  是詢問一個近似于之前兩個的問題,還是問一個不相干的問題,摸一下底。賈詡微微皺眉。

  “文和,你這樣思來想去讓我心驚膽顫,伸頭一刀,縮頭一刀,還不如你快點問吧。”紫虛面上顯露出一抹為難的神色,小心翼翼的詢問道。

  紫虛心中發笑,但是面上確實凄苦無比,果然自己之前的表現讓賈文和為難了,都不知道該問什么了,要是再問一個自己不能回答的問題,那他賈文和擺了這么大一個陣仗就成搞笑的了!

  “你等會!”賈詡不滿的看了一眼紫虛,這“仙人”智商可能真的有點問題,就如此這般還想給我添亂,不過既然如此,那就丟個臉,死活要兩個準確的敵我方答案。

  “有了!”賈詡突然面上一喜,扭頭看向紫虛,笑盈盈的拉著紫虛的胳膊,“仲有啊,你這么一說,我倒想起來有一個問題想要知道。”

  “說來聽聽,只要我知道,能回答我會告訴你的。”紫虛仿佛長舒了一口氣。

  “主公到時候大封群臣的時候,我是第幾?”賈詡問了一個很古怪的問題。

  紫虛盯著賈詡看了良久,賈詡都不為所動,最后無奈的開口道,“這個真的不能告訴你……”(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