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二十章 家族拆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陳曦是不知道諸葛亮的想法,要是知道的話大概會笑的抽搐,還天下所有的算計逃不過自己的手心?從開始到現在都算漏了不知道多少次了,要不是每次自己都做好這件事搞砸的準備,都不知道要失誤多少次了,不過貌似正因為這樣,才讓人覺得自己是未雨綢繆……

  之后兩人也都沒有再多說話,坐著敞篷馬車在華雄的保護下一路東奔,而魯肅的密信還有簽發的調令文書也以最快的速度送往了北海。

  一路快馬加鞭,又有數百騎兵保護,倒也沒出現什么狗血的剪徑事件,便以直線穿過了瑯琊國到了青州境內,話說在路過徐州的時候陳曦已經聽到了很多對于李優無作為的抨擊,當然更多了是各地世家又跳竄了出來。

  “你們諸葛家搬家了啊。”陳曦不解的問道,這一世曹軍并沒有深入到瑯琊,諸葛家搬遷的莫名其妙。

  “嗯,搬家了,諸葛家已經沒有了。”諸葛亮莫名有些感嘆,當初偌大的一個諸葛家居然會因為他哥諸葛瑾的憤怒被拆成了兩半。

  “什么個情況,我對你哥挺有興趣的,既然曹操不是東西,可以來我們這邊,我熱烈歡迎。”陳曦不解的問道,諸葛家完全沒有搬家的必要吧。

  諸葛亮嘆了口氣將當初的事情詳細講了一遍,差不多就是諸葛瑾不忿自己家族的命令,直接反了家族。用他的話來說誰愛去曹操那里誰去,反正他是不去了。

  徐州這件事雖說初期被荀攸蓋了下去,但是本地關注這件事的世家都知道事情的真相。加之后來劉備的大力宣傳,以及曹操的敗北,所有人都以為曹操完蛋了,那些名士自然也沒了對于曹操的畏懼,全部跳出來向劉備邀功,大力的宣講這件事,總之曹操算是徹底黑了。

  這也是為什么曹操明明覺醒了自己的能力卻沒有一個人來投。因為名聲被毀的差不多了,就連司馬朗現在都對于自己加入曹操感覺到郁悶了。若非礙于忠義,他現在都溜走了。

  話說回來自從陳曦吸收了陳家分流出來的勢力之后,劉備這邊陸陸續續也多了一些世家不怎么感冒的人物,比方說荀彧的三哥荀衍。再比方說荀悅。

  要說這兩個家伙就能力而言并不弱于陳群這個級數,但是這兩個家伙很明顯不得荀家臂助,究其原因荀悅提倡政治和律法思想都有一個前提那就是“教”,簡稱政法教,意思就是先要讓別人懂,才能提及政治思想和法律思想,否則一切都是空談。

  荀衍則是因為思想沖突的問題,荀衍對于荀彧那套擇一忠貞有能之士輔佐,匡扶漢室成功之后。還政于朝的理念不屑一顧。

  用荀衍的說法,到那個時候誰還那么聽話,所謂忠心不過是背叛的籌碼還不夠。與其到時候尾大不掉難以處理,還不如一開始就找一個漢室宗親,到時候就算是代漢,那也不過是漢室內部的事情,死個皇帝算什么事?

  好吧,荀衍因為這套理念差點和荀彧鬧分家。死皇帝都不算什么大事,這種事情荀彧絕對不能忍!

  總之荀衍和荀悅算是被荀家封殺了。不過回過頭劉備在祭壇上的那番話傳過來之后,陳家二話不說將自家勢力內部和劉備思想靠攏的家伙全部分流了出去。

  這么一來荀家也就將這兩個被封殺的角色打包一起送給劉備了,連帶著還有一群和荀衍,荀悅思想相近的荀家子弟,沒辦法,家族大了,肯定會有不和諧的地方。

  荀悅前來報到的時候,劉備何其談了一夜便讓他和滿寵去搞法律,不得不承認,這家伙對于法律的認識比滿寵更為深刻一點,至于荀衍,劉備命他去管理青州東萊,順帶建立港口什么的。

  總之靠著相同的理念,劉備手下現在也有不少能拿得出手的世家能臣了,話說回來漢末的世家還真是相當的神奇,連挖自己墻根的人物都有。

  該說是林子大了什么鳥都有,像荀悅這種很明顯就是要毀壞世家根基的角色都能容忍存在,漢末的世家果然是發展到極致,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發展了。

  很明顯諸葛家也就那樣了,諸葛瑾死活不加入曹操,而原本要只有一個諸葛瑾的話,那也沒什么了,諸葛家勢力一發動,諸葛瑾就算不想進曹操那里,也不得不進了,然后時間久了就慢慢被軟化。

  結果很明顯,諸葛家到最后發生的不是諸葛瑾的叛亂,而是以諸葛瑾為首的分裂,諸葛瑾直接分了諸葛家一半的勢力帶著和自己志同道合的同族走了,他要重建諸葛家,至于之前的諸葛家,誰拳頭大還未必呢!

  這么一來原本以諸葛豐為首的那群人就尷尬了,雙方實力差不多,總不能打一場諸葛家的內戰吧,這么搞的話不就讓徐州世家看了笑話。

  諸葛豐和同族一合計,直接將剩下的同族全部遷往了荊州,龐家、黃家都在那里,他們諸葛家去了也好發展,至于沒有了人才,諸葛豐的兒子諸葛誕不也是天才嗎?比不上諸葛亮還比不上諸葛瑾了?不就是再花上五到八年?諸葛家等得起!

  諸葛亮將整件事講出來陳曦就一個感覺,諸葛瑾這家伙腦子有問題啊,都和家族鬧分裂了,干嘛還要顧忌家族押寶,也來他們泰山多好的,不愿意來,可以留在徐州啊,作為瑯琊相什么的完全沒有問題的,結果現在這個算什么事情?和家里鬧別扭?

  “你哥哥什么情況,現在人在哪里?對了,還有你,你不是說諸葛家兩分了嗎?你屬于哪一家?”陳曦好奇的問道,諸葛瑾也是很有價值的。

  “好像是去了豫州,據說還想去川蜀,我屬于諸葛家,但是不屬于任何一家。”諸葛亮皺了皺眉頭說道。

  陳曦一愣,諸葛亮也是有心啊,家族拆分之后居然也想重建家族,該說這個時期的世家子都是這么一個性情嗎?不過這樣也好。

  “既然你不屬于任何一個諸葛家,那就好好努力吧,錢財我陳子川是不缺的,但是新的家族我自己還在想辦法,你要想爭一爭我是幫不了了。”陳曦笑著說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