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三十八章 法正父子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收起你的警惕吧,盯著我還行,這位就算了。”甘寧側身將陳曦擋住,生怕管亥發狂朝著陳曦攻擊起來,“玄德公的軍師陳子川,你應該聽說過吧。”

  管亥不為所動的盯著甘寧,依舊保持著戒備,他可不想因為一時大意被人拿下,他現在的身份很容易被人利用,一切都要小心謹慎。

  “我是甘興霸你總知道吧,你呆在我船上,關將軍總給你說過我的身份吧。”甘寧眼見管亥戒備,于是指著自己的鼻子說道。

  “知道,關將軍說如果真出意外就去找甘興霸!”管亥點了點頭說道,“但是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甘興霸,你怎么證明你是!”

  “我服你了!”甘寧有些傻眼,掏出自己的印信放在地上,輕輕推了過去,有些心疼的說道,“這是我海軍總管的印信,全大漢朝就我這一個。”

  “我不識字。”管亥這個時候已經信了七八分,但是卻依舊保持著警惕說道。

  “你想怎么辦?”甘寧抓狂的問道,他第一次見到這種油鹽不進的家伙。

  “關將軍讓你前往夷州,不過我現在有一些事情希望你能幫忙,我們現在前往廬江,可能需要和人戰上一場,希望你能搭把手。”陳曦在甘寧的肩膀拍了拍說道,示意甘寧讓開,他往前走了幾步,他估計管亥已經確定他們兩個的身份了。

  “你們打不過?”管亥很明顯愣神了一下問道。

  “不,只是不確定會有多大規模的戰斗。以防萬一罷了。”陳曦平靜的說道,“當然管將軍如果不原因,我們還是會按照關將軍的軍令將你送往夷州。”

  “能保證不暴露身份?”管亥詢問道。

  “可以保證不會暴露。只要你自己不說自己的名字,在廬江那個沒人見過你的地方,沒人知道你是誰的,必要的話你可以用假名。”陳曦一挑眉,管亥如此說的話,那就意思是允許了,只是鑒于關羽的叮囑擔心身份暴露罷了。

  “好。那就說定,如果無有必要我不會出手。”管亥點了點頭說道,然后對著陳曦和甘寧做了一個請的動作。示意兩人離開。

  陳曦和甘寧穿過船艙之后,甘寧就開始一臉碎碎念了,“晦氣,晦氣。如此威猛的一個漢子。推三阻四的,真不像話,我之前還以為對方是義薄云天,不像見面之后居然是這樣的一個家伙,真是晦氣,帶他去殺人他居然還推三阻四。”

  “他身份特殊,由不得自己不小心,而且這和義薄云天沒什么沖突吧。就之前在青州的表現也當得起信義二字了,別強求了。他這是在避諱。”陳曦笑著勸誡甘寧,雖說他也知道甘寧不會將這種事記到心中,但是寬慰一二,兩人以后也好相處,陳曦可不希望因為自己一時好心,反倒做了壞事。

  “算了,算了,不管他了。”甘寧擺了擺手表示自己不礙事,“走走走,他既然允諾到時候必然會留心,這等人的信義還是需要認可的。”

  之后的時間甘寧除了下令所有人進行每日應有的訓練,剩下的時間就帶著糜芳一行人開始釣魚,最后諸葛亮驗證了一件事,用大鉤子麻繩釣魚在這一塊地方比用釣竿絲線穿小蟲釣魚靠譜太多。

  刨除諸葛亮不滿自己的釣竿釣不到魚,換大鉤子麻繩穿塊肉釣魚差點把自己給喂了魚之外,下午諸葛亮玩的還是很開心的,當然差點喂魚的諸葛亮,晚上吃魚吃的更開心,該說是一腔的怨氣全部撒到了魚身上了。

  陳曦和諸葛亮在海上吃魚的時候,華雄單騎已經飆到了北海境內,不得不承認這個時代一匹湊合的馬速度還是很快的,要是赤兔的話,現在估計已經快到齊國境內了,這就是好馬的優勢,話說回來要是一行人,那速度怎么也不可能達到這么快了。

  “主公人呢?”該說華雄運氣好還是怎么的,一路狂飆的時候居然遇到了正帶著他爹探訪民情的法正,一拉韁繩,直接停在了法正一旁,然后后面的灰塵直接迎面而來,將正在張口歡迎的法正弄了一個灰頭土臉。

  “呸呸呸呸!”法正一臉陰郁,“華將軍……”

  華雄面色尷尬,看法正的神情還有口氣就知道有些惱怒了,不過這真的是意外。

  “爹,你慢點,這個是玄德公手下建威將軍華雄。”就在這個時候法正他爹從馬車里面探出身來,準備下馬車,法正也就懶得計較之前的事情,趕緊上前扶住,然后向華雄介紹道,“這是我爹。”

  “子健見過先生。”華雄下馬對著法衍一禮,還好法正他爹也是老來得子,看起來比華雄大很多。

  “好說好說,犬子頑劣,將軍勿要在意。”法衍也看到法正的臭臉,一拍法正的肩膀,示意自己兒子跟對方搞好關系。

  “先生如此讓我惶恐,孝直一直都是這樣,有什么不滿就掛在臉上,倒也不會忌諱的,我們都知道。”華雄眼見法正憤憤,躬身對法衍說道。

  “好了,我一把老骨頭,能看到我兒子如此張揚的一天已然滿意非常,我兒回北海坐鎮吧,你爹我都看到你的本事了。”法衍慈愛的看了一眼法正,他兒子如此出息他已經很滿意了,也不希望自己兒子繼續丟下公務,打著探訪民情的口號繼續給他展示自己到底有多牛掰。

  法正扯了扯嘴,“爹,我真的是在探訪民情,帶您來也就是四處散散心,您就放心吧,不需要有人坐鎮北海的,放心放心,最近沒什么大事的。”

  華雄在一旁只感覺眼角抽搐,拍了拍法正,在法正不解的神情中將他帶到一邊,將最近發生的事情全部給法正說了一遍,頓時法正的臉色一陣青白。

  “你沒開玩笑?”法正顫抖著問道。

  “我跑了幾百里過來給你開玩笑,你是二貨嗎?你不知道我在泰山練兵嗎?”華雄無語的說道,“趕緊跟我回北海,我還要給玄德公將最近的事情述明,魯子敬送過來的文書,九成都沒送到,你真厲害!”

  法正黑著臉走到自己父親的面前,扯了扯嘴角,做出一個笑容,“爹,我們回北海,您說的真對,北海真需要有人坐鎮,我剛離開就出事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