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二十八章 擴充中的海軍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世家懷疑陳曦是在清場這種事情陳曦倒是完全不知道,想來就算是知道也沒有什么興趣,陳曦是想讓世家在平衡的社會制度下順其自然的消失,當然陳曦如果將自己該做的都做了,寒門,散戶,平民還不是世家的對手,陳曦也沒什么好說了。

  陳曦一直對于自己的定位都是引路人,對于劉備的定義都是執法者,或者仲裁,正因為這樣,陳曦對于劉備一直灌輸的都是一視同仁,當然陳曦也知道真正一視同仁是不可能做到的,總有一個好惡在里面,他要的是劉備有這個想法就行,他也沒想過用圣人的規范要求劉備。

  一覺睡醒已經過了未時,不過夏日的驕陽依舊讓人抓狂,尤其是在這種雜草一片的荒原之上,隨意的吃了點干糧,多喝了些水,陳曦和華雄一行便在帳篷的陰影下等待著夕陽的降臨。

  “按照昨日的速度大概需要幾天能到達東萊港口?”陳曦朝著華雄招收問道。

  陳曦說這話的時候諸葛亮的面色很明顯的苦了很多,沒辦法,以前他就沒吃過這種苦,不說諸葛家的時候,單說在陳曦內院,溫香暖玉,紅袖添香,雖說只能看,不能吃,但是一切吃穿住用自然有人給他打理,哪里像現在,連洗澡水都沒有,換洗的衣服也因為沒有經驗,直接沒準備,穿在身上都有些不舒服了。

  “大概需要三日到四日。”華雄估算了一下馬速,又感覺了一下距離。

  “如此便好。”陳曦看著自己身上的灰塵。嘆了口氣,他算是明白風塵仆仆是什么意思了,古人也真不容易了。

  之后三天陳曦和諸葛亮顛了一個半死。不過總算是到達了目的地,到了東萊隨便買了一身衣服換上之后,陳曦就帶著諸葛亮朝著東萊港口那里的海軍營寨撲去。

  說來這個時間已經算是晚上了,而荀衍也執行了宵禁,不過像陳曦這種破門而入直接在成衣店拿衣服,然后將錢丟給店主的方式,任誰也不能說是店主的錯。

  “軍營重地。來者止步!”華雄帶著陳曦到達海軍營寨的時候,時間已經未時三刻了,若非夏日白天夠長。現在的已經伸手不見五指了。

  “嘭!”一只箭射在還想前進的華雄腳下數米處,暴起一團塵土。

  “鎮東將軍劉玄德帳下建威將軍華雄有要事向海軍總管甘興霸通稟。”說著華雄將自己的令符印綬朝著對面丟去。

  “將軍請稍候,某速去通報。”黑暗中一個人影出現在拒馬后面,先是戒備的看了看華雄。然后跳出拒馬。將華雄的令符撿起,然后對著華雄一抱拳,朝著大營中沖去。

  “報,總管!”甘寧帳外傳來一聲大吼,正在翻看兵書的甘寧抬頭看了看帳外的影子皺了皺眉頭,“有何事要通報于我。”

  “總管,鎮東將軍劉玄德帳下建威將軍華雄有要事向您通稟。”傳令兵大聲的回答道。

  “子健?他怎么會來?”甘寧看了一眼傳令兵乘上了的印綬和令牌就知道是華雄親至了,于是一招手。掛在營帳上的大砍刀還有鎖鏈都飛了過來,“通知太史子義還有糜子芳。恐怕真有大事了。”

  甘寧的作風雖說總有一種土匪流氓的習氣在里面,但是不可否認他對于戰機還有事態的直覺非常的優秀。

  “傳令水寨一眾士卒全部著甲,輜重船再次上貨,干糧與清水,每人先自帶五天的,隨時等候命令!”傳令兵去通知太史慈和糜芳之后,甘寧跨出自己的中軍大帳就對著甘藍命令道。

  “喏!”甘藍一抱拳說道。

  甘寧幾個閃身出現在岸上,騎上自己的大馬朝著水寨外跑去,一邊還在嘀咕“這次該打誰了”的問題。

  一陣急促的馬蹄聲,甘寧躍馬出寨,翻身下馬對著華雄一抱拳,“子健這次要打誰,我這邊新收的三千兄弟剛好準備去砍人,東西都收拾好了,說下家,我們并肩子砍了他。”一邊說一邊狂傲的大笑。

  “這次還真要砍人了,點子可能還有點扎手!”華雄被甘寧的匪氣一激,也有些土匪的意識了,“對了,這次事情比較大,軍師親自來了。”說著往身后一指。

  “見過軍師!”甘寧趕緊對著陳曦一禮,他現在混的這么開心有很大的原因都是因為陳曦,“不知軍師所來何事。”這次說話的時候甘寧很明顯的盡量裝的有點將領的氣勢,可惜水賊當慣了,總有一種不倫不類。

  “要去救陸家,很有可能還需要和孫伯符打一架,對方很強,估計你水寨這些人差不多需要全部出動。”陳曦簡要的將形勢給甘寧說了一下。

  聽完之后很甘寧明顯有點躍躍欲試,話說甘寧這種人就不適合鎮守一方,到處沖鋒陷陣,攻城掠地才是這種將才最應該做的事情,實在不行每天打點水匪,水賊,海盜什么的也行,但是讓這種人呆在一個地方真心不合適。

  “不過先說清,我這次來因為玄德公沒在,沒有正規調令,所以只能帶這個來了。”說著陳曦將劉備那柄比較短的佩劍拿出來晃了晃。

  “這是什么?”甘寧不解的問道,說實話,自從跟了劉備,甘寧就沒在劉備手上見過雌雄雙股劍。

  “主公的佩劍。”華雄嘆了口氣說道,“用這個能調兵,子義知道這事,你八成都沒見過這柄劍。”

  “哈,放心放心,就算不帶這個也可以的,調兵不必如此的,玄德公給我的命令就是,在接收曹軍俘虜送往夷州之后就可以和以前一樣主管海軍一干軍務,擁有獨斷的權力。”甘寧擺了擺手說道,“到時候就帶著曹軍俘虜出兵就行了,最多行軍慢點,這些事情都在我獨斷的權力范圍之內。”

  “好。”陳曦沉默了一會兒之后開口說道,“不過我隨你同往,雖說你這也不算是私自出兵,不過我還是跟上的好,事情挺麻煩的。”

  “好,子健你要不要一起去?”甘寧詢問道。

  “不了,我需要到玄德公那里做二輪復命,我也算是擅離職守了。”華雄嘆了口氣說道,然后對著甘寧擺了擺手,“保護好軍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