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二十二章 謀算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說起來也怪,每一次盛世的時候天災都非常的少見,而每一次亂世的時候天災都是無限出,陳曦就算不清楚漢末每一年的準確的天象是怎么樣的,但是他可以保證在這個時代,你越不希望出現的天災,老天爺越會出。

  由此觀之,古代人所說的天人合一還是很有道理的,你看嘛,英明的神武的君王開啟了盛世,那個時候天災什么的幾乎沒有,風調雨順,之后等到亂世到來的時候先是皇帝昏庸無能,天災也是無限出,果然不愧是天子啊,天之子啊,可喜可賀,這真的是一個佐證……

  正因為如此,陳曦對于這個時代的天象基本上都抱著怎么倒霉怎么來,反正差不多就是那回事了,無限的天災,不過也沒什么了,至少就現在的形勢看來就算是這種數州范圍的干旱,他的精神天賦依舊能扛住,想來再奇葩的天象自己的精神天賦也能抗住。

  陳曦在感慨自己精神天賦真好的時候,曹操已經開始犯心絞痛了,因為持續的干旱,還有突然在兗州爆的蝗災,讓軍糧承受不下去的呂布無奈的撤退了,嗯,這是喜事,曹操感覺心痛的是陳曦……

  話說陳宮雖猛,但卻也就是將將架住戲志才,荀彧一干人等,尤其是在曹操剛剛敗于劉備,胸中怒火噴涌的時候,靠著荀攸的出其不意,抽冷子給了呂布兩次狠得,若非陳宮確實智力非凡,并州狼騎確實給力。陷陣死命護主,呂布搞不好都被陰死了。

  “你是說陳子川能大范圍規避天災?”曹操捂著自己的心臟說道,在呂布退走之后。戲志才終于能放心將陳曦精神天賦的事情告訴曹操了。

  “不是規避天災,按照現在我們所掌握的情況來說,陳子川的精神天賦已經不是簡單的規避了,他的精神天賦已經足夠徹底無視今年這種程度的旱災了。”戲志才苦笑著說道,對于現在的情況他是不得不信了。

  從戲志才之前分析出來的情況看,陳曦的精神天賦本身不應該有這么強大,按說這種程度的天災。陳曦的精神天賦就根本不應該能扛住,但是現在得情況卻是陳曦幾乎無損的扛住了這種波及數州的天災,而起還沒有陷入沉睡。這根本就不合理。

  戲志才并不知道他的分析其實是正確的,單憑陳曦自身的精神天賦的確扛不下來,他的精神量雖說相當龐大,但是改變這種天災需要消耗的精神量單憑陳曦撐不過一旬就該沉睡了。

  不過由于之前的兩年陳曦靠著治下的風調雨順收到了太多的游離精神力。說個實在的。扛到現在也沒將陳曦精神天賦外面那層數百萬百姓游離精神力構成的盾消耗完,眾志成城,人定勝天什么的就是這種情況。

  尤其是在前不久收納了數百萬民心歸附的黃巾,陳曦在得到劉備能力的加持之后獲得游離精神量的度已經勉強追上了消耗度,至少這次旱災之后,陳曦還能剩下一些游離精神力。

  “這種程度嗎?”曹操喃喃自語道,“怪不得劉備以區區泰山之地兵精糧足。”

  隨后曹操眼中閃過一道寒光,“可有辦法將陳子川籠絡過來。再不行除掉也可以。”

  “籠絡過來怕是不行了,徐州一事。陳子川對于主公大恨。”戲志才嘆了口氣說道,曹操也是嘆了口氣,因為徐州一事,衛家和他們的來往都淡了一些。

  “那刺殺呢?”曹操詢問道。

  “怕是沒有頂尖內氣離體的程度很難殺死對方。”戲志才苦笑著說道,按照現在這個程度推斷的話,陳曦的精神量龐大的程度足夠讓戲志才震撼,那種程度的精神量要刺殺的話,非得頂級高手不可,好吧,就算是頂級高手也得抱著同歸于盡的想法去。

  “唉”千言萬語化成一個字,曹操心中的郁郁之氣更是重了數分,“先這樣吧,以后有機會再說,陳子川不出奉高,一旦出動必然有大隊護衛,可惜啊可惜。”

  曹操在這邊感慨的時候,劉備正在北海興奮著,有一個瞎扯淡的名家后裔給劉備在講他麾下一群人的能力,這個瞎扯淡的名家后裔叫做紫筱,也就是紫虛上人。

  話說紫虛現在受了點傷,原因很簡單,他被于吉給堵了,人家于吉打算在執行計劃之前,先將那群能搗亂的家伙清了場子,而紫虛就是被清場的典型——孤身一人,沒有幫手,不合群,不先殺紫虛才怪。

  就這樣于吉帶著幾個幫手將紫虛堵在瑯琊郡,一場大戰之后紫虛被打了一個半死,對于這種人來說只要沒死就等于既定目標就沒完成,這么一來紫虛被于吉一群人追著殺了幾天幾夜,最后無奈只能躲到劉備旁邊了,至少就安全程度而言,于吉絕對不敢到劉備這里來撒野。

  就這樣紫虛拿著偽造的名家文書化名紫筱跑到劉備旁邊報道,最近劉備又在招賢納士,而紫虛這個坑貨來的時間又比較好,劉備就親自看看了。

  紫虛的名家文書雖說是偽造的,但是本身能力可是沒有什么問題的,人家幾十年的游歷天下也不是鬧著玩的,人老成精之下,至少很多提議讓賈詡劉曄都有一種耳目一新的感覺,自然劉備就將這個家伙帶在身邊了。

  自然于吉那個倒霉催的,在看到混在賈詡,劉曄一行數人之中談笑風生的紫虛,氣的火冒三丈,但是也沒有什么好辦法能解決掉紫虛。

  “這么說來我的能力能讓和我志同道合的人獲得更強的力量?”劉備笑著向紫虛詢問道。

  “就是這樣,有一些精神天賦,或者一些軍魂會自帶一些負面效果,玄德公的能力就能削弱,甚至抹消這些不好的效果。”紫虛笑盈盈的回答道,“就比如子揚的精神天賦經常控制不能,而現在的話應該就能勉強控制了,不知我說的可對。”

  “這么一說的話,好像還真是的。”劉曄想了想最近的情況點了點頭說道,“不過聽你這話好像是在說你知道我們的精神天賦一樣啊,這個是什么情況。”

  劉曄眼珠子一轉,瞄了一眼賈詡,心中升起了一個想法,不管紫筱這個人是不是有問題,劉曄自覺這個人還是很有利用價值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