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二十五章 制度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人已經齊全了,按照三公九卿的模板開府建衙,三省六部未必適合這個時代啊,中央集權制對于天子的要求太高了,而且對于大臣的積極性也是一種打壓,但是不中央集權的話,地方勢力龐大又會出現叛亂。被諸葛亮點出這一點之后,陳曦的思緒飄得到處都是,不過也真的不感覺到顛簸了。

  諸葛亮看到陳曦那種思慮的神情,便也沒有再開口,就那么默默的承受著馬車瘋狂的顛簸。

  中央必須要有足夠的壓制地方的實力,也就是說中央實力要占到一半以上。陳曦皺了皺眉頭,這樣要是遇到某些掌控欲極強的皇帝,地方就完蛋了,大權又被集中了,后代皇帝又昏庸的話,那就又悲劇了。

  地方權力更不能大于皇權,果然需要三方相互制約的,皇帝,諸侯,列侯?這個估計不行,皇帝,勛貴,文官,這個更不行了,不說這個時代根本就沒有文官,單單高級官員必須有侯位,就廢掉了這個。陳曦有些無奈的想到,皇帝諸侯列侯這個最適合,但是最沒有可能,這個體系已經被玩死了一次了。

  算了,只能想辦法在中間建造一個新的階層,一個類似軍功的體系,更重要的是這個體系必須要能穩定的存在下去。陳曦默默的想到,思緒緩緩地飄了回來,然后一陣顛簸差點將陳曦顛簸吐了。

  “咳咳咳。果然只有神游物外才能不桎于外物,顛死我了。”陳曦回神之后面色凄苦的說道,再看看諸葛亮臉色比他還要差。

  “子川。你之前在想什么,想的那么入神,居然連顛簸都感覺不到。”諸葛亮苦笑著說道,他算是被顛慘了,之前白天行軍怕太熱速度還不是很離譜,現在華雄連軍陣都開出來加速度了,顛地都快吐了。

  “神游物外……”陳曦抓著扶手苦中作樂道。

  “……”諸葛亮無語的看著陳曦。這算什么答案,他的意思是詢問陳曦剛剛在想什么。有什么好想法說出來什么的,結果現在這個答案完全不是一回事。

  “你說這天下怎么才能有不滅的王朝?”陳曦扯著嘴,半曲著身子說道。

  “不滅的王朝?”諸葛亮詭異的看著陳曦,“五德始終。自成輪回,要建一個不滅的王朝……”

  “五德始終這個就不用說了,和那個沒什么關系,走一步看一步吧,我算是盡力了。”陳曦長舒了一口氣,“我做完我該做的事情就好了,路鋪好,到時候怎么走就與我無關了。”

  諸葛亮一臉的不解,這都哪跟哪啊?怎么突然就憂郁起來了。這思維跳躍幅度也太大了吧,他根本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就突然成了這樣,還有剛剛不是還在說什么不滅的王朝嗎。怎么接下來莫名其妙了。

  諸葛亮不解,陳曦無言,兩人就靠在那顛簸的車廂上,顛了一個半死不活,直到驕陽初生,溫度再一次上升之后華雄才抹了把汗。原地駐扎,啃點干糧開始休息。

  “唉。青州曾經也是人口頗多的大州,不想現在卻是數百里難見人煙,天災造成的影響太大了。”陳曦望著四野荒蕪的野草嘆了口氣對諸葛亮說道,“如果我沒說錯的話,我們現在走的這里曾經都是良田,不過才五六年居然成了這個樣。”

  “是啊,這百余里幾乎沒有見到人煙,這一片土地曾經也確實是良田一片,青州曾經無愧于糧倉,可惜現在都荒了。”諸葛亮蹲下身抓了抓地上的土,然后拍了拍手,真正接觸過種田的諸葛亮很清楚這里曾經都是良田。

  “興修水利,然后再次墾荒,現在青州可以說是人少地多,不過還需要為以后考慮,授田還需要謹慎啊,青州死活還有點世家和豪強什么的。”陳曦嘆了口氣說道,他發現和世家豪強的接觸已經不可避免了,這青州沒被完全打爛,世家自然也沒死光。

  “其實子川你好象并不反感那些世家和豪強,雖說你提議的方案有很多都有打擊世家和豪強的想法在里面,但是你自己本身好像并不排斥世家。”諸葛亮躺在毯子上,疲累的說道。

  “嗯,世家的出現是必然,我所打擊的并非是世家和豪強,準確的說法應該是打擊他們之中不符合百姓利益的地方。”陳曦打著哈欠說道,顛了一夜都快散架了。

  “怪不得你有不少的做法對于世家和豪強都是很有利的,原來是這樣啊。”諸葛亮有氣無力的說道,知道陳曦的心思,有些事情也就能想的通了。

  “世家豪強也是人,他們要是遵紀守法我沒必要整他們的,更何況世家和豪強的存在本身就有利于地方的平穩統治。”陳曦也是疲累的閉著眼睛回答道,昨夜那馬車簡直要將人顛死,若非讓加速的話是陳曦自己說出來,陳曦早就命令減速了。

  “世家和豪強幾乎可以說本就是本土氏族的進化階段,不可避免的,他們只要聽話我也不想去算計他們,但是他們如果不懂事,一個勁的找死,那就沒什么好辦法了。”陳曦聲音越說越低,看起來也是被顛的全身散架,累的半死。

  “不過你明顯在挖世家的根基。”諸葛亮盡量保持著自己的風度說道,“雖說你確實給絕大多數世家帶來了巨大的利益,不過相對于開啟民智更讓世家不滿。”

  “世家內部本身就因為傳承數百年的家學挖掘到極致不知道該怎么發展了,很多世家都開始嘗試不同的方案,現在的情況就是固化階層的支持者貌似多一些,所以我正在打壓這群人,然后拉起來另一撥人。”陳曦想起自己從陳家獲得那份勢力當中得到的消息,有些無奈地說道,世家內部已經出現混亂了。

  “順帶一說,我并沒有讓所有世家不滿,開啟民智這件事,世家也有人在嘗試。”陳曦閉著眼睛說道。

  聽完陳曦的話,諸葛亮的不由得想起自己的家族,諸葛家內部也并不和諧,就如同陳曦說的,到底是躺在祖輩的榮耀之上享受無盡的福澤,還是像諸子時代散開家學,然后在思想與思想的碰撞中極盡升華,開創出新的時代,這可能是很多家學開挖殆盡的家族思考的事情。(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